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時的羅啟銳一臉英氣。(羅啟銳紀念集圖片)

啟銳永遠年輕

他和婉婷是夏日的童話,公認的夢幻組合,本心一致,永熾着創作的熱情,實證了香港影片的黃金歲月,見識過合拍電影的大千世界,拿到了大榮耀,也嘗過不被理解,40年,始終不離不棄,示範着電影人質樸迷人的身段。

「我一生的所有,原都是偷回來的。」──羅啟銳(羅啟銳紀念特刊封面截圖)

今夜,誰來偷東西

那是82年的秋天。戴卓爾夫人摔了一跤,群眾湧購白米,大批港人撤離,事情急轉直下。猛一回頭,我騫然驚覺,於無聲無息中,有人偷走了一個城市,有人偷走了一個夢想,有人甚至偷走了一個國家。

超級英雄系列電影大賣,透露疫情之下束手無策的人類世界不約而同地尋求魔法的救贖?(Shutterstock)

魔法的救贖

英雄救宇宙,魔法救英雄。魔法世界中有關善良、正義與愛心的救贖,讓每一個宇宙、每一個時空,都充滿信念、希望與力量。

羅啟銳一談起拍片大計,興致就來了。(香港貿易發展局圖片)

擁有羅啟銳的好時光

羅啟銳做足資料搜集。他的童年,也正是《歲月神偷》的年代,有說電影有着羅啟銳少年時代的影子。2010年推出的《歲月神偷》,往後推算過去,半個世紀前,可是羅啟銳的童年好時光。

《花樣年華》開始的年代,是上世紀90年代,1993年,南韓大學生的戀愛故事。(《花樣年華》劇照)

花樣年華與玻璃之城

把《花樣年華》與《玻璃之城》放在一起比較,其實有欠公允的。前者是劇集,片長16個小時。後者是部電影,片長兩個小時。交代兩代人的故事,前者可以慢慢道來,甚至說完可以再說,喋喋不休。

《壯志凌雲:獨行俠》有着一切保證電影賣座的元素。(YouTube易片截圖)

湯告魯斯的笑容

1986年上映的《壯志凌雲》,讓湯告魯斯一炮而紅,成為票房的保證、最具賣座力的「新人」。兩年後湯告魯斯與德斯汀荷夫曼合演《手足情末了》,湯的演技更上層樓,不再靠笑容取勝了。

劇情亂,也是吸引觀眾追下去的辦法之一。(Shutterstock)

編劇

其實看電影多便會有預感,畫面拍一些很多時會跳過的情節,便預測會有些事會發生。拍人物在走路,如果沒情節,何必交代?

在日式酒店工作的女子,都有悲慘過去,卻少見煽情,亦沒有傷感泛濫。(《華燈初上3》海報)

《華燈初上》裏的飲食男女

《華燈初上》中亮相的一眾陪酒女子,在日式酒店「光」販賣「曖昧」感覺。雖然每天見面,總愛吵吵鬧鬧,但她們皆不算心腸壞透之人,她們上班,做到敬業樂業,是有着做人的基本信念:「做好本分,不能騙人」。

《金魚妻》海報。

淺談《金魚妻》中的金魚

日前Netflix播放了改編自限制級漫畫的日劇《金魚妻》,曝光了日本6位人妻跨越禁忌的不倫故事。筆者覺得《金魚妻》沒有真正討論到日本婚姻中所面對的問題,不如談談在日本文化中有着深遠文化歷史意涵的金魚。

蜘蛛俠的聰明之處,是一眾「壞人」在電影中惡行有限,觀眾因此不難對他們產生同情之心,反而認同蜘蛛俠的反傳統做法。(Shutterstock)

改邪歸正的良好願望

大眾娛樂從不離地,或多或少都在反映現實社會風氣、宣揚某種流行的價值觀。蜘蛛俠的菩薩心腸,當然也不是無中生有,而是所謂修復式司法(restorative justice)的一個戲劇示範。

導演梁樂民可以考慮拍一部《梅艷芳後傳》,從家庭角度來描述這位「香港女兒」的遭遇和心聲。(亞新社)

哀哉梅艷芳  未聞馬君語

比起今日,梅艷芳的那個年代給予她選擇的空間少得多,她的人生中並沒有「親人要生」或「保持距離」的選項。我覺得她活在一種與生俱來的家庭責任感之中,只能隨命運安排,身不由己。

寫下的故事、記載的歷史已有偏見,誰又可以為她們平反?(作者提供)

平反歹角

有沒有歷史學家分析一下,女性當家,當時社會是否盛世,治理得好嗎?一味說是篡位,但改朝換代的事經常發生,亂世總有因由,女人便說是禍水,男人便是奪權英雄。我們中國歷史也要來一次平反了。

第1頁,共4頁 1 2 4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