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維穩,港股當然受惠無窮,不過港股暢旺也能向外國展示,中央至今仍以香港作為對外的唯一金融窗口。(亞新社)

港股受惠維穩資金

雖然《港區國安法》最後在香港落實,然而,港股的反應卻出現異常,恒指不但沒有繼續下跌,反而在近兩個星期出現大量資金流入香港和內地A股忽然明顯轉強而出現急升,這種情況令不少投資者摸不着頭腦。

今次中央實施國安法,不少香港市民擔心本地股市會出現大震盪,但在國安法實施後的港股,卻出奇地亢奮。(亞新社)

香港經濟難強力反彈

港股展現強勢並不代表香港的實體經濟會出現V形反彈,因為在宣布實施國安法後,西方國家已出手打擊香港和內地政府。假若有更多國家出手對付香港,特區政府要令本地經濟出現強勁反彈將會變得非常困難了。

假若沒有這場大型社會行動,筆者相信美國疫情應該會逐漸改善的。(Shutterstock)

美國第二波疫情很快回落

美國出現第二波的原因是與近期發生於美國境內的暴動有關。非裔美國人佛洛伊德上月被白人警察當街跪壓至死,之後引發連續幾星期的全國騷動。大家可以想像示威者與警隊埋身肉搏,所謂社交隔離措施自然拋諸腦後。

今次的疫情希望能夠喚醒管治者,香港絕對不能停留於一個階段持續不變,因為食老本只是死路一條。(亞新社)

香港經濟必須轉型

自回歸初期,特區政府已大談知識型經濟,無奈,老董、Donald曾、CY和林鄭均是眼高手低之人,根本無能力將香港經濟成功地轉型,最終香港仍是食老本,以四大支柱行業作為香港的最大經濟引擎。

今次全球大瘟疫正好是一面照妖鏡,政府的無能和自私已表露無遺。看來小市民真是要自求多福,否則隨時被政府累死。(亞新社)

加大失業支援刻不容緩

經濟活動大幅萎縮會令不少市民失去工作,特別是受疫情衝擊得最嚴重的行業,會出現失業情況急速惡化。所以,要解決失業人士的財務問題,政府派錢和加強失業綜援力度是必須的。

如果從世衞公布的死亡率來看,這個聯合國專門機構真是令人感到不太專業了。(Shutterstock)

世衞不知所謂

世衞實在太無能,加上不少國家對這次疫情掉以輕心,最終令全球面對一次嚴峻的公共衞生危機。不過,當這次疫情過後,各國政府會否提高對防疫的危機感?大家不妨拭目以待。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不但為其他國家帶來沉重的公共衞生及醫療壓力,而且更重創中國形象。從國際關係的角度來看,中國將會負上沉重的代價。(Shutterstock)

黨領導變無制度

所謂黨領導,隨時變為無制度,這亦是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完美演繹內地官場的報喜不報憂問題,加上地方官吏喜歡揣摩主子心態,形成積習難改。如果中央不作出改革,即使習主席有三頭六臂,也不可能將腐敗的制度起死回生。

林鄭政府是不會善待香港市民,即使香港變得水深火熱,只要林鄭安坐特首寶座,香港肯定是繼續無運行了!(亞新社)

港人被林鄭逼瘋了

如果北京政府認為特區政府是走錯路線,早已換掉林鄭了,而警隊也不會如此囂張跋扈。所以,大家也不要抱着僥倖之心,希望特區政府改變管治方針,因為眾高官根本是一班奴才,其生存目的是為主子做事。

林鄭月娥只會繼續擔任中央的奴才,繼續please her boss,我們這等凡夫俗子也只能等運到。(亞新社)

林鄭失去管治意志

即使香港擁有優良的公共醫療系統,也不可能應付突增的內地病人,所以暫時拒絕內地人入境,肯定是上策。無奈,林鄭卻害怕得罪中央,不敢徹底封城,令香港置身於極危險地帶。

如果從公共財政的有效分配角度來分析林鄭的紓困措施,筆者認為是不合格的。(亞新社)

林鄭自救十招

林鄭兩年前曾拒絕採納「全民退保」提議,指人口老化可能令政府負擔不起。如今林鄭為了爭取民望,竟然選擇打倒昨日的我,看來其誠信又要創新低了。

如果庸官不被請走,香港經濟是沒可能逃出生天的。以中央的智慧,作出一個合乎香港和內地利益的決定又有何難呢!(亞新社)

庸官不走

庸官禍港,市民根本對現政府失去信心,在警暴處處的情況下,香港難以回復正常生活。此外,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對現時香港的政局相當不滿,極有機會對港府推出制裁。在這風聲鶴唳的環境下,經濟又怎會能夠有改善呢!

阿爺最終要接受事實,澳門絕對不能代替香港,作為中國對外的金融窗口。(Shutterstock)

澳門不可能代替香港

從好處來看,澳門根本不適合做金融中心,因為澳門沒有香港的制度優勢,特別是香港法律是基於普通法,同時香港擁有高的法治水平和大量國際金融專才,所以筆者相信澳門是根本不成氣候。

在布魯金斯學會的研討會中,陸恭蕙沒有對參與討論的在場人士提出,警暴已變成一個嚴重的社會問題。(亞新社)

忽然高調的陸恭蕙

街頭抗爭漸見暴力是由於前線警員濫捕和濫暴,而警方高層卻視而不見或甚至包庇下屬,令到大部分市民對現時的警隊感到極之不滿,所以暴力升級是果不是因。

一天內,向中大校園發放1500枚催淚彈,這種行為在國際上絕對是粗暴和不可接受,所以才招致美國兩院有一個極好的藉口來通過這條法案。(亞新社)

港府自招人權法案

在庸官治港和警務人員持續濫捕及濫暴,即使中環精英也難以忍受現時香港的環境。長此下去,必有大量金融專才離開香港,這是否一個金融中心所能承受,答案顯而易見。

從一班隨時搵幾百萬年薪的專業人士肯走出來狂罵警員,這已顯示市民對警方執法的不滿程度已達至沸點。(亞新社)

市民對警暴不滿已達沸點

官逼民反已在歷史上出現過無數次,如果在一個文明社會以武力管治人民更加是不可以持續,因為當社會的不滿升至不可以容忍的階段,市民群起反抗便會出現,所以大家也不應對現時的社會混亂狀態感到大驚小怪。

何君堯事件正好反映香港社會變得不正常,特別是市民已不信任特區政府和建制派,為什麼香港出現這種現象?(亞新社)

延後區選將摧毀香港國際形象

反送中運動已令很多西方國家要重新評估香港是否能夠維持其制度優勢。假若今次區選未能如期舉行,這肯定會重創香港作為制度優秀城市的形象。至於外資會否因此而離開香港,這個可能性是絕對不低的。

如果林鄭能早在社運爆發初期撤回修例,香港已不會發生現時的政治危機。(亞新社)

庸官治港累死香港

林鄭為了保護警隊,竟然拒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她的決定無疑是強姦民意,對社會主流意見置之不顧,但這亦可以解釋為何林鄭和其管治團隊的民望低落的原因。假若特區政府仍堅持逆民意而行,香港的前途將會非常暗淡。

香港已進入一個生死存亡的時刻,管治者必須明白一個錯誤的決定可以產生不能預計的後果。(亞新社)

莫讓香港死亡

假若林鄭沒有強推《逃犯條例》修訂,香港根本不會發生過去兩個多月的社運,所以,解鈴還須繫鈴人,林鄭必須為自己一手造成的災難問責,否則難以服眾。

第1頁,共5頁 1 2 5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