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私人放風,目的是挽回自己的名聲,並未得北京同意。(亞新社)

「洩密」羅生門

路透社公開了林鄭一段音質清晰的非公開講話錄音,內容包括一些不是秘密的秘密,例如北京是最終話事人和不會出動解放軍。「洩密」源頭撲朔迷離,原因不離三種。

深圳取代香港,可能尚有距離,但對於香港的自身前景,我是憂喜交集。(Shutterstock)

深圳是北京的Plan B?

中央宣布深圳會進一步發展成一個國際城市。雖然公告大部分是誇誇其談,但反映北京無論是強硬派也好,溫和派也好,都明白今天香港的獨特性仍是未能被取代的,所以要兩手準備。

論武力,警方擁有絕對優勢,示威者的言語挑釁也許令男子漢很難受,但畢竟不是生命威脅,而政府的的確確做了很多難以服眾的事情。(亞新社)

沒有香港人便沒有香港

我幹了30多年投行,在不少外資機構打過工,在地球不同地方工作過,有信心在世界那個地方都可以找到工作,都可以過一些比普通人好一點點的生活。然而,這次的運動令我重新認定我香港人的身份。

年輕人犧牲血肉也可以,林鄭為什麼沒有這勇氣?林鄭不辭,我覺得唯一解釋是她想曲線救港。(亞新社)

林鄭是不是汪精衛?

近年,開始有人替「大漢奸」汪精衛翻案,說汪接受日本人佔領東北的現實,因此選擇加入日本人的傀儡政府,減低日本侵華對中國人民造成的傷害,是為曲線救國。今天的林鄭難道是汪精衛嗎?

我們生活在光影世界,大家的情緒都受經過剪輯的圖或影片牽動。(亞新社)

雨傘Vs警棍

為什麼大家永遠都是聚焦誰打誰?一方說是暴民打警察!另一方說是黑警打市民!為什麼我們不追究這件事情為什麼會發生?

老是說香港年輕人不長進,這次他們帶給這個城市驕傲!(亞新社)

6月16日我當了開路員

我想如果示威可以有和平指數:用示威人數除以打碎玻璃的數目,6‧16 示威的和平指數肯定是破世界紀錄。難怪坊間起哄:6‧16 的示威者應該獲得來屆的諾貝爾和平獎。

如果我們借用雨傘運動的經驗,用一種行禮如儀的方式繼續抗爭下去,很容易三鼓而竭,給市民印象是一場鬧劇,對民主派未來的選情不一定是好事。(亞新社)

逃犯修例戰場在民意

香港市民基本是保守的中產,這次運動把淺藍也拉進反對派陣營,是很難得的。反而一向激進的年輕人,因為跟大陸打交道的機會尚少,沒有切膚之痛,上街並不踴躍。真正的戰場不在立法會,而是在民意。

富途開業初期一個令香港業界側目的手段是不用親身面談開戶,聞說當時也惹來一些同業不滿,向證監投訴。(富途證券Facebook)

富途贏在不懂

富途創始人李華不是金融人出身,他看到香港傳統券商銷售手法落後,覺得有空間發展,憑着這信念,一路走過來。李華的成功就是他不懂也不知道前路凶險。

這次參觀的AFF的一個很大感觸是:傳統的金融機構正極力將金融科技的話事權,從創業者手中轉到機構手裏。(亞新社)

Fintech話事權爭奪戰

金融科技,香港起步肯定是遲,但香港不是大陸:人口總量細市場少、城市密度高交通相對方便引致面對面的交易成本比較低、太多行之有年而沒有重大出錯的制度扼殺了創新慾望……這些都是兩地的明顯差異。

現在這世界只有兩種主義,一是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二是西方帶民主色彩的資本主義。(Shutterstock)

貿戰是表 意識形態是裏

10年前的金融風暴肯定了中國的經濟勢力在世界上的地位,那是一個契機;特朗普的出現摧毀了美國一直把持住的道德高地,是中國爭取全球話事權的一個契機。這次的中美角力歸根究柢是意識形態之爭,貿易只是藉口而已。

如果讀者是看好中國股票,我推薦的策略是長短倉,長的是香港和美國上市的中國科技股,短的是A50指數。(Shutterstock)

2019年是A股復甦年?

朋友問我怎樣看A股。開年以來,全球主要股市反彈,一方面因為中國放寬銀根,另一方面因美國總統特朗普希望利用貿易談判有突破來刺激股市,但我覺得這些都是短期的興奮劑而已。

納殊會怎樣看政改?

納殊會怎樣看政改?

納殊的理論,其實可以用來分析今天的香港的政改爭拗,兩個敵對的陣營,由於不願或不能和對方溝通,每人都選擇了自己覺得最理智的做法,結果是雙輸,下面容我嘗試以納殊的角度去分析這場博弈。

亞洲對沖基金前瞻

亞洲對沖基金前瞻

2014年全球整體對沖基金表現平平,跑輸股票大市,亞洲基金亦不例外,中國大陸的對沖基金可能是唯一的例外。下面讓我簡單分析一下幾個主要對沖基金策略的前景……

後佔中的中港共容

後佔中的中港共容

今天社會撕裂之後,當我們考慮怎樣重新整合,我希望大家要多以香港人的角度去想事情,我們必須摒棄自己的政治立場,攜手向中央多爭取一些公民參政的空間,但我們亦要尊重井水不犯河水。平心而論,要求特首愛國愛港、不要顛覆中央政府並不過分。

應否認命?

應否認命?

回歸初期尤其是在江澤民年代,香港人對中央支持度是有增無減的,尤其是在經濟低迷時,大家都感受到中央對特區的照顧。例如自由行,但時間一長,中港關係便產生變化,一方面,中國經濟實力的冒升,令很多香港人產生對暴富的仇視(由自大到自卑)。此外,香港本身的貧富懸殊亦愈來愈激烈,中央輸送的經濟利益並不是每個香港人都享用得到。禮賓府的主人,由富豪出身的,換了 AO 出身的,再換了親共出身的,管治效率每況愈下。

第4頁,共4頁 1 3 4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