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匡是世界公認的貝殼專家,知道的人恐怕不多。(YouTube截圖)

倪匡:我係貝殼專家

倪匡是鬼才,寫小說寫到出神入化,這是公認的;但倪匡是世界公認的貝殼專家,知道的人恐怕不多。他曾經和洋人合作寫了一本有關香港貝殼的著作。好像倪匡這樣的鬼才,真的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矣。

煎午餐肉的香味,配上那杯絲襪奶茶,在冬天的法庭,一碗餐蛋麵倒真是為很多案件打過氣。(Shutterstock)

社企飯堂

屯門法庭以前有個頂樓社企飯堂,那間飯堂有點像一個家,大家自己加糖,自己計算好價錢,走去放下飯錢。難得師奶忙昏了頭,還是笑容滿面,聲線溫柔。

婚姻最大的惡,是將原本好好的一個女人變成「妻子」?(Shutterstock)

男人vs女人

女人是在道德上與智力上皆不如男人的次等人,不只是電影編劇的「想當然」,擁有第一流腦袋的男人也往往心同此理。醫學上對女性的偏見同樣根深柢固,這哪是科學,是性別歧視。

2010年去土庫曼斯坦,遇到的都是純樸、好客、熱情的人民。

旅行的地方

我一直渴望去敘利亞和伊拉克,那裏的古代歷史建築和文化,我一直嚮往,那一次在德克蘭機場,看着航班顯示牌出現這兩個國家首都,心裏面忽然興奮,在我的腿還可以走得動的日子裏,還可以去嗎?

中一的孩子迷過Twilight,一天看幾十遍那電影介紹短片。(Shutterstock)

善變

有些事父母不用大驚小怪。如果他們喜愛一些可以培養的興趣,父母也不用阻止,年輕人試過了,也可能自己主動覺得沒趣,未必會沉迷。

爸爸的遺產是一大堆菲林相機和鏡頭。(Shutterstocl)

龍友爸爸

一個時代的結束,奈何,懷舊管懷舊,怎可阻止科技發展的淘汰浪潮?父親的寶貝,跟着他到處旅遊,一生勞碌,可算是他唯一的物質財產。

台灣女星徐熙媛(大S)和韓國「酷龍」成員具俊曄閃電結婚。(Instagram圖片合成)

戀上初戀

人生是一場崎嶇的經歷,怎能分清對與錯?20年前具俊曄傷害了大S,又怎知道經過了20年,在她婚姻失敗最失意的時候,他找到20年前的那個電話號碼來向她求婚,給她愛情,給她一個溫暖的家。

「危」字與「桅」字同,桅是桅杆,代表古代木建築開始建築時的支橕主柱。(Shutterstock)

危桅百事成

中國人面對災難,因沒有西方「末日論」的影響,世界是會否極泰來的,所以有危才有機。而廣東擇日更有「危桅百事成」之說,其實建除家也可以在風水上運用。

我們香港是一年20000宗情緣騙案,涉3.6億,卻連手仔也沒有摸過,真實數字可能更高。(Shutterstock)

年輕人的新偶像

我們香港的網騙,連手仔也沒有摸過,第三世界罪惡集團發出千篇一律的愛情蜜語,多人輪班發出訊息,今天這人並非明天的同一個人,預先寫好的愛情信息、照片、情詩,用程式密集式發放,遇上願意相信的女人,照單全收。

自己設計的掛氈。(作者提供圖片)

鎖鈎

在這個疫情困難的期間,一定要尋找消磨時間的方法,作為自我心理治療。最好是不用思考,簡單重覆,坊間有許多種類不同的小型手工藝可供選擇。

超市是探究當地民生最貼地的方式。(Shutterstock)

豪華超市團

超市既是給當地人買必需品的地方,當然不用擔心遊客式劏客,而且又可以親身嘗試當地人的品牌、他們的口味,其實也是旅行的其中一種「深入民間、探究民生」。

我認為王力宏只能投降,不能與李靚蕾過招。不是不能,是他沒有辦法!(王力宏Instagram圖片)

王力宏與李靚蕾之戰

王力宏是一個被寵壞的大男孩,尤其是進了娛樂圈,被許多美女圍着寵着呵着,他還沒有成熟長大!像希臘神話的水仙花──納西瑟斯,只看着自己的美貌, 忽略了他的責任,我為那3個孩子感到悲傷。

彼時正值花樣年華的我,竟然對日日花期生出無盡的渴望。(Shutterstock)

我的少女時代

對於花季的執念,或許早在小學時期已經萌芽。在娛樂生活尚不豐富的年代,青春劇《16歲的花季》風靡一時,裹挾着將臨花季的期待、正值花季的觀照、走過花季的懷念,橫掃大中小學,令一代人為之着迷。

言出必行,做好產品服務,生意必然穩定。(Shutterstock)

相信虎年有事業

漢代大儒董仲舒認為,木主仁、火主禮、土主信、金主義、水主智,十天干裏的戊己都是土,其中戊是陽土、大土,己是陰土、小土,「信」字是戊己兩土,代表中國大陸和香港特區。

第1頁,共5頁 1 2 5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