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及香港的變種禽流感

上海及香港的變種禽流感

新型 H7N9 禽流感病毒於2013年3月在上海出現,轉瞬間已散播至華南地區。感染者皆患嚴重肺炎,死亡率超過30%,其嚴重程度與1997年香港爆發 H5N1 之情況有過之而無不及。香港與上海兩地在地理、經濟以及社會發展方面非常相似……

淺談禽流感襲港史

淺談禽流感襲港史

1997乃香港人畢生難忘的一年。除了換旗易主之外,香港於97年5月,發現全球首宗人類感染 H5N1 甲型禽流感病毒之個案。因為事不尋常,並為全球首例,故本港衞生當局決定從美國疾控中心邀請專家進行調查……

孫中山英倫蒙難 康德黎營救學生

孫中山英倫蒙難 康德黎營救學生

帶着疲乏的身軀,康德黎駕車回家,途經清使館,見到他聘請的私家偵探,於是吩咐他守着清使館門口,以防孫文給人秘密押離使館回國,到時將前功盡廢。到康德黎準備上床休息之時,已是凌晨二時!第二天,康德黎閱讀早報,出乎意料之外,《時報》竟然沒有報道此事。

孫中山的老師——熱帶醫學之父白文信

孫中山的老師——熱帶醫學之父白文信

孫中山先生曾說:「我之此等思想發源地即為香港,至於如何得之,則我於三十年前在香港讀書,暇時則散步市街,見其秩序整齊,建築宏美,工作進步不斷,腦海中留有深刻之印象。香港政府官員皆潔己奉公,貪贓納賄之事絕無僅有,此與中國情形相反。」

白文信:我只是巧匠凡醫!

白文信:我只是巧匠凡醫!

白文信在晚清期間(1866-1889 )旅居中國,在台灣、廈門和香港等地行醫。他的研究結果在熱帶醫學的領域有多項重大突破,其中以蟲媒播病論(Vector-borne infections)最廣為人知。他在象皮病(Elephantiasis )病人的血液中發現絲蟲(Filaria),其後,他又對絲蟲進行詳細研究,發現絲蟲的夜間周期習性,以及絲蟲在蚊子身體中完成整個生命周期(Life cycle)的過程。

熱帶醫學先驅白文信改變中國人命運

熱帶醫學先驅白文信改變中國人命運

大英帝國在晚清時期對多個亞洲國家進行殖民式統治,而白文信(香港華人西醫書院首任院長)最初到中國工作,則是為了大英帝國拓展其殖民地的實際需要。不過,後來他努力的成果,不但拯救了無數華人的性命,更使歐洲及全世界對熱帶醫學和傳染病有了更深入、更徹底的認識;他也令守舊迷信的中國人接受和認同西洋醫學。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