鑑於網絡發展和人工智能在短暫的未來,會有長足的成就,把這些科技成就應用在教育上,將令到學習有很不一樣的改觀。(Shutterstock)

教育的未來與未來的教育

學習方法和教學工具的創新並沒有改變教育的本質,尤其是承傳人文精神方面的要求。展望未來,科學科技的創新是不會停下來;相信科技創新帶來的進一步發展,將仍然是以改善學習方法和教學工具為主。

清拆寨城時發掘出來的重要文物文物:九龍寨城南門的石牌匾

走到現場去認識香港歷史

無論從歷史文獻,以至考古發現看,香港在幾千年前新石器時代已有人類生活,而且一直受到內地文化的影響,自秦漢以至唐宋明清,香港成為我國南方的一個戰略據點,不是「一個小漁村」的稱謂可以概括全貌的!

若相信病毒是暴露了人類的狂妄自大,行為自然會一步步的趨向謙卑,若能堅持,即能培養出優良的品格,把生命超升。(Shutterstock)

怎樣重建價值?

反思,是內心對外境挑戰的一種回應,這些回應若是積極的、正面的才可說是反思;若是消極的、負面的,非但不可獲得反思的效果,且會對挑戰的外境有一個不正確,以至錯誤的認識。

究竟人生的劇場可以往那一個方向發展呢?就要看我們是否願意以積極的態度,編寫自己的劇本,收看自己想看的劇情!(Shutterstock)

戲劇與人生

究竟是創作戲劇者,是根據人生經驗來寫劇本,反映人生的眾生相,還是純粹天馬行空地創作劇本,脫離現實呢?究竟戲劇與人生有什麼關係,有什麼意義呢?

希望別人認同教師的努力,單有教學能力、專業知識和專業培訓是不夠的。(Shutterstock)

教師專業 顧己及人

曾幾何時,社會對教師這個行業只評為高入息、人工穩,在社會上受人尊重、有認受性,但與其他行業如醫生、律師、工程師等比較,總覺得教師不夠專業,為什麼呢?

為了孩子們的幸福,教育工作者要加倍努力。(Shutterstock)

弘道養正

教育的重點應在「道」之上,在正道之上。正,「以一止之」,不偏不倚、無誤、中正、典範、合理。是以教育應要「弘道養正」,作長輩的、當領導人的也應弘道養正。

幼兒在3歲左右已經懂得說謊,他們說謊可以有不同的原因,可能是現實與想像混淆,也可能希望逃避責罰。(Shutterstock)

孩子會說謊

說謊是人類生活中一件常見而重要的事情,但同一時間我們又十分重視誠實誠信。然而當我們活在現實中,我們又是怎樣教孩子「誠實」不說謊呢?

只有有高素質的教師才會有高素質的教育產出,並且令這個社會的價值得以往下承傳。(Shutterstock)

人文精神與教育專業

從事教育工作的人或多或少都了解什麼是人文精神。因為人類學習欲望是與生俱來的,所以我們去教;除了教知識,更重要的是關懷學生成長、在他們遇上困惑時從旁扶助。

選擇國際學校,家長需要有支付比較高的學費,建校費或/及購買債券的心理準備。圖為香港國際學校。(Wikimedia Commons)

官津直私 何者為先

官立、津貼、直資、私立四類學校,各有特色,都能提供優質教育,培養社會各方面的人才,是沒有所謂優次選擇問題存在的。家長最重要的是為自己的子女選中合適他們就讀的學校。

觀乎美國是屆選舉,現任共和黨總統特朗普,出牌總出人意外,違反理性的邏輯。(亞新社)

價值失序的社會

知識工廠基金會預計社會價值將會失序,社會各項事情變得反覆無常、難以預料、錯綜複雜及晦暗不明。應諸近來世界乃至香港的發展,基金會的預測,真的不幸言中。

參觀墳場須要大量準備工作,也不是每所學校也有合適師資條件施教。(Shutterstock)

學校應推行死亡教育

「正向」一詞,固然冠冕堂皇,可討家長、外界歡心。可是,世事本是正反二元,甚至是「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光談正向,不是為學生建築一個世界為我而轉的虛假天堂嗎?

就算沒有學校,學習也會發生,不過形式和場景就有所不同。(Shutterstock)

「學時」與「課時」

當人們看到增加學時減少課時的時候,不免會擔心是否會將學習轉嫁到家長或學生身上呢?也有學界意見指困難在於微管理,即如何界定學生在運用非時間表上的時間學習呢?

讓閱讀能夠成為子女寫作時豐富素材的來源,讓閱讀可以成為孩子根據題目自行寫作的材料,建構孩子閱讀與寫作的實力。(Shutterstock)

閱讀的寫作價值

寫作是一個很需要靈感、想法、能量的活動,閱讀則是補給寫作能量最好的方式。如行雲流水的文字在你閱讀的時候,就會進入你的腦海世界,這些文字庫在你寫作的時候,靈光乍現,自然就會發揮作用。

特朗普唯恐天下不亂是其競選策略,令他可以多次運用總統權力及行政命令,做對其連任有利的強悍行動。(亞新社)

特朗普競選連任奇招迭出

特朗普是現任總統,掌握了某些主動權,同時他亦是一個詭計百出,好作驚人之舉的人,在10月內蓄意製造一些突發事件,爭取選票,扭轉暫時民調的劣勢亦極有可能,可用的手法亦不勝枚舉。

《與正念同行》這套電影以三年時間拍成,記錄了一行禪師在梅村對禪修者的種種教導。(左:Wikimedia Commons、右:作者提供)

一行禪師·與正念同行

多年以來,一行禪師與其僧侶團隊每年都到世界各國傳揚正念(Mindfulness)的思想與實踐,設立正念靜修中心,他的80多本著作也翻譯為不同國家的文字,部分成為非小說裏的暢銷書。

第1頁,共27頁 1 2 27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