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在回歸22年後才驚覺民生、民主、發展皆失,整個社會和中央都呆在原地、不知所措。(亞新社)

香港2019:超全球化的解讀

北京當然希望在換過國旗後一切可原封不動,以同一模式治港,可是亞洲金融風暴在香港回歸後第二天便驟然而至,打破了金融全球化的神話,並根本性地改變了香港的格局,令港人逐漸從全球化的受益者淪為受害者。

隨着《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於10月15日在美國眾議院獲得通過,令反修例運動循着大國角力的途徑獲得新的能量。(亞新社)

大國角力下的全球化民粹運動

反修例運動之所以富「傳奇性」,是作為一個21世紀的民粹運動,無論規模多大或有否登上國際頭版,也斷不會像香港般衝出國際,變成大國的戰略工具與籌碼,以「四両撥千斤」之力在不同範疇牽動大國博弈與角力。

目前再繼續討論林鄭該如何管治下去,恐怕只是費時失事。(灼見名家圖片)

一個管治模式的破滅與揚棄

中央若嫌行中間政治太過「激進」的話,筆者也不介意找個穩重踏實的人出任特首,索性來個無為而治、與民休息,並且主動約法三章,在未來數年重點與市民修補關係,恢復各方對一國兩制及政府的信心。

美國如欲封殺中國,慣於釜底抽薪的特朗普,實在很難會算漏香港。(特朗普Facebook)

特朗普對華戰略與香港危機

華為被封殺固然令中國的全球5G布局遭到重大挫敗。目前以深圳為基地的華為遭封殺、廣東省的工廠大舉撤離,香港因《逃犯條例》修例而令其特殊國際地位岌岌可危,亦令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前景蒙上厚厚陰影。

第3頁,共3頁 1 2 3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