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宣道羅富國校舍。左為獨立圖書館。正中為主樓,內禮堂。該建築群拆卸多年。(作者提供)

六十年代羅師寄宿

六十年代中學畢業,那年隨大夥兒報考師範,當時有三間教育學院,論年資最具歷史的是港島的羅富國教育學院。羅富國有學生宿舍,對我有莫大吸引力。最後決定報考羅富國。

有時,遇到句子全懂的中文字,但左看右看你也猜不到作者的意思,最終導致社會的中文水平下滑。(Shutterstock)

悲哀的中文

打開報章看到病句,有時不禁失笑。曾經看到一則廣告,內文是「香港某某局現邀請有興趣的團體或人士提交某某活動計劃的資助申請」。請問什麼是「有興趣的團體或人士」?是「教師使人看來有興趣」?

我們都靠文字來溝通,而非光靠那一種語言來溝通。(Shutterstock)

粵語是眾多香港人母語

說「母語應是民族共通的語言」是不對的,為什麼是「應是」?中國各民族共通的「話語」,自古以來都是書面語,包括文言文和語體文。而「港人的母語應為普通話」更不對,相信連只懂普通話有識之士都不會同意。

裴鉶著述〈聶隱娘〉極為著名,日後作者寫俠客多在荒山練武,實受〈聶隱娘〉一文影響。(網絡圖片)

唐代劍客聶隱娘

裴鉶,唐懿宗時節度使高駢書記,著《傳奇》,其書多記神仙詼譎之事,書中有異人、鬼神及妖怪三種主題。唐代短篇小說稱「傳奇」,受裴鉶此小說集而致。

明代文人亦因長篇小說佳作出現,改變對小說輕視。開始意識到小說文學價值與社會意義。(灼見名家製圖)

略談明代四大奇書

中國到了明代,既有說書人的話本底稿為創作基礎,時代條件亦催生長篇小說的出現,便是碰上印術普遍流行,讀者可以人手一卷細讀,下述明代四大奇書,各有特色之處。

魯迅著《中國小說史略》把小說作為一門專門的學系統地研究,開創了中國古代文學研究的新領域。圖為上海虹口魯迅墓。(Shutterstock)

從忽視到重視的文學

「小說」一詞,早在二千多年前已見於《莊子》一書。但到唐代,才綻放出燦然華采。1919年「五四」文學運動,受歐洲文學影響,小說被推崇至文學殿堂。時至今日,文人創作中以撰寫小說最受大眾歡迎。

孔雪笠的兒子大了,長得俊秀非凡,但總有點狐兒的舉止秉性。(Shutterstock)

艷狐嬌娜

《聊齋誌異》中所述故事主角多是狐狸精等超現實生命,化成人形,與人類打交道。時現時隱,實則影射反映人世間人情世故,人間性格各異之言行。

王維本具才學,談吐又風雅,滿座春風,弄得席中人人極是暢快,權貴都對之青眼相加。(網絡圖片)

王維登第

王維在十多歲的時候,早以文章稱著,而且又懂得樂曲,玩得一手好琵琶,可說才華出眾。王維當時已和好些達官貴人友善,尤其是玄宗弟弟岐王,對他極為欣賞。

柳毅見了,為之心酸。他把信藏得妥貼,好一會又問龍女,為什麼仙家也要牧羊呢?(網絡圖片)

小龍女帶淚牧羊

一天,行到六七里後,忽然見途中馬驚鳥起,這些畜牲頗有惶恐之狀。再行六七里,見到一個女子,竟然在路邊牧羊。柳毅感到有些奇怪,仔細地向她打量,見她姿色過人,但愁眉不展,衣衫殘舊,呆立一方。

杜子春已能看淡喜、怒、惡、欲、哀、懼之心,但愛念仍未能捨割,否則道士鼎丹煉成,他亦可成上仙。(Shutterstock)

杜子春與紫火鼎爐

華山雲台峰的道士叮囑杜子春說:「你要端坐這裏不動,不要作出一點聲音。即使見到尊神、惡鬼,或見到親人受苦,也不要動,不作聲,因為一切都是幻象。你要專心一致,安坐等我回來。」究竟杜子春能否克服考驗?

胡適極推崇唐代傳奇中的《虯髯客傳》,內有俠客、道術、歷史背景。其中紅拂女俏麗可人,慧眼識英雄。(網絡圖片)

唐代傳奇盡寫玄怪人間

唐代傳奇,隨着初唐、盛唐、中唐、晚唐而有不同面貌。就其內容而言,郭箴一《中國小說史》則分為神怪、戀愛、豪俠三大類。劉瑛《唐代傳奇研究》分為志怪、出世、諷刺、豪俠、愛情五大類。我們認為分為三類簡易明白。

近人饒宗頤氏早年考證《虯髯客傳》結論說:「文中與隋唐史事乖違至多,光庭文學之士,通達古今,諒不謬悠至此。」圖為李靖、紅拂女與虯髯客。(Wikimedia Commons)

唐代社會催生傳奇

唐代承隋制科舉選士,進士科猶被重視。一般來自本鄉縣舉人在應試之前未為人識,為求當道大員及試官青眼,常把文章投呈求之品鑒。這些文章,最受歡迎的便是短篇小說創作的傳奇了。

人性中可愛、可貴的一面,便是對苦難的人無償地施以援手幫助。(Shutterstock)

創作與構思──援手

人性中可愛、可貴的一面,便是對苦難的人無償地施以援手幫助,我們可以閉目想到家庭慘劇中人對四周冷漠、無助無援的絕望。也許,他們不敢寄望得到幫助,但想遇到一個可以傾吐的人也不可得。身在福緣中人,何忍於心?

大鐵椎雙臂運起流星椎,呼呼如風,從容應付。對方遇者披靡,人翻馬仰,都倒在地下,瞬眼間殺了30多人。(YouTube截圖)

深藏不露真英雄——大鐵椎傳

魏禧是清初名士,以文言寫這篇〈大鐵椎傳〉。借此篇作品慨歎能士隱藏世間,像神龍之見首不見尾。而筆者獨欣賞其筆下豪客大鐵椎之不留名與身,反映宋將軍之輩徒得虛名,而世人不能察人之真偽實多矣。

第1頁,共4頁 1 2 4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