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明天的今天——中港兩地如何磨合

沒有明天的今天——中港兩地如何磨合

大批普通市民、專業人士,所謂販夫走卒,為口奔馳的港人,基本上信服民主是普世價值,特別當學生、青年、老師一鼓作氣要爭取之時,都傾向支持。可是愛與和平抗命,本來承擔了杜絶暴力,限於中環癱瘓,不擾亂治安,不擾亂居民生活、生計。可是一周、一月過去了,情況顯然和設計差距極大。勤勞幹活的普羅大眾真苦不堪言,為什麼上班下班要多花幾十分鐘?為什麼每天都必須受吵鬧抗爭的干擾?為什麼和平的社區變了爭吵的競技場?普羅大眾害怕,害怕吵鬧鬥爭無限延續,害怕更激烈的鬥爭,害怕流血,害怕本來已經糟透的議會更沉淪下去。

正視「啃老」族群

正視「啃老」族群

「月光族」、「啃老族」,是香港新興的族群。啃老,古已有之,不算是新產品。「我老竇勤力慣,係街市賣鴨蛋」,許冠傑一早就已經唱通街了;不過,「屋企多靚衫」的尖沙咀蘇絲,以前是特例,現在,則是常態,甚至成了一個族群,聲勢愈來愈壯大。反正,老人是自願被啃,甘心被啃;時移世易,所謂見怪不怪,其怪自敗。族群既然已經形成了,社會就必須要面對,而不是視而不見「唔對住」。

歷史不忍細讀——香港怎麼弄丟?

歷史不忍細讀——香港怎麼弄丟?

從單個史實看,香港的取捨,無疑是兩個當權者的棄兒——義律和琦善博奕的結局。1841年1月11日,清欽差大臣琦善向英方發出照會,稱可代為懇奏,「予給口外外洋寄居一所」。20日,英遠征軍二把手義律單方面宣布並不存在的《川鼻條約》。25日,愛德華.卑路乍上校率領一小隊官兵登陸香港島北岸,並升起英國旗。翌日,英遠征軍海軍司令伯麥率軍強行佔領香港,納為英女皇陛下領土。自此,中國便失去了這個從未進入過帝王視線的邊陲荒島。

改善學生考勤表現

改善學生考勤表現

我們相信每一個學生均能從錯誤中學習,有自我管理及改進能力,只要我們加強他們對學校及班級的歸屬感並給予適當的正面及負面強化行為,同時取得家校的合作,學生的陋習是可以改善的。因此我們在該年4月開始,進行了為期兩個月的「改善考勤表現先導計劃」,對象為考勤表現最差的中四級同學。整個行動研究透過四個步驟的循環而進行﹕計劃、行動、觀察及表現評估。在進行行動研究前,校方舉行了兩次會議檢視數據、認定問題及制定計劃行動。

二十一世紀台灣大企業承傳

二十一世紀台灣大企業承傳

筆者的銀行生涯,有兩次赴台灣工作,第一次1975至1978年。到1990年第二次到台灣工作,15年前的老客戶掌門人,都由壯年踏入老年(上世紀90年代,上了65歲,也可以算是老年了吧!)。巴黎的風險管理人,最大的問題是誰人接班,管理風格全不會改變,當然還要考慮貸款年期長達15年(如台塑的六輕計劃)。這個難題也只能硬着頭皮說,中國家族企業管理人沒有退休計劃,人人要 die on the job,同時人人注意健康,都全享高壽,不必怕,當然家族企業不外乎傳子傳女婿,還有老臣輔助,要分析路向,也要由此方向入手。

Black and White

Black and White

假如你對某些事實或情境,認為只有很簡單而又非常肯定的意見,黑白分明,好壞、是非清清楚楚,你可以用 black and white 來形容。核子武器的問題相當複雜,不是非黑即白那麼簡單:The issue of nuclear weapons isn't as black and white as it used to be。有時候,我們對看事物非對即錯,流於過份簡單的人,也可以說:you see...

商教互動優化校管

商教互動優化校管

最近出席一個以「學校知識管理」為主題的研討會,並且以參與學校的身份做了一節學校經驗分享。其實知識管理(knowledge management,簡稱KM)並非新事物,在商界已運用多時;不過把它轉移過來用於學校管理,看來仍需一段時間摸索和加以調適。知識管理其實是策略管理的一種,它的理論建基於90年代極為盛行的學習型組織;當然期間除了「五項修煉」外亦加入了不少新發展,如現在引入學校管理中所提及的SECI循環。

可否將佔中損失限在11

可否將佔中損失限在11,000億?

香港政府今年曾估計未來30年香港GDP的平均年增長率是2.8%。我們姑且認為香港經濟會受到佔領運動的影響而「轉勢」,但我們不妨「樂觀」地假設這個勢轉得不大,經濟的長期平均增長率只下跌0.1%,亦即由2.8%下降至2.7%。我們知道今年香港GDP大約2萬2千億,假若以後的實質增長從2.8%跌至2.7%,那麼在30年內的總實質損失是多大?

公義、平等與文明

公義、平等與文明

從公義即公平的角度看,公民提名似乎真的較為公平,亦因此似乎較近公義。然而,這種徒以形式上看公平未必就一定是公義。是否合乎公義還要看公民提名是否就更有助於委出最有實力的人當特首。

異軍突起的阿拉伯文明:伊斯蘭政權的誕生

異軍突起的阿拉伯文明:伊斯蘭政權的誕生

西元七世紀以前,阿拉伯半島的主要居民是一些文化落後的遊牧部落,但是也有不少猶太人、基督教徒和阿拉伯商人定居在各個綠洲上。當薩珊波斯王朝跟拜占庭帝國長期對峙時,多數阿拉伯人還處於朦朧狀態;然而,鷸蚌相爭,漁翁得利。阿拉伯人在七世紀中葉突然勃興,打敗了東羅馬,征服了波斯。到了十世紀中期,阿拉伯伊斯蘭文明已經蓬勃發展,在多個方面超越東亞、南亞和歐洲。

革命的吊詭

革命的吊詭

儘管革命可以捲入千千萬萬的人民,但革命總是少數人的事情。不管革命的話語多麼漂亮(如「為最大多數人的最大幸福」等),革命總是少數精英對少數精英的事情,也就是既得利益者和希望取而代之的人之間的事情。對被動員進入、被無辜捲入的普通社會成員來說,革命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意義。相反,他們要承受大部分犧牲。儘管很多革命領導者和積極分子也會因革命的成功或者失敗而犧牲,但普通社會成員承擔了大部分的犧牲。

香港觀察:從佔中看溝通失效

香港觀察:從佔中看溝通失效

佔中派以違法抗命方式霸佔道路,目的是希望喚起港人的醒覺,爭取真普選。佔中已達一個月,佔中派的支持度稍增,但社會撕裂層面擴大且深化。從溝通的角度觀察這場佔領運動,令人感到理性溝通極為困難,且難達共識。面對佔中帶來抗爭文化,香港更必須建立溝通文化。

生命的意義——一個閱讀小組的心路歷程

生命的意義——一個閱讀小組的心路歷程

嘗試堅守兩個閱讀小組整整一年,每月周末聚會一次,分享心得體會,天南地北,無所不談。參加者都是筆者在香港大學和香港城市大學工作時,所認識的學習同伴(learning partner), 都是標準佔中人士,由青年踏入中年。經過一年後,不約而同,都對人生意義和靈性發展產生興趣。畢竟這兩個主題,困擾我們的先人幾千年了。藉小小集體的體會撮要,拋磚引玉,分享分享。

人生的焦點

人生的焦點

對我而言,人生的焦點在不同的階段,有不同的轉變,有不同的風光和風險,順境逆境,上山下山,都是路途的一部分。或許,中外都有高人智者指路,但我們還是要走自己的路。

你的長處會變成你的障礙嗎?

你的長處會變成你的障礙嗎?

我們教練界一個殿堂級人物寫了一本書,總結他的教練心得,一夜爆紅,這本書的英文名字叫 What gets you here won’t get you there (你一路以來賴以成功的,不會協助你未來成功)。書裏談到很多領導需要改變的不良習慣。這些具體的習慣,我們以後可以慢慢逐一細談。

佔中捅出了什麼問題?

佔中捅出了什麼問題?

公民抗命的教條是不能傷害他人的利益,抗命者原本說要俯首就捕,現在卻倚仗人潮鼎沸迫退警員,還從警員手中搶回佔領的襲警人士。情況到了這個地步,警方已宣布這是一場違法的暴力運動。佔領群眾則自稱這是雨傘革命。儘管「佔中三子」不認同群眾的說法,學聯也說這不是革命,但是形勢發展下來,已經失去統一指揮。

死水裏的大波瀾——學潮

死水裏的大波瀾——學潮

社會轉型是一個很複雜的過程,在新舊對抗的緊張局面裏,小事情也會成為導火線。有一陣,許多學校有飯廳風潮,例如認為伙食不好,一桌八個人,湯裏只有七隻蝦,因此掀翻飯桌。這種飯廳風潮一校比一校鬧得兇。局外人看,為的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覺得啼笑皆非。其實當時中國急待改革,但是制肘很多,全國處在人心動蕩的氣氛下。受了新式學堂教育的學生,對政治、社會和教育不滿,大有不平之氣,紛紛藉機發洩,於是這些小事成了年輕人宣洩不滿的出氣口。

悲劇的誕生——甲午928風雲,敲響了香港沒落的喪鐘?

悲劇的誕生——甲午928風雲,敲響了香港沒落的喪鐘?

這不能全怪「三子」及有關的「有識之士」。書生論政,從來就只談理想、一腔熱血、擇「善」固執、不顧實際、對人性的陰暗面缺乏了解和警惕,對鬥爭與戰略,毫無實戰經驗,因此很容易被騎劫與發生偏差。因為躁動,不曾深思熟慮,低估可能出現各方複雜的情況,因此必然荊棘滿途。加上群眾運動的時空互動變數太多,極難控制,如何能統一行動,如臂使指?單看跟政府談判的準備和過程,就破綻百出。

外國人眼中的香港佔中

外國人眼中的香港佔中

9月28日肇始的香港佔中抗爭運動,無疑是香港歷史上的一大事件,其中也吸引了不少外國「遊客」關注,這些外國「遊客」不乏駐港領事館人員。這些天我就曾碰到過來自美、日、法、英駐港領事在金鐘、銅鑼灣一帶觀望徘徊。

讓習近平煩心的兩個周永康

讓習近平煩心的兩個周永康

「清算周永康已啟動」,有新聞網站標題如此說,讀者急了,是指哪位周永康呢?北京有位周永康,香港也有位周永康,兩位周永康都正在令中共黨總書記習近平極度煩心。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結束之際,兩位周永康的命運如何?也是全球的焦點。

教育與學習的未來趨勢

教育與學習的未來趨勢

要討論在中國的發展,我們應考慮中國教育的水平比美國低,好的師資與教授也不足。學生人數多,如果好的教授不夠,用錄影的方法教學,好幾萬的學生能聽到最優秀的教師授課得益。他們學校的老師和教授也可以一同聽了受益。教授同時可以解答學生的問題,和學生討論課程的內容,像一般由教授本人授課一樣。只是教學的水平高了,學生的人數增加了,所以用錄影教育應當在中國發展。

胡耀邦之子胡德平出任《炎黃春秋》社長

胡耀邦之子胡德平出任《炎黃春秋》社長

多年來,《炎黃春秋》始終獲得一大批在政壇享有聲望的退休官員力挺。在中國大陸,所有雜誌媒體都必須掛靠與政府有關的機構主管,《炎黃春秋》也一樣,由主管部門負責審核出版物內容。《炎黃春秋》的主管是中華炎黃文化研究會,這是一個民間社團,《炎黃春秋》必須更換政府部門主管。當下,《炎黃春秋》命運如何,正引世人關注。

Birth and Life

Birth and Life

生活有輕鬆的一面,也有嚴肅的一面:life is a bowl of cherries(生活充滿樂趣);life is not all beer and skittles(人生非遊樂而已)。奢侈的生活方式是 high life = luxurious lifestyle;生活優哉悠哉,全無金錢上或工作上的顧慮是 live the life...

四中全會落實香港依法走普選之路

四中全會落實香港依法走普選之路

北京召開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這次中共中全會的不同之處,在於其三個「第一次」。 這三個「第一次」,包括中共第一次在中央全會上以「依法治國」為討論主題及作出相關的決定;改革開放以來,中共四中全會第一次開得這麼晚,其他幾次,多在9月,一次更提早到6月,從未延後;中共中央全會,第一次因貪腐問題,處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之前有一次處理政治局常委,但那是因廣場事件而作的政治處理。另外,這次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第一次在召開之際,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中,正持續着一場因政改而來的危機。

國家底線:公平正義與依法治國

國家底線:公平正義與依法治國

法治,只有在民主政治條件下才能實現。民主不僅是人類的共同價值,也是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然而,民主首先是一種國家制度,是一系列保障主權在民或人民當家作主的制度。民主其實不複雜,簡單地說可以概括為四個字:授權、限權。所謂授權,就是我們必須要有一套制度,最終由人民來選擇自己的領導人,由人民對政府進行授權,確保「權為民所有」和「權為民所賦」。所謂限權,就是要有一整套制度對政府官員的權力進行限制,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確保「權為民所謀」和「權為民所用」。

體罰與管治

體罰與管治

1980年起我出任小學校長,從此我脫苦海了,因為我沒有授權其他老師向學生施以體罰。間中有頑劣不堪的,我也多以罰站、罰抄代替打掌心,教導不是一天半日的事。暴力阻嚇只能收短期效果,同時得不償失。終於,破壞師生感情的苛例在1991年廢除了,教育當局頒令自1991年9月起,老師不能向學生施以體罰。

政治市與牛熊證

政治市與牛熊證

政治市對於一般投資者尤其是那些習慣於頻密交易的投資者最不可為,乃在於市場飄忽不定,一條消息不管真假,一經傳播,足以使市場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因此在這樣的情景下,投資者偏向於作短線投資,一有利潤馬上套現。但是短線投資對象並不容易找到。它最基本的要求是每天有足夠的波幅,而且成交要大,投資者才可以轉身。

依法治國 憲法為基

依法治國 憲法為基

2014年10月23日閉幕的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並未如外界所傳,在人事調整上掀起波瀾。不過,全會通過了《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下稱《法治決定》)。全會公報對此作了高度概括,明確了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的總目標和六方面重大任務,共12次提及「憲法」。

設獨立委員會 可解佔中僵局


設獨立委員會 可解佔中僵局


在人大決定下,我們仍可設計一個有足夠競爭力的普選,不過在社會嚴重撕裂的情況下,對政改三人組的諮詢結果也難有公信力,是以我們倡議成立一個有認受性的獨立委員會,其工作過程不易受政府左右,較容易凝聚社會共識,其報告也容易獲得社會接受。

香港正處於危急存亡之秋

香港正處於危急存亡之秋

與1980年代相比,香港對中國的經濟的重要性已經今非昔比。中央對香港的民主化的基本國策既定,港人必須自求多福,在「一國兩制」的夾縫中尋求生存之道,珍惜我們所享有的自由空間,盡量發揮,繼續發揮獅子山下的精神,維護我們現有的法治、憲政、人權和公民社會,並且停止內鬥,停止所有傷害香港的佔領和不合作活動,因為最終受害的將會是全體香港市民。無論抗爭者的理想如何高尚,無論他們的用意如何善良,都不能改變他們的行為的客觀後果,就是不少香港市民的權益受損,如果持續下去,全港市民安居樂業的權利也會受到侵犯,而安居樂業也是一種基本人權。

馮延巳 鵲踏枝(幾日行雲何處去)

馮延巳 鵲踏枝(幾日行雲何處去)

幾日來你這天邊流雲究竟去了那裏?一定很快樂吧,竟忘了歸來,不知道春天快要溜走。春光明媚,路邊長滿美麗動人的花花草草,在向你招手。那麼,你華美的車駕結果綁上了誰家的樹幹,留在哪兒?我在樓上斜靠着,一面流淚,一面自言自語:問問這雙燕子,飛過來的時候,有沒有在路上碰到你呢?在這芬郁的春天,我愁思撩亂,就像柳絮亂飛。即使進入了夢鄉,在漫長的夢境裏還是尋找不到你的蹤跡。

香港幼稚園落後大陸20年

香港幼稚園落後大陸20年

香港教育最嚴重的問題之一,便是環境惡劣。幼教方面,筆者接觸的大陸幾間著名師範學院教授就直指香港幼稚園環境落後大陸20年。百度百科更如此評價香港幼稚園: 「戶外活動場所幾乎沒有,許多大型遊樂設施和體育器械也是少得可憐,而水池、沙池、樹木和草地更是只有大型幼稚園才能看見。因此,兒童的戶外活動和體能鍛煉存在着明顯的不足。」

中國隊揚威國際象棋奧林匹克大賽

中國隊揚威國際象棋奧林匹克大賽

2014年是中國國際象棋隊的豐收年:男隊獲國際象棋奧林匹克賽公開組冠軍,女隊得女子組亞軍。事實上,中國男隊的實力其實不算太強,今次勝出,主要是因為戰略得當,加上全隊合作無間、士氣如虹,每場比賽都有超水準演出。

令人焦慮與分心的手機文化

令人焦慮與分心的手機文化

近年美國 MIT 心理及社會學家雪麗.杜爾寇(Sherry Turkle)認為,智能手機和社交網站已逐漸破壞我們享受人與人間親密關係的能力,亦侵擾我們獨處思考的空間。我們的觀察是,網絡世界還會給現代人的生活帶來一種莫名的焦慮(anxiety)和無奈的分心(distraction),而直接造成杜爾寇所謂的「既緊密連系而又疏離的人際關係」。

分化思考不利社會發展

分化思考不利社會發展

早前拔萃男書院、拔萃女書院及華仁書院校友先後在報章登出廣告,要求警方刑事調查有警員毆打示威者事件,並促請政府正視普選訴求。又因有大學校長曾到佔領區探視學生,被指間接支持佔中,有網民在討論區列出這批學校名單,呼籲罷讀相關學校。 這類看法,不只令社會分化,壓根兒就有點兒反智。校友活動不代表學校意向,學校也無法禁止某些校友表態。把兩者關係連在一起,也很顯然超離現實。至於大學校長在佔中現場出現,就認定表示支持,無視當中可能只是關懷、勸導、同情等,更顯得有點兒非理性。

政治高壓不能沒完沒了

政治高壓不能沒完沒了

身為中學教育工作者,要表態的只有兩句話:「請給校園寧靜、還教學專業自主」而已,9月、10月向來都是教務學務辛苦月,豈能再經佔中與反佔中、罷課與反罷課的政治高壓,更恐懼的是,政治高壓是沒完沒了。

憶良師張葆恒與孫述宇

憶良師張葆恒與孫述宇

有些同學認為張葆恒老師是個怪人、狂莽,敬而遠之,但是我喜歡聽他的課,更喜歡找他聊天。我明白張老師的用心,他要求外文系同學必須中英並重,相容東西文化,強調兩者並無矛盾, 在學術領域實事求是壓倒一切;孫述宇老師鼓勵我們做學問時要敢於挑戰極限,具備孟子「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氣度。我記得在課堂和閒聊時,孫老師舉過不少案例,都是發人所未發、言人所未言的。

只緣身在娑婆中-敦煌之旅告別篇

只緣身在娑婆中-敦煌之旅告別篇

團友全是香港人,卻緣繫敦煌。敦煌之旅後,以我所知,團中一友心滿意足地回到澳洲,繼續她的移民生活;一位告知說她已完成畢生心願,可安心離開香港,二度移民到加拿大去;另一位回港後結束悠長假期,展開新事業發展等,皆各自回到自己的生活崗位上,結束這在浩瀚時空中的一瞬相聚。我們皆暫借這五蘊之身,各自發展其短暫而精彩的人生。因緣聚散,本來如是,只緣身在娑婆中。

張仲景善用大棗治脾胃病

張仲景善用大棗治脾胃病

胃氣觀貫穿《傷寒雜病論》全書,胃氣的強弱,對於疾病的發生、發展及預防都有密切的關係。人以胃氣為本,脾胃居於中焦,因此也有「胃為五臟六腑之海」之說,不論任何臟腑有病,皆可治中焦、顧脾胃而惠自身。再者,脾胃主四肢、主肌肉。實四肢者,清陽也,充肌膚者衛氣也,此即所謂行肌表、御外邪之正氣。正氣盛則邪不入,而正氣之足賴於水谷之精氣,精氣之盈衰又取決於脾胃功能之強弱。

國家並非只是資產階級的代言人

國家並非只是資產階級的代言人

我們看見的都是政府如何為資本家服務,那麼「國家只是資產階級的代言人」這個說法又有什麼不妥呢?問題出在「只是」這兩個字。上文已經指出,鞏固權力和累積財富始終是不一樣的目標,而對於統治階層來說,保持權位畢竟要得到大部分被統治者的支持或至少是默許。如果政府推行的政策過於損害廣大人民的利益,便很易惹來強烈的抗議,甚至引發騷亂導致社會不穩。

自下而上:泛民政改論說剖析

自下而上:泛民政改論說剖析

九七回歸後,建制派論說雖然足以左右不少重大政治決策,卻一直未能在社會上獲得足夠認受性;當前困局出現,在於九七之前未能整合出一套清晰的政治論說所致。建制派論說由於缺乏某種關鍵元素,以致未能回應自下而上論說中種種備受公眾關注的要素。兩大論說各執己見,香港的政治矛盾更難望化解,而處於夾縫的中間派恐會被逼表態支持那一陣營,難以保持緘默。

旺角群像

旺角群像

自佔領後,旺角的空氣似乎乾淨了,有時更配上歐洲的藍天白雲,景觀變得超現實。還在佔領的初期,抗爭者席地而坐,除了青年學生外,中老年人也不少,平均年齡比金鐘的要高,衣飾裝扮則較為隨意,穿汗衫者和紋身漢點綴其中,滲透着旺角複雜多元的味道。最超現實的是各色市民街坊團團圍坐在馬路上,安靜地聽大專老師講課,或是自己排隊輪流起立演講。為了公平和息事寧人,大會規定每人只能講兩分鐘,連糾察都要受此等限制。遇到實務爭議,好像要否釋放路中的巴士,當場就投票,少數服從多數。

佔中運動如何「轉虧為贏」?

佔中運動如何「轉虧為贏」?

在社會運動中,示威者每每意志激昂,不達目的,勢不罷休,能成功退場的罕有。這次佔中派以理性號召進場,亦應以理性宣告退場。能具智慧的把這場運動結束,在歷史上創造理性、和平抗爭的典範,意義深長。

Birds and Fowls

Birds and Fowls

物以類聚,禽鳥喜歡聯群結隊,英語的集體名詞(collective nouns)林林種種,除了 "group" 之外,古怪的叫法很多,英語程度高深的外藉人士才通䁱,例如:a flight or flock of birds; a murder of crows; a parliament of owls; a company of...

亞洲民主化的弔詭之處

亞洲民主化的弔詭之處

亞洲並沒有類似西方那樣的妥協文化。亞洲盛行的歷來就是「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的不妥協文化。傳統上,革命很簡單,只是意味着政權更替。這種文化在現代社會是否已經轉型?從經驗來看,沒有。結果,在沒有妥協文化的情況下,民主出現「弔詭」,民主的結果往往是「反民主」。

第729頁,共735頁 1 728 729 730 735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