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遊是金頭髮的俄羅斯美女Sasha,十分健談。(作者提供)

俄羅斯的大灣區

1850年開港,俄羅斯水手將這個太陽升起,海面泛金光的海灣命名為Golden Horn金角灣,開始建立了小村莊「符拉迪沃斯托克」,意為控制東方。由於位居日韓中的三國交匯之處,這處地方快便迅速發展起來。

許冠傑彈結他,唱出「但願日後獅子山下,人人團結永不分化」,即使已是昨日渡輪上的喃喃自語,那就讓幾百萬廢老們發一個短夢,夢中艷麗洋紫荊仍到處盛放,淚眼中盡是昔日好風光。(許冠傑Facebook)

回不去的獅子山下

年長七旬的老歌手,本來是社交媒介的弱者,許冠傑的fb粉絲遠不及何韻詩的九分之一。但這兩個歌星相隔一天的綫上演唱會,觀看人數許冠傑拋離何韻詩近十倍,自然有人會「黑人問號」了。

今年已來了香港機場數次,人數直綫插水。我落去抵港層的五樓。(項明生Facebook)

疫情下的機場

抵港層的人數屈指可數,突然有一個沒戴口罩的稀客走出來,原來是剛抵埗的外國人。當他出海關後見到面前只有口罩客,應該以為香港已成了疫埠?

500呎的家,由於堆放數百袋大米、廁紙、豉油、花生油、漂白水、食鹽、橙,變得寸步難行,穀牛曱甴到處亂竄。(亞新社)

新型武漢盲搶炎

有天黃太行經超市時,見到一條長龍,執輸行頭慘過敗家,二話不說,就跑去龍尾排隊。忽然有支咪遞過來,有記者問她︰「點解要來排隊買米?」她立即O嘴︰「原來呢度排米㗎?」

石田執事長送贈一本他編集的《共結來緣》,這是紀念1998年至2009年十年之長的「平成大修」維修金堂的畫冊。他用毛筆字在扉頁上題上「項明生惠存:風月同天。丁酉新春。」

風月同天口罩情

「風月?為什麼是風月呢?」我疑惑。「風月」雖即清風明月,亦指聲色場所。「為什麼不寫成『日月同天』呢?」抬頭有風花雪月、太陽星河、低頭有一衣帶水、山川異域,中日共同分享的東西實在太多。

作者到了克羅地亞維斯島上藍洞 ,十分雀躍。

克羅地亞藍洞探秘

克羅地亞藍洞知名度沒有意大利卡布里島(Capri)藍洞那麼高,但奇景毫不遜色。太陽光經折射,由水底向上射,就像在藍寶石下面打燈一樣,海水反映出貓眼的藍色,形成藍洞奇觀。

跳蚤市場ij-hallen排隊買入場券5歐元,入閘後有幾十個露天攤位,左右兩邊有蓋船廠才是戲肉。(Shutterstock)

歐洲最大跳蚤市場

ij-hallen攤販可以粗略分為商販和市民。商販的商品種類專業一些,也精美一些。有人專賣黑膠唱片、舊電子遊戲機、水晶燈、餐具、床品,還有我最有興趣的鐵皮機械玩具、機械鐘、勳章、軍服。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