第三代滙豐銀行大廈。(十築香港圖片)

大笨象逃出金絲雀籠

滙豐東西左右低垂,大廈外形體積龐大而向海一條廣場及停車場,形象一條象鼻伸向海。在未有海底隧道及地鐵之前,由香港到九龍一定要用渡輪,所以當年其生意非常火紅。

由於風水力量,旺角成為九龍人流最旺的平民商業區。(Shutterstock)

地名風水

某地方的最原始命名,也可以反映某地方的風水吉凶,當然,以地名判風水並不是最可靠,地名大概可以分為兩類,第一類是無關的一般名字,第二類則是反映其風水吉凶。

意外後,政府便宣布不批准會移動的舞台設計。(亞新社)

舞台禁忌

萬眾期待的演唱會,卻因為一次有人重傷的意外而要腰斬,意外的原因要待官方調查。但在網上及報章中,有不少人懷疑這次演唱會在彩排到開始幾場中,意外頻生,是可能與主持人及主角未有「拜神」、「破台」有關。

這段時間世界都大熱,要在日土相沖後一段時間氣溫才可以冷卻下來。(Shutterstock)

天星影響天氣大熱

今年之大熱並非與那些「地球末日論」的環保人士所言,這種大熱會是未來每年的常態,因為土星離開廟旺的子宮後,力量會減而日土沖天氣常年都比較熱比較暖,也不會出現大熱。

7月1日慶回歸,習主席來港參加慶典及新特首上任,在此之前與朋友閒談及「天子有王氣」之事,所以習主席來港,也特別注意天氣上之異象。(Shutterstock)

看王氣

在習主席來港的那兩天,在下注意到天氣上之異象,這是中國講了幾千年的「兆象」,是巧合還是真理呢?還得大家自己判斷。

化忌主破財,所以雖然找回舊電話,但也花了錢買了一個不用的新電話。(Shutterstock)

失電話

占算命格,四柱與紫微斗數各有千秋,但個人經驗,因為紫微斗數由百多顆辰煞星組成,單是主星有18顆,所以詳於細節。

暴雨天氣來襲,香港也在5月10日開始下大雨了。(Shutterstock)

畢星主雨

2022年5月10日起,中國在南方發出大雨警告。大家雖然不太喜歡下雨,但合時春雨有利穀物生長,此雨只要不引致洪災、這年春雨反是吉兆。

清代的主流多為「三合派」,而其中有不少主張立向時要用「兼線」,而不用單一坐向。(Shutterstock)

兼線

每每一運完結後便轉入下一運向,山水原本的屋墓便可能由吉變平甚至變凶。古人建屋及墓葬,不會像今天人一樣,常常搬屋,所以如果採用「兼」法,便可以收納兩運之氣,但是否一定三元不敗?

木星一般情況下被視為吉星,但是它也有邪惡的一面。(Shutterstock)

木星與戰爭

眾星都有吉凶,只是某星在大部分格局位置下表現是吉祥友善,所以一般被視為吉星,相反則被視為凶星。木星一般情況下被視為吉星,但是它也有邪惡的一面。

從術數的角度,發生在香港海域附近的地震是對香港有一定的預兆。(Shutterstock)

香港地震

這次地震影響最大可能是整個廣東以及深圳,近日廣州深圳都出現疫情,不容樂觀,要嚴陣以待。而香港正如年初預告,情況要到4月底才會改善,大家要保持警惕。

「危」字與「桅」字同,桅是桅杆,代表古代木建築開始建築時的支橕主柱。(Shutterstock)

危桅百事成

中國人面對災難,因沒有西方「末日論」的影響,世界是會否極泰來的,所以有危才有機。而廣東擇日更有「危桅百事成」之說,其實建除家也可以在風水上運用。

作者指出,今次軍演代表殖民國家也不再敢直入中國,只好在周邊海洋敲敲鼓示威。(美國國防部Facebook圖片)

庚子與軍演

未來九運為離卦,管20年(2024-2043),離卦卦象之一為「革」,革可以是革新,但也可以是兵革,所以希望大家都只是互相常常軍演,應兆了古代兵起之象,而不是庚子之戰重演。

馬鞍山已建設了幾十年,其中沿海私樓及居屋為主有河海之景,但為何未有人發跡於此?(Shutterstock)

馬鞍山的風水

世界各地之市中心都應該有一些大小廣場,有步行街,有街邊小店才有人氣生活,馬鞍山市一概欠奉,晚上街上有如死市。筆者認識住馬鞍山的朋友,都是白天出外工作,晚上回家睡覺,每天出出入入,名副其實的睡覺城市。

對現在疫情之緊張,疫苗注射之混亂,我們不能再容忍事實被掩蓋、證據被否定、真理被扭曲。(Shutterstock)

火土之沖

5月至今,土星是在天空上之水瓶座座標徘徊,其中伏在台灣的分野位置,又沖印度之分野,所以兩地疫情爆發,但今日土星開始逆行,雖然小小移離台灣位置,但影響還在,台灣、印度之疫情未見減低。

大量街舖可使租金降低,令年輕人可以有機會在低成本下創業,自力更生。(Shutterstock)

多建小攤小舖助年輕人創業

前任政府以地產商是最大的納稅人,因此也接受了商業由商人運作的錯誤概念,因為商人要謀取最大利益是天公地義之事,結果一定是大資本家有先天優勢,打勝小資本家,小資本家又勝於一般創業人士。

今年二黑病符在北,正是淡水河之出口。(Shutterstock)

台灣疫情短期不解

今年二黑病符在北,正是淡水河之出口,故此疫情由此爆發。天星之轉移也有原因,這次疫情是與天上的土星有關,土星主瘟疫,而由2019年底開始,它便在它的廟旺之丑宮及子宮移動。

從中國占星的角度,今年不止有太陽和木星,其實土星、火星兩煞也一起會合,所以是個吉凶混集的日子。(Shutterstock圖片合成照)

印度疫情與天星有關

印度教視大壼節舉辦時的星象為最吉祥之兆,所以規定此時在赫爾德瓦爾(Haridwar)恒河邊舉行,導致疫情爆發。可是從中國占星術來看,那是吉凶混集的日子,所以對印度教這個占星擇日,在下不敢苟同。

今天港府在猶豫不決多月後,鑑於疫情高踞不下,而不少在深水埗及佐敦一帶出現,終於採用封區的方法,把佐敦一區封城,不准進出48小時,用以檢查找出隱形患者。(亞新社)

佐敦變成唐朝街坊

唐代以前,城內由一個一個坊組成,每個坊都是四邊有牆,只有東南西北四個坊門進入。這些坊之間,日落後城內鳴鐘後實行宵禁。這種設計,是用以防盜防宵小,但在重要問題例如疫症時,便可把坊門關上,防止疫情擴散。

第1頁,共2頁 1 2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