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找回歸前香港良好管治成功因素

重找回歸前香港良好管治成功因素

回歸前的香港人沒有民主,但享受良好管治。今天的香港人依然沒有人人平等的民主,更感到以往的良好管治天天退步。與其把改善管治素質的希望放在遙不可及的普選身上,或像當權者般埋怨港人不夠愛國愛港,年輕人只懂搞破壞等,不如讓我實事求是,不理「戀殖」的嫌疑,嘗試找出回歸後的港人特首為什麼在管治上比不上回歸前英國港督的原因。

政府施政困難只是管治問題一部分

政府施政困難只是管治問題一部分

現在政府把管治問題簡化為泛民事事反對,令施政停滯不前,與中央的對港政策和特首的管治手法無關,而解決辦法卻是通過先篩後選的普選安排。這好像一名病人全身感染多種病毒,而醫生的診斷是只要醫好他的感冒,病人便會康復。更麻煩的是醫生給的特效藥根本對治理感冒無效。

兩制還餘三十年 港人有為有不為

兩制還餘三十年 港人有為有不為

事實上,今屆特府把所有反對意見全部算在泛民身上,只是取巧的卸責行為。以佔領及反水貨客等大規模抗議行為例,連最激進的泛民黨派都是靠邊站。泛民政黨不能代表社會上大多數反對中央和特區的人士,是香港政治困局難以解決的其中一個原因。

放下普選 艱奮前進

放下普選 艱奮前進

我認為香港走出困局的第一步,是打破2017年特首普選安排乃香港生死存亡關鍵的成見…假如這次政改不能通過,也不等於下屆特首毋須做好本分,向市民負責,也不等於香港不能在其他方面,例如管治、經濟、民生上艱奮前進。

《基本法》條文沒變 變的是中央和權貴的心

《基本法》條文沒變 變的是中央和權貴的心

王振民的「愛語」巧妙地反映了現在部分港人與中央就如何解釋及落實某些《基本法》條文,以至一國兩制政策的矛盾或落差。(部分港人當然不包括緊貼中央口徑,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的香港權貴。)借用愛的術言解釋中央與港人的關係,今天的中央認為港人愛(國)意不濃,港人卻認為中央和依附中央的權貴變了心。下面兩則新聞是「變心」的旁證。

空域不宜信政府 「三跑」須上立法會

空域不宜信政府 「三跑」須上立法會

「三跑」應否興建完全可以是個擺事實、講道理的議題。政府錯在急於求成,企圖蒙混過關。在解決空域問題上,政府必須取得中央的明確支持,否則只是浪費千億公帑,得物無所用。本着尊重《基本法》的規定和立法會的憲制權責所反映的法治精神,政府不應濫用行政權力,藉此繞過立法會的審批程序。

2017年無普選 管治問題仍可改善

2017年無普選 管治問題仍可改善

假如政府的方案被立法會否決,2017年沒有普選,情況是否會壞到香港不能管治?可以預計的壞後果是,爭取真普選的聲音和行動會增加,激進分子的違法的行為會變本加厲,泛民議員在立法會的不合作運動會持續等。上述種種後果表示香港施政依然不會暢順,但這不等於香港到了不能管治的地步。

內地客與普選之間的微妙互動

內地客與普選之間的微妙互動

與其中央和特區政府為落實一個可能對施政無助的普選安排費神,不如兩個政府首先解決內地客迫爆香港的問題,藉此顯示在一國兩制的政策下,無論有沒有普選,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依然有效。這樣做肯定受到大多數港人的歡迎,並有助提升中央和特區政府在港人心中的聲望。

預算案充滿政治 曾司長拒絕「正確」

預算案充滿政治 曾司長拒絕「正確」

曾司長在立法會上回應梁家傑將他與梁特首比較的提問,說他一向尊重特首觀點,各人有表達意見的自由,香港是個多元社會,最重要是彼此尊重,包容對方。相對其他有賴香港原有社會制度和核心價值庇護而能夠今天名成利就的政界人士,曾司長維護香港價值,拒絕事事政治正確的表現值得我們讚賞之餘,其實有點悲哀。

創科局觸礁非壞事 全面檢討再提建議

創科局觸礁非壞事 全面檢討再提建議

李嘉誠先生私人擁有的維港投資在投資新科技項目上成績超人。我留意帶領香港學生到以色列考察其創新及科技情況的維港投資創辦人周凱旋,認為香港「缺少某種元素」,窒礙了科技發展。我相信以色列沒有的創科局不是必不可缺的元素之一。

陳文敏被無理攻擊 港人要有所警惕

陳文敏被無理攻擊 港人要有所警惕

特首梁振英在今年施政報告中批評《學苑》刊登主張港獨的文章,理由是「對偏離《基本法》的主張,我們也要有所警惕」。《基本法》第137條列明「各院校均可保留其自主並享有學術自由」。所以對有意圖衝擊院校自主及學術自由的言論,我們,特別是大學的管理高層及學者(無論持什麼政治立場)也要有所警惕。

中央高度治港 港人如何自處?

中央高度治港 港人如何自處?

現在香港有500多萬合資格選民,登記的只有300多萬,投票的不夠200萬。我呼籲每個希望香港原有的生活方式,包括港式自由和法治不變的香港人都會登記成為選民,然後在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上,投票選出自己信賴可以維護香港利益的直選議員。這是最和平,最起碼的港人自保方法……

施政報告如何對待後佔中年輕人

施政報告如何對待後佔中年輕人

青年被訪者對《施政報告》的評分為40.8;對《施政報告》的滿意淨值為負39個百分比;對梁振英的評分為32.9;對梁振英出任特首的反對率為83%。假如我說上述數字反映香港年青一代看過今年《施政報告》的原文或傳媒報道後對梁特首增加不滿,這應該是個合理的結論。《施政報告》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第9頁,共9頁 1 8 9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