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沒於中環的軍事建築群

隱沒於中環的軍事建築群

發展局今年推出第五期活化歷史建築伙伴計劃,羅拔時樓是其中之一。它以紅磚築砌,每層皆有寬闊遊廊,配以白色的檐壁和瓶形欄杆柱,再加上麻石邊框,造成色彩效果,它與上述幾座營房均獲評為一級歷史建築。

天后古廟見證了屯門舊墟的所在位置。

屯門墟市的前世今生

屯門曾先後出現三個規模不大的墟市,分別是舊墟、新墟和三聖墟,其後都因為政府發展新市鎮而消失,墟市面臨的海灣已變成陸地。雖然如此,這三個墟市至今仍被用作地名,顯示在地圖上,但置身其中已看不見墟市痕跡了。

屹立於新界邊防線的麥景陶碉堡

屹立於新界邊防線的麥景陶碉堡

1951年6月港府為打擊非法入境和跨境犯罪,將新界邊境大片土地劃為禁區。非當地居民出入,必須先向警署申請通行證。久而久之,該區便與外界隔絕,發展停滯不前,直至特區政府分三階段縮減邊境禁區範圍,它才開始復甦,原本覆蓋的神秘面紗逐漸被揭開。

閒步山頂細閱歷史

閒步山頂細閱歷史

早期山頂遍布許多古典的西式建築,是社會名流聚居之地。今天,山上山下已經面目全非,山頂酒店變成山頂廣場。但只要細心留意,仍可找到一些歷史遺跡,讓我們追憶昔日山頂景貌。

太子道的建築風景

太子道的建築風景

從太子道早期的建築物可以看到當年流行的設計特色,那時除了包浩斯外,也興起裝飾藝術(Art Deco)風格,兩者的特點是外形簡單,着重功能。不同之處是裝飾藝術帶有古典餘韻,講求對稱,並加入垂直線條和幾何圖案,以增特殊的裝飾效果。

荃灣的十方叢林

荃灣的十方叢林

與荃灣市中心僅一箭之遙的北面山丘,仍保留寧靜的道場環境,讓人擺脫塵囂。1950年代初,大批僧侶道徒南下,該處更成為他們心靈寄託之地,寺廟道觀湧現,成為香港著名的佛道勝地。

皇后山軍營的過去和未來

皇后山軍營的過去和未來

位於沙頭角公路的軍地村,毗鄰新圍軍營,許多人以為該村名稱源於英軍的軍營。但其實軍地村在嘉慶二十四年(1819年)出版《新安縣志》已有記錄,即是英國租借新界之前已經存在。這是一條雜姓的原居民村落,分別是劉、楊、官、鄭四姓。村中的義公樂居約建於1900年之前,紀念為護村而犧牲的村民,現為三級歷史建築。

茶果嶺今昔變遷

茶果嶺今昔變遷

茶果嶺最興旺的年代由1947年油庫設立開始,至觀塘工業區的出現。油庫曾為茶果嶺帶來就業機會,吸引許多外人遷入居住。此時遇上內地人南來香港的高峰期,租金便宜的茶果嶺成為他們的棲身地,有些在村中開設小型工廠。

客家大型圍村曾大屋

客家大型圍村曾大屋

坊間流傳曾貫萬一夜致富,話說某日有海盜劫得16罈鹹魚,登門求售,曾貫萬以800錢購入,後來發覺鹹魚下面藏有金銀,因此成為富翁,但曾氏後人不認同此說法,認為是以訛傳訛的故事。

中區警署的保育案例

中區警署的保育案例

是次倒塌的 B 座,與 A 座和營房大樓同建於1864年,是中區警署(大館)第一批落成的建築物,深具歷史價值。它們由香港第二任總測量官急庇利(Charles St George Cleverly,1817—1897)設計和監督興建,港島早期一些建築物如聖約翰座堂和總督府等,急庇利都有參與設計,尚留存至今。

聖保祿修會的歷史建築

聖保祿修會的歷史建築

大家經過銅鑼灣電車總站附近,會見到聖保祿學校、聖保祿醫院,以及旁邊一座採用中式設計的聖公會聖馬利亞堂,但可有留意聖保祿醫院背後還有一座屬於聖保祿修會的基督君王小堂?

黃泥涌峽的軍事遺址

黃泥涌峽的軍事遺址

(封面圖片說明:位於聶高信山腳的西旅指揮部,默默守護着一段歷史。)   港島的黃泥涌峽有五條路交滙,包括黃泥涌峽道、大潭水塘道、淺水灣道、深水灣道和布力徑,是往來南北的交通要津。太平洋戰爭時期,駐港英軍在此設立指揮部。1941年12月18日,日軍兵分三路渡海入侵港島,隨即進攻黃泥涌峽。雙方短兵相接,死傷慘重,成為開戰以來最殘酷的一場戰役。     首條軍事文物徑   今天我們來到黃泥涌峽,仍見到守軍用作指揮部的房屋和碉堡陣地,附近一帶還留下不少軍事遺跡。2005年政府在此闢設一條軍事文物徑,途經彈藥庫、高射炮台、機槍堡和指揮部等,共十個站。每站均有資料牌介紹有關戰役,讓人憑弔。這是香港第一條的軍事遺跡徑,它由經濟局屬下的旅遊事務署牽頭,夥同古蹟辦設立。   此軍事遺址不為香港人注意,但加拿大人卻十分重視。因為在黃泥涌峽戰役中,死傷最多的是加拿大人。在日軍侵港前一個月,加拿大政府派出近2,000名士兵千里迢迢來港支援,當時並未預期真的打仗。他們裝備不足,欠缺訓練,對香港的地理環境亦不熟悉。還未站穩腳跟,太平洋戰爭便爆發了。他們面對配備精良、久經作戰的日軍,表現出堅強勇氣,負隅頑抗。結果有290人在戰事中陣亡,另有267人死於戰俘營中。   香港是加國參與二戰中死亡率最高的戰場,加拿大人對此一直耿耿於懷,曾有加拿大老兵重臨黃泥涌峽追憶往事。該國駐港總領事館每年12月第一個星期日都往西灣國殤紀念墳場悼念葬身異鄉的同胞,黃泥涌峽軍事文物徑的設立,與他們在背後推動有莫大關係。   加拿大殉職戰士   醉酒灣防線失守後,守軍全部撤回港島。駐港英軍司令莫德庇(C. M. Maltby)少將把他們分開東、西兩旅。東旅由華里士(C. Wallis)領軍,指揮部設在大潭峽,即大潭道及石澳道交界;西旅由加拿大援軍司令羅遜(J. K....

薄扶林的異國風景

薄扶林的異國風景

薄扶林水塘、大學堂和伯大尼修院已列為法定古蹟,牛奶公司前高級職員宿舍、辦公大樓和牛棚亦獲評級。此外,方圓一帶還隱藏了許多與養牛有關的遺跡,如石圍欄、儲存牛糞的「牛屎湖」和儲存乾草的「草廬」未獲重視。這些都是香港罕有的工業文化遺產,因為密林掩蔽而不為外界注意,任由荒廢。

牛池灣鄉與三山國王

牛池灣鄉與三山國王

許多人想像不到,今天人口稠密的牛池灣(港鐵彩虹站一帶)竟然隱藏了一條古老鄉村。1819年的《新安縣志》已有牛池灣村的記載,屬官富司管轄村莊,推斷在乾隆年間形成,距今200多年。昔日的村民如今已散居各地,但每年節慶他們又會凝聚一起,鄉情未變。

第2頁,共3頁 1 2 3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