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英殖政黨有所為有所不為

後英殖政黨有所為有所不為

觀察前英國殖民地政黨的發展歷程,會發覺一個共通的現象。凡是對憲法條文有所不滿或是整個否定憲法規定下來的政治遊戲規則,這樣的政黨最後會放棄議會鬥爭,轉而採取群眾運動、街頭鬥爭、杯葛選舉、採取種種手法抵制政府等等「非憲」手段,進而走入「死胡同」,無法翻身,消失於政壇上。

英國殖民地主義者 無道義可言

英國殖民地主義者 無道義可言

用學術的觀點去看殖民地,殖民地主義者根本稱不上有什麼道義可言。在長達好幾百年的近代西方殖民地主義橫行的記錄裏,無論是法理的道義,或是人道主義的道義,都是背道而馳,否則戰後成立的聯合國就不會呼籲帝國主義/殖民地主義者在1962年之前放棄他們的殖民地。   殖民地主義者不肯放棄殖民地   從1945年到1962年之間,殖民地主義者為了要繼續殖民地統治,發動了連年的戰爭,像越南戰爭,以及非洲數以百計的戰場,便是人類史上罕見的兵燹,有關殖民地主義者在戰後20年的戰亂,學術研究的著作可說是「汗牛充棟」,不勝枚舉。   這裏隨便拈來,Martin Meredith 所著:《非洲國:五十年獨立史》,是一本將非洲戰後由獨立建國前到建國後的50年遭逢戰亂的悲慘歷史,原因就是殖民地人民要結束外國統治,但殖民地主義者不肯放棄殖民地,即使聯合國通過決議要所有殖民地主義者放棄他們的殖民地,以1962年為限。可是西方殖民地主義者卻想盡辦法,打着各種名堂繼續插手干預,其中被當成理所當然的便是:因着人權、民主、自由的道義責任叫他們欲罷不能。   真相如何?Bob Geldol 介紹此書說:如果你未曾閱讀這本匪夷所思的書,你連非洲近代政治的皮毛認識也稱不上。這本書中描繪得最深入的一個歷史個案,是剛果獨立之父盧蒙巴當上總統後,迅即被前殖民地比利時當政者伙同其殖民地殘餘分子綁票分屍各地荒野,無法找回全屍。   剛果是非洲面積很大的國家,是比利時的殖民地,面積是比利時的77倍。1960年獨立時全國只有幾位大學畢業生(由外國歸來)。比利時捨不得這塊大地豐富的資源,不斷掠奪其資源,不開發當地人力資源,卻說其沒條件獨立建國,因此比利時有道義責任要留下來開發這個國家!像類似的借口,成為殖民地主義者常見,聯合國看不下去,因此斷然一刀切,定下1962年為全球終止殖民地的年限。   以上所述,是有感於英國外交事務委員會正在設立委員會聆訊調查有關《中英聯合聲明》在港的落實情況,英國這聆訊是出於其對港仍有「道義責任」的想法,令我想起1997之前中英開始談判後的十多年不斷被觸及的英國對香港的「道義」問題。當時討論得最多的是九七後香港有370多萬「英屬土公民」,英國要怎樣處理他們?他們會不會被遺棄?一個最直接的想法是英籍民身份可不可以移居英國?   香港「英屬土公民」不准移民英國  ...

治權與主權分開 是港台兩獨的癥結

治權與主權分開 是港台兩獨的癥結

國家主權要保持完整,可以很簡單,但也可以很不簡單。簡單的是,如果一個國家的領土與人民都全在這個國家的政府全權管治下,即這個政府的立法與行政對其國土與人民都有最高管治權。在國內無人可挑戰這個政府的管治權,在國外亦然。這樣國家的主權便完整了。可是,當這個國家對其土地與人民的立法與行政權都不由這個國家的政府擁有最高無上的管治權時……

治權與主權分開 是港台兩獨的癥結

治權與主權分開 是港台兩獨的癥結

國家主權要保持完整,可以很簡單,但也可以很不簡單。簡單的是,如果一個國家的領土與人民都全在這個國家的政府全權管治下,即這個政府的立法與行政對其國土與人民都有最高管治權。在國內無人可挑戰這個政府的管治權,在國外亦然。這樣國家的主權便完整了。可是,當這個國家對其土地與人民的立法與行政權都不由這個國家的政府擁有最高無上的管治權時……

中美越三方的戰略博弈

中美越三方的戰略博弈

現在問題是中國要如何爭取越南。從習近平在訪越期間的講話來判斷,中越現存的最大麻煩無疑是來自南海的島礁主權紛爭,既然雙方各執一端而無法解決主權的爭端,習也只好建議以建立危機控管的機制以防止紛爭失控,但這樣做畢竟還是消極的權宜之計。

蔡英文在辯論中對兩岸關係不再口硬

蔡英文在辯論中對兩岸關係不再口硬

兩岸關係自1993年汪辜會談在新加坡舉行以來,已出現了很大的轉變,雙方由不來往到今天的頻密多層次的關係發展,已不是一個政黨與一個領導人可獨立主宰的事,在大形勢趨向兩岸關係無法擺脫的情況下,蔡英文要想擺脫馬習會已無可能以個人或一個黨的意志行事。

蔡英文在辯論中對兩岸關係不再口硬

蔡英文在辯論中對兩岸關係不再口硬

兩岸關係自1993年汪辜會談在新加坡舉行以來,已出現了很大的轉變,雙方由不來往到今天的頻密多層次的關係發展,已不是一個政黨與一個領導人可獨立主宰的事,在大形勢趨向兩岸關係無法擺脫的情況下,蔡英文要想擺脫馬習會已無可能以個人或一個黨的意志行事。

從地緣政治看中國——東盟命運共同體

從地緣政治看中國——東盟命運共同體

過去中國和東南亞都是處在被動的情況下,沒有主動做出自己命運自己主宰,而是被動地被分開逐個擊破,被人主宰命運。過去的慘痛經驗提醒了大家,這種被外來勢力主宰的命運不是必然的,要不被主宰,只能靠中國和東南亞這個擁有難分難解的地緣政治體合組成一個堅實的戰略夥伴關係。

從地緣政治看中國——東盟命運共同體

從地緣政治看中國——東盟命運共同體

過去中國和東南亞都是處在被動的情況下,沒有主動做出自己命運自己主宰,而是被動地被分開逐個擊破,被人主宰命運。過去的慘痛經驗提醒了大家,這種被外來勢力主宰的命運不是必然的,要不被主宰,只能靠中國和東南亞這個擁有難分難解的地緣政治體合組成一個堅實的戰略夥伴關係。

第2頁,共3頁 1 2 3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