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良樹老師(右圖)在上課的時候,總是予人和藹可親的感覺;講課的時候,聲調徐疾有致,拿捏得宜。(陳煒舜提供)

古籍課堂拾憶

古代文獻數量繁多,浩如煙海,能夠涵泳其中,神態自若,游刃有餘,自是極不平凡。我在大學一年級修讀鄭良樹教授任教「古籍導讀」科時,經常有這樣的感覺。

各篇文章以平暢的言語、平易的姿態,引領讀者進入樂府歌詩的世界,自然地感受到知識的流淌。(灼見名家製圖)

李欣錫:尋向所誌,古道照顏

在明媚的中文大學校園裏,煒舜兄寄來書稿,囑我為之序。我向來喜讀故事,不意激動難平,諸位師長的故事裏我曾參與過、見證着,正穿行而過,於是,我寫下這些故事,一瓣心香,致敬每個時代飄然遠去的巨大背影。

對於齊氏父女而言,渡不過的巨流河,是一生鋪天蓋地的鄉思。(灼見名家製圖)

我來自北兮,回北方

返鄉期間,筆者無意中發現所住居所與中學舊址相去不遠,難掩興奮,即刻按圖索驥尋訪學校蹤跡,紅磚白柱的三層高教學樓舊址在晨光微熹下映入眼簾,為《巨流河》書裏書外的故鄉重逢,寫下新鮮熱辣的現實註腳。

魯迅可說是生於官宦之家、書香世代,圖為他的畫像。(網絡圖片)

魯迅的家學淵源

魯迅的國學根基深厚,除著力唐詩外,還讀《詩經》、《楚辭》、陶潛等詩。祖父算很開通,鼓勵孫輩看小說,魯迅愛讀《西遊記》、《聊齋誌異》、《儒林外史》等。

董橋曾經任職《明報》和《明報月刊》總編輯,經常接觸老闆查良鏞。(董橋書房剪影Facebook圖片)

查良鏞與董橋

今天,董先生說起查先生仍然滿懷敬意。他說:「我至今還忘不了在金庸身邊做事十多年的經歷,奇人奇思,世間罕見,我受用不盡。他畢竟是中國當代文化史上的奇葩,空前絕後。」

書中的24篇散文,記錄了幾個不同的地方的人、事和景色。當中,書中以寫人最多,所佔的篇幅也是最多。(灼見名家製圖)

平淡而優美的時光

香港的景物變化很大,北角的春秧街、佐敦的柯士甸道,將來會如何變化,我們不知道,但至少,在文章中,可以窺見現在的面貌,為今日的香港留下清楚而寫實的文字記錄。這些呈現在我面前的文字畫面,富有真實感。

慶幸自己身處香港,有此機緣,能為在辛亥革命歷史長河中,盡己所能刨書、研究、撰寫一段被忽略的故事。

《黃花崗外》苦與樂

關於孫先生倫敦蒙難事件,有不同說法,我認為《劍橋中國晚清史》有其參考價值。辛亥革命精神是愛國護土的精神,永遠是我們心中的一尊豐碑。回到母校與教授和同學分享撰寫論文、整理出書的苦與樂,感到十分快慰。

劉以鬯的南洋敘事是劉氏發展史上一段不容忽略的研究財富。(YouTube影片截圖)

朱崇科:劉以鬯的南洋敘事

香港現代主義者劉以鬯和南洋時期的劉以鬯也並非截然不同的身份並列。恰恰相反,前者恰恰是立足於後者之上,既有繼承,又有突破和超越,雖然前者的創新性和實驗性遠遠比不上劉以鬯回到香港時的巔峰水平。

第1頁,共21頁 1 2 21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