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國際時事有疑難的時候,作者向邱翔鐘請教,他總不吝深入解釋。(灼見名家製圖)

陶傑:痛悼邱翔鐘先生

6月21日午夜收到邱翔鐘夫人電郵,驚悉在倫敦的邱翔鐘先生逝世,邱先生與我相知相交37年,悲慟萬分,徹夜無眠。來世上一回,億萬人之間,與這樣一個難忘的師友同行了半生,地久天長之間,如此短暫,真是捨不得。

經過幾個月的努力, 我們做好了騎行天下的一切準備。(Shutterstock)

騎行天下

我們從北京騎車下江南的計劃,正好符合鞍山自行車廠裏的行銷需求,他們願意免費提供車和廣告服裝,行程結束後車歸我們。雙方一拍即合,這個想法和做法在當時的中國屬於創舉。

伊斯蘭國點名批判塔利班,對美俄雙方均有利。(Shutterstock)

陶傑:俄羅斯的抉擇

任何病毒都會變種,變種後可以更難對付,殺傷力可以更大,確診人數更多。至於死亡多少,以印度 Delta 病毒而論,則又不必太悲觀。此所以一百年來,世界任何極端的思想意識形態,都是病毒。

第1頁,共6頁 1 2 6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