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國立博物館典藏石鼓文。(開放博物館網站)

故宮見石鼓

石鼓的篆文介乎鐘鼎文和小篆之間,它結體匀稱自然,線條圓轉而疏密有致,一向為歷代書法家所推崇。臨摹它的人也多以圓轉和工整為依歸。

黃庭堅以詩暗示,楊氏能不顧成規,破格而出,寫出新穎突出的書風。(灼見名家製圖)

少師行草

黃庭堅有一首詩論楊氏的書法說:「世人盡學蘭亭面,欲換凡骨無金丹。誰知洛陽楊瘋子,下筆便到烏絲欄。」指當時人人都學王羲之的《蘭亭序》,了無新意,只有楊凝式,一下筆便衝到烏絲欄上去了。

歷來近體詩都以平韻為正體,仄韻詩被列作別體或古體。(Shutterstock)

從疊聲和雙單平韻腳談詩律

現代人活得長,退休後有很多時間追求自己喜愛的東西。寫詩可以活動腦筋,抒發感情,是退休後有益心身的好活動。我的朋中也有不少退休人士,不少也寫起詩來。這些都推動起寫詩的風氣,是大好現象。

柳公權的權字,它左旁的撇用平均分割的空間處理。(Wikimedia Commons)

放眼空間

中國的文字結構複雜,筆畫眾多,要寫得美觀也得要用心思考,書法藝術更不用說了。空間的處理就是筆畫的分布,我們怎樣才能使這些筆畫分佈得有條不紊?

甲骨文中「日月」比「囧月」略多,鐘鼎則「囧月」佔絕大多數。

日月與目月

歷代書法名作中以「囧月」或「目月」作明的隨處可見。我亦常聽到有人說,那些只是書法家的字。書法家只在標奇立異,故弄玄虛,千萬不要學,只有字典裏的字才是正確的字。

初學書法的人常說自己的筆不聽話,說到尾就是自己未曾掌握好操控的功夫。我常要求同學慢下來,慢慢運筆,去領會筆的反應。(Unsplash)

楷書抑篆隸

楷書筆畫的種類多,如横、豎、點、撇、鈎、捺等,各有不同用筆的技巧。家傳戶曉的永字八法便是楷書筆法的解說。如能學好這些基本筆法,則可無往而不利。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