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圖放上Facebook,純是無聊,誰不知Facebook對這種貼文情有獨鍾。(Shutterstock)

拼圖冇真相

奈何「拼圖」視覺上實在太吸引。「拼」出來的東西像似有預測能力,更會令人想入非非。至於「拼圖」有何根據,根本沒有幾多人會關心。

不過,以眾包方式更新維基的資訊是否一定中立?(Shutterstock)

從維基百科看本地政論KOL

在與陳橋的版權爭議上,我用一上午的時間寫了一個電腦程式,發現劉細良的維基百科頁面在4月尾開始網頁內負面用語慢慢增多,但幾日前起這些負面用語突然消失不少,其負面字眼比例更跌破事件發生前。

「住宅空置稅」討論很多年,支持者仍然甚眾。(Shutterstock)

空置率的高低起伏

寫字樓和商舖配對難度,相信跟豪宅較接近。寫字樓和商舖業主,租金叫價視乎對將來市道預測,在經濟水深火熱之時期望環境好轉,空置率自然較有周期性。寫字樓空置率波幅最大,也許是寫字樓需求較商舖難預測。

特區政府要代香港旅遊零售業向中央爭取哪些政策?(Shutterstock)

復活節旅遊零售還未復活

一連4日假期從內地和澳門訪港旅客較2019年同期減46%,香港居民前往內地和澳門卻增10%。此消彼長,強美元帶來價格效應及低迷樓市股市帶來財富效應,加上地緣政治,都不是容易解決的問題。

在近年港產片裏,《明日戰記》造AI配音的邊際效益應該會比《飯戲攻心》要高得多。(電影海報)

AI配音的成與敗

將影片配上外語有無得諗?絕對有!有的朋友可能都知道,全球最紅的YouTuber Mr Beast(有超過2.4億追隨者)多年前已經為其YouTube影片配上西班牙、日文、以及多種外語。

告別辣招,還是暫別辣招?他日香港樓市再度升溫,辣招會否捲土重來?(Wikimedia Commons)

告別辣招

凡此種種的扭曲,加起來到底到底有可觀?社會上哪個階層損失最大?搞了十幾年,對香港到底是否利大於弊?辣招到底是個護身符,還是有害身體的香灰水?這個研究題目,吃力而未必討好,但願有專家會在將來找出答案。

一面有強勁的消費力,一面有強勁的生產力,欠缺的是一個雙方都信任的平台。阿里巴巴(9988)就是在這背景之下冒起的。(Shutterstock)

內地風險投資的化整為零

內地經濟矛盾之處,就是在這不利創新投資的環境之下,貨幣政策其實很想透過銀行體系「放水」給中小企,只是效果一直不明顯。既收緊又放鬆,且看市場力量能否在夾縫中找到一線生機。

美國前財長森默斯是大師級經濟學者、傳媒的寵兒。(Shutterstock)

大師級的轉軚

森默斯這類大師的市場價值,亦源自「約定俗成」:我之所以認為他很權威很厲害,是因為別人認為他很權威很厲害,就算沒有人知道其權威和厲害之處,大家也會一致認為他很權威很厲害。

閱讀擴闊眼界,皆因你可以借用別人的眼睛。再狹窄的現實生活,都可透過書本衝破時地界限。(Shutterstock)

閱讀是為了換位思考

閱讀,不是為了資訊,是為了從別人的角度看世界、用別人的腦袋想問題。無論是天馬行空,還是觀察入微,閱讀過程就是一種換位思考。與海耶克一起層層推演出「自發秩序」的概念,跟在網上看幾百字的解釋是兩回事。

從觀眾的角度看,由於廣告亦是收費的一種,這些YouTuber之間的價格競爭亦變得更加激烈。(Storyblocks)

從Patreon出現看KOL特色化

人在外國,生活枯燥,在教書研究湊仔外,YouTube可以說是我生活上僅有的娛樂之一。可能是因為大台倒下,市場碎片化,近年本地YouTube的內容可以說是百花齊放,KOL變得各有特色,背後的原因是什麼?

或許我們應反思,當今的KOL文化背後,究竟是供應還是需求主導。(Shutterstock)

KOL質素的供與求

KOL所提供的資訊,其實反映的是他們的聽眾或觀眾的期望和需求。他們所講的,不過是粉絲們想聽的。例如那條影片,在短短時間內已吸引過萬觀眾,這是否意味着觀眾偏好於只聽取片面之詞,而非深入了解事實的真相?

不過,從數據也可以觀察到,近兩年的「地積比」有所上升。這是否意味著政府在感受到樓價下跌的壓力後,開始考慮放鬆土地使用管制呢?(Shutterstock)

量化本地土地用途管制

由統計處的數據可以看到,近年來,香港的「地積比」一直在下跌,這可能意味着發展商在相同面積的土地上所能建設的樓面面積減少了。這一指標反映了政府對土地使用的管制愈發嚴格,從而可能導致新樓盤供應減少。

救夜市,主要應從需求而非供應着手,也就是救樓市救股市。(Shutterstock)

救夜市不如救股市

早前財政司長陳茂波在他的網誌提到短期內,要與業界合力把香港的夜市搞活搞旺。但救夜市前不如先救股市,救股市,其實是救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股市興旺,夜市還能夠淡靜嗎?

要知道飲食業情況如何,要看的是過去幾年的趨勢。 (Shutterstock)

食肆生意反彈還是生意慘淡?

今年5、6月人在香港,沒有太多機會出外食飯,根據有限而片面的觀察,訂位的確比疫情前容易。形成強烈對比的,是過去幾個月新聞所描述的一片歡欣。翻查傳媒引述數據,是這些報道其實有兩個值得商榷之處。

新西蘭為最早正式採用通脹目標的國家。(Shutterstock)

通脹目標的政治立場

直至今天,通脹目標仍然有「右派」色彩。堅持目標的,多被視為保守派。建議提高通脹目標,又或較溫和地回應通脹的,大多政治立場較左。吊詭的,是通脹對貧苦大眾的損害未必比對富人要小。政治這門學問真的高深莫測!

信錯預測而投資失利,可以是輸粒糖,也可以是輸間廠。(亞新社)

娛樂多於實際的預測

信錯預測而投資失利,可以是輸粒糖,也可以是輸間廠。這些預測一錯再錯,實屬累街坊之舉,不是值得自豪有膽識的表現。不作沒有把握的預測,寧願沉默不去語出驚人,是公德。

現代塗鴉,則起源自上世紀六十年代美國。(Shutterstock)

買不起的街頭藝術

阿仁的朋友都知道,「Syan……」是他塗鴉的tag。從港式街頭到再思街頭,MC仁的粉絲今次不容錯過。多得《號外》邀請,我今次有機會跟兩位講者討論:究竟甚麼是買得起的街頭藝術?

美國有幾個大州份的人口嚴重外流。(Shutterstock)

從美國經驗看搶人才

「搶企業」、「搶人才」當然不能只說不做。在政策層面上,特區到底可以如何「搶人才」?怎樣「搶企業」?美國近年州與州之間的「移民潮」可能可以為我們帶來一些啟示。

我們都有「活在當下」的傾向,對未來數十年的人和事都會打折扣。(亞新社)

宏觀經濟的長短之別

有一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就講過,每當想到增長率不同足以造成生活水平的巨大分別,就難以對其他問題提起興趣了。我於是就跟學生說,這個經濟學者的意見不代表大多數。為什麼?

第1頁,共11頁 1 2 11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