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次許冠傑免費演唱會精心挑選的12首歌中,正正便有《鐵塔凌雲》和《同舟共濟》,仍然「開開心心高聲唱」。(許冠傑Facebook)

由許冠傑獻唱會說起

親中/抗中是一個政治取向,公開表態可能要付出一些代價,許冠傑絕對有自由不想冒任何的險,別人不能勉強,而太極高手的他一向保持曖昧,真係令人「難分真與假」。

粵語以「痕」為「癢」的習慣,至遲可推源至南唐小徐的年代,而這樣看來,我們粵人至少「痕」了1000年左右了。(Shutterstock)

「痕」字有多少年歷史?

筆者小時又聽過某廣告,裏面有「痕癢」一詞,於是一直以為粵語的義為「癢」的「痕」,若要在語體文中表達,就可以用「痕癢」這個詞。到了執教鞭之後才知道原來現代漢語共同語當中根本沒有「痕癢」一詞。

襄陽終歸失守,郭靖黃蓉殉城,但他們的人生是完整的,符合錢穆的豪傑定義。(電視劇照)

花開平野闊 葉落天地間

錢穆先生認為中國的歷史人物全為豪傑,金庸的武俠人物亦然,都是中國文化精神的具體呈現。金庸人物,我首選郭靖,因為他是平常人,即使遇合之奇,他仍是平民一個,保持平常本色。

鬥力的難關交由郭靖應對,智慧比拼便全然是黃蓉盡展優勢的大好機會。(《射鵰英雄傳》微博圖片)

黃蓉智鬥書生

這篇「黃蓉智鬥書生」是解釋金庸使出猶如黃蓉烹調「玉笛誰家聽落梅」和「好逑湯」的手法,混和創寫這段精彩絕倫的智慧比拼,請讀者細意品嚐金庸為大家呈上的文學美饌。

筆者中六時首次讀到錢穆著作 《中國歷代政治得失》,一口氣讀畢,頓覺天地開朗。(Wikimedia Commons)

恰如燈下,故人萬里歸來對影

文首引了程兆熊書中一段文字。什麼意思呢? 我打算把由小到老影響我的十數人物羅列出來,勾畫一番,並非傳記,也非客觀考據,只是圍爐夜語,把酒談心,一如老友聚首「吹水」,不拘形式地談談我的感受體會。

「再遇」展覽現場(Sin Sin Fine Art Gallery提供)

遺忘和再遇

人類學會了開啓遺忘的機制來保護自己。這也解釋了人們將「沙士」病毒的可怕和經歷的種種恐懼遺忘。此刻新冠肺炎肆虐,也許正是好好審視一下記憶庫的時刻,到底我們遺忘了什麼?

左:黃俊東珍藏的剪報集,後來排版出書。右:《儒林清話》的專欄文章。

黃俊東把剪報變成一本書

黃俊東移民澳洲多年,他那本珍藏了多年的《儒林清話》剪貼簿已經歸我所有,這裏有個小故事,黃俊東移民後把剪貼簿連同一封介紹剪報來龍去脈的親筆書函,交給新亞書店蘇賡哲博士拍賣,筆者投得,如獲至寶。

東方不敗有《葵花寶典》,武功已經獨霸天下,但武功再高,最多是可以殺人,不能控制別人。(網絡圖片)

金庸筆下的生化武器

我唔講大家可能未必察覺得到,《笑傲江湖》時已經出動生化武器,金庸所寫的生化武器是用來控制人,而不是殺死人。所以,使用生化武器的人一定會預先製定解藥,沒有解藥,又如何控制人?

不多去飲宴,不多去球場,不多去演唱會,也不多去不為什麼的旅遊,找回平淡(像有些沒口罩的人紮營避疫),而更重要的是,找回健康的人生。(亞新社)

瘟疫下,反思群聚意義

不是幸災樂禍,現在比較坦然自適的,原來是平日深居簡出,自奉淡薄的人。這類人不擅詞令,沒有呼朋引類的豪氣;也不善交際,沒有「下巴」輕輕的習性。這類不「達」的人,「窮」得只能獨善其身,反而較能遠離病毒。

第3頁,共69頁 1 2 3 4 69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