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片集《陪審12人》以陪審員為題材,揭示法庭審訊不為人知的一面。(《陪審12人》劇照)

法庭的裁決

陪審員本來是代表社會作裁決,用抽樣的辦法選幾個人出來,代表社會輿論。但今天的社會輿論很大成數已經被社交媒體影響了,他們只是代表社交媒體影響下的輿論。

電影是社會政治文化一個最重要的媒體。(Shutterstock)

國家大精神中的電影發展方向

美英影視作品有一個共同特點:表達再自由也無一觸碰底線,這個底線叫國家安全,譬如加拿大、西班牙、英國多年來都在鬧國土分裂,但從來沒有一部西方影視作品點讚或者鼓勵推動這些運動。

巴拉姆有相當的底氣。(《白老虎》劇照)

印度IT小虎給溫總理的信

巴拉姆就以自己創業的成功和中國的發展為證據,自信心滿滿地宣布21世紀是「黃皮膚和棕色皮膚的世紀」,在這個「亞洲世紀」中,原殖民帝國,將退而成為宇內一眾的權力中心之一,而不是唯一權力中心。

《兩生花》、《藍白紅三部曲》均是由奇斯洛夫斯基執導。(灼見名家製圖)

判官

想想我們平日愛八卦新聞、愛探討人家家事等各種是非,不就是像偷聽嗎?我們還邊說邊評論,口沫橫飛,誰對誰錯,儼然一位判官,我們難道認為所知道的零碎、片面事實,可以讓我們作出判決嗎?

《後人類狀況》是一套有點科幻再加政治諷刺劇的大膽創作。(《後人類狀況》宣傳照)

好劇本

人類科技上可能已超越上個世紀好多倍,可是人性方面卻依然停留在2000多年前的部族式互相殲滅。甄拔濤想說的,正中我心意,所以特別喜歡這個劇本,希望下次很快可以在香港再次演出。

年輕時的羅啟銳一臉英氣。(羅啟銳紀念集圖片)

啟銳永遠年輕

他和婉婷是夏日的童話,公認的夢幻組合,本心一致,永熾着創作的熱情,實證了香港影片的黃金歲月,見識過合拍電影的大千世界,拿到了大榮耀,也嘗過不被理解,40年,始終不離不棄,示範着電影人質樸迷人的身段。

「我一生的所有,原都是偷回來的。」──羅啟銳(羅啟銳紀念特刊封面截圖)

今夜,誰來偷東西

那是82年的秋天。戴卓爾夫人摔了一跤,群眾湧購白米,大批港人撤離,事情急轉直下。猛一回頭,我騫然驚覺,於無聲無息中,有人偷走了一個城市,有人偷走了一個夢想,有人甚至偷走了一個國家。

超級英雄系列電影大賣,透露疫情之下束手無策的人類世界不約而同地尋求魔法的救贖?(Shutterstock)

魔法的救贖

英雄救宇宙,魔法救英雄。魔法世界中有關善良、正義與愛心的救贖,讓每一個宇宙、每一個時空,都充滿信念、希望與力量。

羅啟銳一談起拍片大計,興致就來了。(香港貿易發展局圖片)

擁有羅啟銳的好時光

羅啟銳做足資料搜集。他的童年,也正是《歲月神偷》的年代,有說電影有着羅啟銳少年時代的影子。2010年推出的《歲月神偷》,往後推算過去,半個世紀前,可是羅啟銳的童年好時光。

《花樣年華》開始的年代,是上世紀90年代,1993年,南韓大學生的戀愛故事。(《花樣年華》劇照)

花樣年華與玻璃之城

把《花樣年華》與《玻璃之城》放在一起比較,其實有欠公允的。前者是劇集,片長16個小時。後者是部電影,片長兩個小時。交代兩代人的故事,前者可以慢慢道來,甚至說完可以再說,喋喋不休。

《壯志凌雲:獨行俠》有着一切保證電影賣座的元素。(YouTube易片截圖)

湯告魯斯的笑容

1986年上映的《壯志凌雲》,讓湯告魯斯一炮而紅,成為票房的保證、最具賣座力的「新人」。兩年後湯告魯斯與德斯汀荷夫曼合演《手足情末了》,湯的演技更上層樓,不再靠笑容取勝了。

劇情亂,也是吸引觀眾追下去的辦法之一。(Shutterstock)

編劇

其實看電影多便會有預感,畫面拍一些很多時會跳過的情節,便預測會有些事會發生。拍人物在走路,如果沒情節,何必交代?

在日式酒店工作的女子,都有悲慘過去,卻少見煽情,亦沒有傷感泛濫。(《華燈初上3》海報)

《華燈初上》裏的飲食男女

《華燈初上》中亮相的一眾陪酒女子,在日式酒店「光」販賣「曖昧」感覺。雖然每天見面,總愛吵吵鬧鬧,但她們皆不算心腸壞透之人,她們上班,做到敬業樂業,是有着做人的基本信念:「做好本分,不能騙人」。

《金魚妻》海報。

淺談《金魚妻》中的金魚

日前Netflix播放了改編自限制級漫畫的日劇《金魚妻》,曝光了日本6位人妻跨越禁忌的不倫故事。筆者覺得《金魚妻》沒有真正討論到日本婚姻中所面對的問題,不如談談在日本文化中有着深遠文化歷史意涵的金魚。

第1頁,共4頁 1 2 4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