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民主教育會議體會

國際民主教育會議體會

因緣際會,去年知道這個世界有一個名為國際民主教育網絡(IDEN)的世界性組織,而且每年都會召開國際民主教育會議(IDEC),在各大洲輪流舉行,今年由紐西蘭主辦。正巧今年是我個人的休息年,又是在復活節期間進行,於是便和太太同行,去見識這個年度的世界性會議……

香港孩子很可憐!

香港孩子很可憐!

我覺得香港孩子很可憐,自小學習兩文三語,為的不是要學懂欣賞故事或文學作品,而是為了一個實際及功能化的目的——考上中學及大學。在重覆的練習、補課、測考之下,學習對孩子而言都變得沒趣乏味。日間已上課七、八個小時,下課還要繼續補習操練至晚飯前,單想想已覺疲累了。

金禧事件與黃麗松報告書

金禧事件與黃麗松報告書

香港大學前校長黃麗松教授剛逝世。他對香港教育界其中的一項貢獻,就是接受了港督的委任成為主席,和其他兩個委員一起完成了《寶血會金禧中學事件調查報告書》。上世紀70年代教育界發生了兩件大事,引起香港社會極大矛盾,其程度可以比得上最近的雨傘運動,這份報告書適度地處理了當中的寶血會金禧中學事件。

華南國小——體制內的教育改革

華南國小——體制內的教育改革

在我看來,在地的特色課程、彈性及實驗性的課程設計、良性的師生互動、大自然的學習環境、良好的社區融合,都是這些偏遠小校的特色,是一般城市學校沒有,亦難以模仿的學習環境。當年香港政府結束這些村校,至今仍未有考慮如何善用這些校舍,實在浪費。

學習問問題、從問問題中學習

學習問問題、從問問題中學習

長期以來,問題的產生都被視為學習過程的要素,不僅有利於理解,而且有助於問題的解決和推理。研究表明,在大學生中實施促進深層推理問題產生的策略和知識獲得的策略,相對而言較為容易。如果學生能夠提出較好的問題,那麼他們的理解、學習以及對材料的記憶等也都能得到提升。

教育是什麼?

教育是什麼?

老三的第三得着,就是毅力和接受考驗及冒險的精神。我是打從心底裏佩服那班小鬥士,背着大背包,用自己的雙腳,一步一步走完二十公里的蜿蜒山路,還登上吊燈籠、大東山、大帽山、鳳凰山、冉蛇尖……看到他們登頂的手勢照片,那份自我跨越的成功感,我做得到的喜悅笑顏,不禁令我肅然起敬。

教學舞步:教與學的差距和配合

教學舞步:教與學的差距和配合

在教學過程中,教師不僅應該掌控學生對某個概念的理解程度,還需要時刻留意和響應學生應答中的細節,就像默契十足的舞蹈夥伴之間彼此響應一樣。故此,以響應式舞步比喻師生間教學的互動最為貼切,因為它將學生和教師之間互相促進教學,恰如其分地描繪為進行微妙的、互為主體的舞蹈。

香港可辦生態學校嗎?

香港可辦生態學校嗎?

樟湖國中小原本只有國小,因地處偏遠,人口外移及少子化等原因,一度面對裁併學校的危機。面對危機,學校選擇參加雲林縣政府的小校轉型優質計劃,開始思索學校特色課程,為學校未來,尋找出路。現在樟湖國小正式易名為樟湖生態國民中小學。

自主學習的一些疑問?

自主學習的一些疑問?

教育局最近倡導關於學與教的策略,「自主學習」是其中一個熱門課題。其實,這概念在歐美已討論了一些日子,華人社會和歐美各地對此有不同的理解。本文首先討論華人社會,特別探討內地對這概念和實踐。

小學常識大控訴!

小學常識大控訴!

在第二課香港主要的經濟活動中,我發覺生產、消費等概念還算可以,但究竟什麼是銀行的功能,什麼是投資,股票又是哪一回事,小五學生應該明白多少?到了未來經濟挑戰一課,同學就更要評估一系列常見香港營商環境的說法,如法制健全、自由貿易、低稅率、地理位置等,又有提及 WTO、CEPA 等制度。我的天!

怎樣才算投入學習?

怎樣才算投入學習?

世界各地的教育家非常關注學生不投入學校生活和學習的問題。不投入被認為是導致學生成績低落和逃學等的主要原因之一。有學者指出,約25至66%的學生被認為是不投入的。

台灣小校新模式對香港的啟示

台灣小校新模式對香港的啟示

教育真的可以只用經濟指標來衡量其教育的價值嗎?筆者最近到台灣做教學交流,有幸認識台灣在小校「轉型優質」的經驗……在這裏,我發現經營一間好學校,不一定要千億校舍,反而好老師更形重要,加上有社區居民的熱心支援,學校規模再小,也是難以替代的。

理想與現實——香港中學生的升學期望

理想與現實——香港中學生的升學期望

自2000年行政長官提出在十年內讓香港高等教育的普及率達到60%後,自資副學位課程學額由2000/01學年的2468個大幅增加至2008/09學年的26,599個 。2009/10學年開始,踏入新高中學制,專上學額不斷增加,尤以自資副學位的學額增幅最為顯著。在2012/13學年,自資副學位的學額已增加至30200個。專上學額的增加,是否意味升學機會大增呢?香港中學生的升學期望又有否增加呢?

教育有沒有選擇?

教育有沒有選擇?

Rich family 不如 good family——能設身處地來為孩子思考,選擇一條適合他們的道路的,其實就是好的家長。即便是極端的所謂怪獸家長,也只是這個畸形教育制度製造出來的產物,和科幻片中異形的怪物一樣,他們也只是在困境中為下一代謀幸福。我倆只望家長、老師、校長、學者、教局官員,多從孩子們的角度思考,讓他們能在我們的保護和支持下,幸福健康地成長。

你明白了嗎?

你明白了嗎?

一位教師談起自己的學習時說:「當我上學時,我們學了很多,但幾乎什麼也不理解(understand),一點也不明白。自己所學的東西跟課室之外的世界沒有什麼聯繫,簡直是浪費!」這位教師說得對:知道並不等於理解,知識淵博亦不必然意味所知對自己的生命有任何真正用途或價值;「以理解為目標的教學」不是一種教學方法,而是一個整體的大方向⋯⋯

學校與社區和諧共存

學校與社區和諧共存

京樺老師本來任教於麥寮國小,是很受歡迎的老師,但她主動要求調到本來準備要廢校的楊厝分班。她的教育理念似乎很簡單——用心、不要操心和煩心,這亦是她常掛在口邊的說話。這話充滿禪理。她常說「孩子愛老師更勝父母」,就是因為父母都太過操心。

PISA 對學與教的啟示

PISA 對學與教的啟示

自60年代起,大型國際評估(如 OECD 的 PISA、IEA 的 TIMSS)愈來愈普遍,全球發達國家以及發展中國家,對評估學生學業成果的興趣皆與日俱增。評估的主要目的在於比較不同國家的教育水平及分析達至該水平的可能因素。這些國際評估資料,有助了解不同教育系統的素質,亦有助學校了解學生成就、學校效能及基礎教育的均等表現,從而探索可改善的方向。

第7頁,共7頁 1 6 7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