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冠威發表《時代革命》獲獎感言片段。(金馬獎臉書影片截圖)

劃時代的作品

觀乎中外歷史,在大時代的拐彎點上,都是人性、人的精神和人的能力萬象紛陳的年代。這些元素不會因為年代變化而消失,更會因為歲月的洗禮而變得更光亮無瑕。香港人能否承接這個大時代的呼喚?

到地獄之路往往由善意輔成,上述現象都可溯源至政客與官僚看來良好的意圖。(Shutterstock)

政府才是問題所在

經濟大師佛利民曾指出,就算政客官員人人大公無私,也不會改變社會。民選的政府要花言巧語才能維持政權,政客官僚的才幹高低取決於其能言善道的能力,但這種能力不但不會點石成金,還可能點石成糞。

與其「飢不擇食」將所有可用土地放進一個籮筐,倒不如急劏房戶之急,設法在短時間內增加更多過渡性房屋。(Shutterstock)

「告別劏房」辯論會

劏房現象是香港的悲哀,是一種不道德。告別劏房時不我待,但告別劏房不僅基於道德層面,更需要政治智慧和擔當。告別劏房關鍵問題不是沒有土地,而是要用哪些土地建房,以及如何將這些土地變成房屋。

新一代的野豬愈來愈不怕人,牠們不但走出馬路,還走入商場。(亞新社)

港野豬乏天敵 不處理會失控

香港野豬問題的終極原因,是野豬在香港已沒有其他天敵,而且野豬的繁殖速度又極快,如果政府不肯站出來去阻止野豬的增長,香港人就得有心理準備,野豬會逐步侵佔更多的港人生存空間,港人是否都願意作這種犧牲?

為了尋求理想的生活模式和居所,為了下一代,任何人都可以作出自己的選擇,外人不能置喙。(亞新社)

飄泊重洋帶淚行

我從來不褒貶移民和浪跡天涯,看似四處無家,但也可以四處為家。一般情況下,只要合情合理合法,任隨尊便。只是作出決定之前,不妨多考慮整體環境,以及身邊人士的意願,共謀進退。

令政府收入大增、財赤大降的原因,主要還是地產和金融市場表現強勁。(亞新社)

「老本」仍然最靠得住

儘管很多評論認為香港經濟要多元化,放棄過度依賴地產、金融,但事實卻是,地產和金融業仍然是公共財政的「大水喉」。科技創新是香港經濟轉型的主引擎,但現在仍未見成績,香港要繼續「吃老本」。

香港有一部分人走了之後,他們的職位應該很快可以找到人頂替。(亞新社)

新一代移民代價比前大

新一代選擇移民的香港人,由於有外國政府的協助,走得比上一代容易,不用付出太多的代價,話走就有得走。放棄了原有的職位,原有的前途,與已經習以為常的生活方式,都可以在外國獲得更好的替代嗎?

外界關心新決議怎樣對待過去的決議(包括以前領導作出的結論,例如否定文革)。(央視新聞截圖)

Mirror比《決議》更吸引

在特定的國情下,必須思想統一,才能凝聚力量。我對此也不一概反對,但問題是:凝聚力量是否只有「統一思想」這種辦法?相反,在方向基本一致之下,是否可以讓大家談得更真,更深,更透?

第1頁,共69頁 1 2 69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