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雅凡在海藍沙幼的山東青島,情不自禁翩翩起舞。

寫給女兒的一封信

當你假期結束返回學校後,我望着寂靜的大屋子,當客廳放下窗簾,屋內漆黑一片,沒有了你的輕聲笑語,頓時失落感湧上心頭。這樣的不捨,如同當你呱呱落地時,剪掉我與你十個月相連的臍帶的那一刻的感受多麼相似。

筆者應邀參加美國華人工商協進會參訪團,前往圓明園參觀。

顛覆你印象的貴州

昔日貴州開門是山,開窗又見山,近山遠山都是山,所有的大山小山就像是一盤圍棋的布陣,自己身在其中,走也走不出去。基於母親的關係,我經常到貴州,親眼見到這30年來貴州的建設突飛猛進。

我相信當兩岸統一的那一天,只要是炎黃子孫都會落淚,又豈是馬英九一人。(灼見名家製圖)

為什麼馬英九愛哭?

台灣民進黨執政,在有所選擇的新聞報道下,刻意宣傳對大陸的醜化和敵視,使台灣青年並不能認識真實的大陸,而今大陸之行能讓他們親眼看到大陸的各項設施,如高鐵、橋樑等基建的宏偉完善,市區大廈的輝煌氣派。

馬英九所流下的男兒淚,可說是激情澎湃而又錯綜複雜。(灼見名家製圖)

馬英九的男兒淚

1990年6月我第一次到大陸,當飛機仍在天上飛行,我坐在機位上,看着地圖上的顯示器,當知道飛機飛在長江黃河的上空時,我嚎啕大哭不能自已!這是我的祖國,我魂牽夢縈的神州。

方國珊議員(右),這位走在路上,人人稱她「珊姐」的美麗女孩,仍然有童稚的笑容,親切又爽朗。

哪吒與方國珊議員

問方國珊,區議員與明星的身份有何不同?她說︰「當明星的時候,有人要我的電話號碼,是不能輕易給的,但身為區議員,我的電話,隨處可見,遇有什麼問題,請隨時找我幫你解決。」

慶幸自己身處香港,有此機緣,能為在辛亥革命歷史長河中,盡己所能刨書、研究、撰寫一段被忽略的故事。

《黃花崗外》苦與樂

關於孫先生倫敦蒙難事件,有不同說法,我認為《劍橋中國晚清史》有其參考價值。辛亥革命精神是愛國護土的精神,永遠是我們心中的一尊豐碑。回到母校與教授和同學分享撰寫論文、整理出書的苦與樂,感到十分快慰。

來溪頭怎能不到大學池?走一走已被鋼絲鞏固的竹吊橋。

生命的恩典

我們點起一炷沉香,一邊品茗一邊看書,有時相互沉默不語,有時漫無目的地聊上幾句,我感覺這兩代人心靈的貼近;與女兒大約已有十幾年的時間,不曾這樣長久單獨地相處,對一名母親來說,這是生命的恩典。

半個世紀後的重逢,將滋育彼此的生命。(作者提供圖片)

半個世紀後的重逢

當星移物換,一切的一切都不是那麼重要,最終生命仍歸於孤獨,各走各自的人生路,生命本是一個人來,一個人去,生命的豐盛之處在於經歷過程,並與自己在平行或交叉路上所遇到的人和事,如此而已。

大選前夕桃園、中壢的國民黨造勢活動,7點鐘不到就湧進6萬人,之後來參加造勢活動的民眾和圍觀的民眾至少還有3、4萬,加起來大約有10萬民眾,警察只好將外面的街道封鎖。

台灣大選前夕

晚上趕到桃園、中壢地區,途中經過民進黨造勢場地,可能這裏是藍營的地盤,兩相比較下,綠營的規模顯得有些蒼白無力。雖然民進黨已減少打省籍矛盾牌,卻渲染仇視蔣介石帶來的一百多萬所謂大陸難民,不斷抹紅國民黨。

俞雅凡冒着嚴寒觀看五台山的雲海與日出。

遊弋中原大地記

俞雅凡這一趟旅程是返回中華5000年文明的發源地,曾在書上讀到的歷史故事及熟悉親切又陌生的地名,今天親身來到現場,感受到與自己血脈千年的連結和感念先祖的智慧與魄力留給我們的寶貴文化遺產。

2008年蘇州觀音園奠基儀式毛邦杰 (右三)作者(右二)。

蘇州觀音園緣起

蘇州觀音園在太湖西山島,原建於南朝,已有1600年歷史。2008年奠基重建,更得有僑胞及台商台胞的呼籲和鼎力相助。它承載着中華文化,是傳統信仰也是兩岸和平發展的見證。

2023年10月10日10時10分朱高正安葬儀式。鳳凰山山主郭建華(右一)、朱杰人(右二)、蔡恒奇(左一)、廖書蘭(左二)。(作者提供圖片)

朱高正與洛陽鳳凰山情緣

一次偶然的機會,朱高正認識鳳凰山的山主郭建華,第一次見面即從晚上聊到第二天凌晨,當日立下心願,他日百年之後欲長眠於此,這邙山之巔、龍脈之中的龍的心臟的風水寶地。朱高正從此與洛陽鳳凰山結下永生不解之緣。

諸葛亮墓前亭掛有「雙桂流芳」的匾。

她,三國的啟示

俞雅凡看《三國演義》時,看到將領運籌帷幄,佩服軍師足智多謀,書中的情節引人入勝,但背後犧牲了多少士兵的性命呢?每一個士兵都有父母,都有子女,但後人根本不知他們姓甚名誰?來自何處?

香港中國筆會成立於1955年,迄今已經68個年頭。(Shutterstock)

《文學世界回眸》序言

香港中國筆會成立於1955年,迄今已經68個年頭,當初我加入筆會是受朋友之邀,之後獲選為會長是一個意外賦予的責任。擔任了12年的會長出版了這一本文集,算是完成了歷史任務,並為青史留一份見證。

一心一德,貫徹始終,留港建港,香港明天會更好。(作者提供圖片)

2月僭建的聯想

香港社會的經濟景況,從2019年下半年開始,可說是元氣大傷。而今唯盼政府推出一系列良丹妙藥方案。與此同時,政府的申訴專員公署卻宣布展開新界村屋僭建調查。作為政府部門何必使出公權力強人所難?

星雲大師以「人間佛教」回歸佛陀本懷。(亞新社)

人間佛教與星雲大師

台灣南部有星雲法師,中部有淨空法師,北部有聖嚴法師,這些高僧大德都是在歷史洪流中到了寶島,他們都成長在混亂年代,在篳路藍縷的環境下,一生無私無我的奉獻,是台灣人的瑰寶,也是中華民族的驕傲。

新界處處有樹木陷阱,位於大埔公路側一株畢直美觀的大樹,突然倒下。

新界人的悲痛與憤怒

新界鄉郊的樹木比居民還要多得多,一些樹木早已枯死,或樹根長蟲導致腐爛,但政府沒有人理會。大埔梧桐寨村長因發現枯樹,等不及政府執行,自行處理枯樹,不幸被樹幹擊中致死。這是新界人的憤怒。

一個小國有什麼正當資源可以讓年輕人實現淘金夢呢?(Shutterstock)

台灣的柬埔寨淘金夢

今日是個太平年代,絕大部分人豐衣足食,而網絡世界無遠弗屆、知識普及,為什麼還會發生把人當牲畜,明碼標價?把人體器官切割(像賣豬肉一樣)來轉賣?而那些夢想淘金的人,難道沒有辨別是非真偽的能力?

第1頁,共3頁 1 2 3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