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式酒店工作的女子,都有悲慘過去,卻少見煽情,亦沒有傷感泛濫。(《華燈初上3》海報)

《華燈初上》裏的飲食男女

《華燈初上》中亮相的一眾陪酒女子,在日式酒店「光」販賣「曖昧」感覺。雖然每天見面,總愛吵吵鬧鬧,但她們皆不算心腸壞透之人,她們上班,做到敬業樂業,是有着做人的基本信念:「做好本分,不能騙人」。

《金魚妻》海報。

淺談《金魚妻》中的金魚

日前Netflix播放了改編自限制級漫畫的日劇《金魚妻》,曝光了日本6位人妻跨越禁忌的不倫故事。筆者覺得《金魚妻》沒有真正討論到日本婚姻中所面對的問題,不如談談在日本文化中有着深遠文化歷史意涵的金魚。

蜘蛛俠的聰明之處,是一眾「壞人」在電影中惡行有限,觀眾因此不難對他們產生同情之心,反而認同蜘蛛俠的反傳統做法。(Shutterstock)

改邪歸正的良好願望

大眾娛樂從不離地,或多或少都在反映現實社會風氣、宣揚某種流行的價值觀。蜘蛛俠的菩薩心腸,當然也不是無中生有,而是所謂修復式司法(restorative justice)的一個戲劇示範。

導演梁樂民可以考慮拍一部《梅艷芳後傳》,從家庭角度來描述這位「香港女兒」的遭遇和心聲。(亞新社)

哀哉梅艷芳  未聞馬君語

比起今日,梅艷芳的那個年代給予她選擇的空間少得多,她的人生中並沒有「親人要生」或「保持距離」的選項。我覺得她活在一種與生俱來的家庭責任感之中,只能隨命運安排,身不由己。

寫下的故事、記載的歷史已有偏見,誰又可以為她們平反?(作者提供)

平反歹角

有沒有歷史學家分析一下,女性當家,當時社會是否盛世,治理得好嗎?一味說是篡位,但改朝換代的事經常發生,亂世總有因由,女人便說是禍水,男人便是奪權英雄。我們中國歷史也要來一次平反了。

1980年代,中國女排締造歷史,世界錦標賽五年冠,傲視於世!(亞新社)

從《奪冠》看中國女排

嚴謹、嚴格、嚴厲的教練讓女排都明白了,成就不是為了自己的,榮譽也不是為了自己,是為更高的價值,讓人願意付出,願意犧牲,力竭聲嘶地打拼,去拼,打出志氣來,打出民族的精神來。

仍然活力十足的羅蘭寄語一眾「老友記」要活到老做到老,多出去走動,建立健康生活習慣。

羅蘭:玫瑰的故事

17歳入行,從粵語長片的反派惡女到近年的「龍婆」,羅蘭參演過的角色深入民心,儼如我們的「老友記」。從冶艷的「黑玫瑰」到純良的「白玫瑰」,85歲的羅蘭,其故事色彩多變,不變的是她始終熱愛演藝事業。

第1頁,共3頁 1 2 3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