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消息傳來網上券商富途(美: FUTU)注資4.4億元,入股虛銀天星銀行44%。(Shutterstock)

香港虛擬銀行偏好守勢足球

新加入的虛擬銀行除了以本傷人之外,很難殺出血路。所以「聰明」的虛銀如果股東不愁錢,沒有融資壓力,不用急於拓展品牌造勢,便可以選擇以燒錢較少的形式,時間換空間,和對手鬥長命。

根據檢控官所述,Trickett在被扣留期間, 曾經表現自殺傾向。(facebook圖片)

由間諜案談到問責

我公司曾經被委託替一家醫療科技公司融資,它生產一種遙距監控器,可以在10米距離內量度人的心跳。這儀器原本純粹是作醫學用途,但意料不到,它另一個客戶是監獄。

在風電市場,中國生產了全球8成的風電渦輪及其配件。(Wikimedia Commons)

綠色能源外交

歐美跟中國這方面的爭拗,短期實在看不到解決方法。如果我們考慮到全球的政經形勢,中國需要在西方國家之外多結朋友,拉丁美洲很自然是中國再生能源產品的出口對象,這既是生意,亦是外交。

受益的幅度國家之間是有分別的,有反對WTO的人會批評說中國是較大的受益者。(Shutterstock)

沒有共贏 何來世貿

耶倫此行放出的姿態,基本上像伊朗和以色列互射的飛彈,沒有殺傷力,目的似是為拜登競選造勢。她雖然提出產能過剩的指摘,但沒有進一步提出懲罰方案。其實,貿易應該是商務部長雷蒙多的範疇,耶倫越俎代庖。

今天,深圳適應時勢,放下身段,用廉宜的價錢、貼身的服務去賺香港人的錢。(Shutterstock)

深圳才是香港的真正對手

「山高皇帝遠」,深圳的長處是夠膽創新,位處邊陲。內地開放初期,第一波的地產和科技創業者都是來自深圳。半世紀前的深圳是一片農田,今天卻是一個充滿活力的商業城市,其中有不少是借鏡香港。

馬斯克控告OpenAI的 CEO Sam Altman違反了當初合伙創辦OpenAI時定下的不牟利協議。(Shutterstock)

新聞版權屬誰?

ChatGPT 創造了歷史上新增用戶的記錄,社會對AI的反應之激烈和迅速,是前所未有的。OpenAI 雖然很快便贏得了聲譽,但謗言亦很快隨之而來,OpenAI面世不久,便已經惹上不少官非。

在外國,私募債的發債體往往是銀行不願意貸款的輕資產高增長型公司。(Wikimedia Commons)

私募債為全球投資新寵

今日高息債市場和40年前已有很大分別,香港很多私募債都是以房地產作抵押品。美國的融資市場比亞洲多元化得多,曾經做過一些項目,抵押品是科技公司的知識產權(IP),甚至找來保險公司為IP 價值作擔保。

圖瓦盧由9個珊瑚島群組成,面積全球倒數第四,人口不足12 萬。(Shutterstock)

12萬人的邦交值多少錢?

對於用錢來換取邦交或選票,我並沒有道德批判。政治本來就是交易。同樣道理,用「蛇齋餅糉」去換取選票,和用民主自由平等去吸引選票,都是交易。選擇哪一種,端看人民的質素。

如果中央撤銷深圳和香港的防火牆,卻在香港和外國之間建築新防火牆呢?(亞新社)

北水救港?

舊香港已死縱是事實,大家應該着眼新香港該如何再出發,這才是務實和積極的態度(很可惜眼下全世界的政客都嗜賣糖衣假話)。

我們反過來想,如果有人或一個機構,甚至是一個國家對北京政權不滿,哪會是誰呢?(亞新社)

球王缺陣

特區政府為了香港再出發費盡苦心,但往往誤判「大眼雞當炮艇」;夜繽紛不一定全城舞動,球王缺陣也不用與香港和國家的面子掛鈎。

人類社會的政治制度,由封建、獨裁進化至民主。二次世界大戰後,和冷戰結束,自由主義長時間居主導地位,權力從獨裁者或帝王轉向人民。AI會不會把權力從個人的手上轉到機器呢?(Shutterstock)

當人類將決定權讓給AI時

歷史一再證明,選民投票是憑感覺而不是憑理性。支持英國「脫歐」的人,又有多少真正明白當中的利害?支持特朗普「美國優先」的鄉巴白人,又有多少人懂得計算特朗普宣稱製造的工作職位,有多少水分?

在中國,Club Med在長白山、北大壺和亞布力都建了滑雪場,且看什麼時候Club Med會將中國的追雪一族也帶往歐洲。(Club Med官網)

中國的追雪一族

Club Med Grand Massif Samons滑雪度假村在2017 年年底落成。訝異的是,我還以為有復星這樣的股東,他們會大力招徠中國遊客,但400多間房間,我估計中國內地遊客不到十分之一。

作者認為,猶太人在美國政經圈子裏的龐大影響力,在以巴衝突中顯露無遺。(Shutterstock)

我和我的猶太同事

作者認為,猶太人寄居在別人的國家上千年,但時間長了,往往滋生當地原居民反感。至於阿拉伯國家和以色列之間的爭拗,真是有理說不清。猶太人經常引用的祖宗地說法,也不是滴水不漏的。

美國的總統初選會在 1 月中揭開戰幕,如無意外共和黨和民主黨參選人會重複上屆的戲碼,由特朗普對壘拜登。(Shutterstock)

選舉年的擔憂

我覺得在對華問題上,美國的主流民意早已經達成共識,誰做總統影響不大。在某程度上,拜登外交經驗豐富,縱橫捭闔,對中國製造的麻煩更多。

在一些敏感問題上,有時要考慮外國投資者的看法,切實執行一國兩制,例如司法制度的獨立性在外國的投資者眼中便非常重要。(Shutterstock)

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前景還看中央

至於「香港已成國際金融中心遺址」之說,我認為金融市場和環球政經形勢都是動態的,我們不應該停留在緬懷過去。况且, 改變往往帶來新的機會。北京必須認識到在美國圍堵之下,國家更需要香港這一對外窗口。

有些同事會很早便盯着公司架構表上方某一職位,作者則往往更被工作性質和新的挑戰吸引。很難說這選擇是好或不好,一方面它豐富了我的經驗,但另方面可能拖慢了升級的速度。(Shutterstock)

禍福相倚

那天跟清華大學的MBA學生說:我在職場上的發展只是一連串的意外而已,主觀因素比外在因素低很多。但總體而言,我是幸運的,亦很享受職場上亂打亂衝這過程。至於說「安不可思」,人算當然敵不過天算。

當大家以為微軟會接收阿特曼和他的拍檔包括OpenAI的前主席Greg Brockman時,上周三最新消息傳來,阿特曼會強勢回歸OpenAI,並且改組董事局。(Shutterstock)

OpenAI的初心

美國是一自由度很高的資本主義國家,亦因為有這樣的土壤造就了很多科技神話。但社會是否應該完全被利潤牽着走,很多人都存疑,包括一些既得利益者。

打打談談是中美關係長時間的常態。(Shutterstock)

沙包的悲哀

這邊廂,習主席和拜登漫步花園,那邊廂美國本土繼續有一些新的經濟打壓中國手段,例如美國聯邦退休儲蓄投資委員會退出香港市場。

時移世易,那天走過波斯富街,報攤已經改賣林林總總的煙草產品了,真是不一樣的光景。(亞新社)

禁書帝國

是自我審查乎?是掌權劃的紅線劃得太模糊乎?在內地可以買到的書,在香港買不到?我很早便曾經在專欄說「何妨京官治港」,也許掌權的人多一點自信,反而會多留一點空間與百姓。

FTX的關連對冲基金Alameda Research 的前 CEO 卡羅琳·埃里森(Caroline Ellison)。現年29 歲的埃里森承認了多項欺詐和洗錢罪,現已被轉作控方證人。(灼見名家製圖)

薯條哥的女友

埃里森5 歲開始閱讀Harry Potter。小學畢業校刊中,她列出最喜愛的書是《無比敵》,被同學視為另類。很明顯,有異於一般女孩,她不着緊別人對她的看法。高中畢業時哈佛、MIT 和史丹福都錄取了她。

到了1938 年,美國人在沙特阿拉伯東部的地區發現豐富的油藏,成立了加州阿拉伯標準石油公司,後來改名 Aramco。(Shutterstock)

以巴衝突的時間緯度

二戰後,英美兩國為了經濟利益和對殖民主義的不同看法,在中東較勁。今天,美國是以色列的鐵粉。羅斯福當初曾經拒絕接受逃避納粹迫害的猶太難民入境,後來因為垂青國內猶太人的選票才轉軚。

曾經位居交易量次名的FTX出事後,惹得天怨人怒,更加深政府整頓加密貨幣行業的决心。(Shutterstock)

收編後的幣圈 不一定能保存客戶

加密貨幣熱潮新興時,給人印象是商機無限,所以吸引了不少從事衍生工具業務的年輕人,從投行跳槽至幣圈。今天,監管機構對這些野蠻人的玩法已經相當了解,民情的取向亦是棄創新求監管,政府開始落重藥收編。

作者覺得,晚宴問題出於好辦大食會的建制派社團。(Facebook圖片)

吃飯之難

寧左勿右是內地傳統,但香港的成功之處是走中庸之道。我很不明白有些土生土長的香港人,為什麼會事無大小,也紅得發紫。

沙特阿拉伯資金支持的LIV Golf和歷史悠久的PGA同意合併。(Shutterstock)

運動洗白

體育活動受歡迎,當然和金錢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反過來,金主要用銀彈增加自己的影響力,也是自然不過。但是,體育是否真的可以用來洗白,倒很難說?

《奧本海默》電影的主調是反戰和反麥卡錫主義,亦毫無保留地批評美國政府。(《奧本海默》電影海報)

我看《奧本海默》

《奧本海默》電影的主調是反戰和反麥卡錫主義,亦毫無保留地批評美國政府。政治立場沒有絕對的對錯,有容乃大,能夠無顧忌地批評當政的,也許亦是國家軟實力的表現。

李家超出訪新加坡等國,筆者認為台後李,家超必定會向李顯龍請教如何強勢管治香港。(政府新聞處圖片)

修復有期?

中國歷代領導人都很欣賞新加坡,既取得經濟成就又能維持一黨專政,但做香港特首這個地方官,比做新加坡總理這個國家領導人難十倍。

敦煌考古專家樊錦詩的自傳,記錄了一個知識分子在動亂的大時代如何報效國家。(敦煌研究院圖片)

敦煌女兒

敦煌是世界文化寶藏,被大西北的風沙侵蝕了多年,重現人間需要費很多人力物力,國家對人力的全面支配權加速了這事的發展。然而,從個人的角度,付出了那麼多,又能否心甘情願呢?

《又見敦煌》再現莫高窟從開窟到繁盛,再到王道士揭露千年莫高神秘面紗的全過程。(Klook圖片)

文物超越國界

中國人往往以國寶流落他鄉為憾,但其實今天不同國家的博物館和研究機構共享資源已經很普遍。不久將來,我們可以通過3D眼罩觀看世界上任何一所博物館的展品。古物存在哪裏,再也關係不大。

今天人民幣在全球跨境結算中佔的比率仍不足10%,比重遠遠低於中國的外貿體積。(Shutterstock)

人民幣穩定幣

國際化的第二步是作為投資工具。曾幾何時香港特區也曾為祖國出了大力,拓展點心債市場,但近年因為離岸人民幣海外頭寸增長放緩,對點心債的需求也慢下來。

雖然近年美國努力切斷對中國的倚賴,但因而付出的經濟代價,仍未完全在國內浮現。(Shutterstock)

不一樣的冷戰

有很多評論認為中美雙方已進入冷戰期,就像上世紀二次大戰後的美蘇關係般,我倒覺得時移世易,縱使中美是處於冷戰,這次的冷戰和上世紀的,有很大差異,亦很難言哪一次更危險。

聯合導演郭偉倫上台代張婉婷發表得獎感言。(金像獎Facebook圖片)

自明之難

《給十九歲的我》榮獲第41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令這部極具爭議性的電影再次成為城中熱話。它被稱為紀錄片,為電影種下禍根。

第1頁,共4頁 1 2 4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