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桑尼亞小說家古爾納獲得今屆諾貝爾文學獎。(諾貝爾獎Facebook圖片)

文學獎的矛盾

我一直認為,諾貝爾文學獎,毋須太認真看待。這不是故作驚人之語而是常識:不管是諾貝爾還是布克獎,文學獎不是奧林匹克運動會一類優勝劣敗的競技場。

蔡爺,願您繼續馬照跑、詩照寫。(香港文學生活館臉書圖片)

悼念詩人蔡炎培

他喜歡誰,就說出來,成為了詩的泉源,他把粗言俗語也入詩,他不是要做詩聖詩仙,他要的,就是每天喝茶下棋、賽馬寫詩「過日晨」,就已經心滿意足。

這個選本的標題是《給孩子的古文》,但又不只是為孩子們編的,大人也可以讀,或者說更應該讀。(灼見名家製圖)

商偉:開闢進入古文世界的門徑

古文需要反覆閱讀,不可能一遍就讀懂了,更做不到完全領會。對於我們每一個人來說,提高文學閱讀的能力和修養,都是一輩子的事情,不可能立竿見影,當即生效。我的願望是編撰一冊古文讀本,讓它陪伴着年輕朋友成長。

黃宏發退休後埋首翻譯唐詩。

黄宏發英譯唐詩

「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吟詩也會偷」,第一天讀唐詩,老師已說過這句鼓勵說話,可惜到現在我還是詩的門外漢。政壇元老黃宏發厲害得多,他退休後不斷吟詩,已成唐詩專家,還把100多首唐詩翻譯成英文。

這本新書收錄了現當代中國名作家珍貴手稿與書信。(灼見名家製圖)

潘耀明:心中宛有當時在

書寫的年代已逐漸遠去。文人的信劄、手跡已成為歷史陳跡。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潘耀明做過現代中國作家研究,編過文學書和文化雜誌,與文化人接觸和交往特別多,也收集了一些文人墨寶、手跡。

《素葉》橫跨回歸前後,見證時代變遷,當中亦不乏討論香港殖民地文化的作品。

40年素葉:文學就是生活

《素葉文學》沒有放大文學的地位,沒有偉大的使命,也沒有誇下海口的創刊辭,悄悄地來,當有其他媒體能代替、不再被需要時,便悄悄地離開。如王家琪博士所說,每本《素葉》都是「打開文學就是文學的本身」。

宗璞(左)與張惠(右)的合影。(作者提供)

豈為功名始讀書 ——宗璞先生訪談

宗璞大師姐的父親馮友蘭先生在多次住院、雙目幾乎完全失明的情況下,95歲高齡時完成《中國哲學史新編》;如今,也是雙目幾乎完全失明的宗璞大師姐每天上午依然堅持寫作,這種以生命弘道的文化基因可謂薪盡火傳。

2021年東奧的初心是重彈半世紀前成功的64東奧宣言。(Shutterstock)

64東奧血色之路

日本大文豪大江健三郎的諾貝爾文學獎作品《萬延元年的足球》,正好為當世的東奧作了強而有力的文壇背書,以曲折離奇的故事和三場滴血的暴動,重彈半世紀前64東奧後日本經濟起飛之路。

寫下的故事、記載的歷史已有偏見,誰又可以為她們平反?(作者提供)

平反歹角

有沒有歷史學家分析一下,女性當家,當時社會是否盛世,治理得好嗎?一味說是篡位,但改朝換代的事經常發生,亂世總有因由,女人便說是禍水,男人便是奪權英雄。我們中國歷史也要來一次平反了。

有時,遇到句子全懂的中文字,但左看右看你也猜不到作者的意思,最終導致社會的中文水平下滑。(Shutterstock)

悲哀的中文

打開報章看到病句,有時不禁失笑。曾經看到一則廣告,內文是「香港某某局現邀請有興趣的團體或人士提交某某活動計劃的資助申請」。請問什麼是「有興趣的團體或人士」?是「教師使人看來有興趣」?

第1頁,共11頁 1 2 11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