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下的故事、記載的歷史已有偏見,誰又可以為她們平反?(作者提供)

平反歹角

有沒有歷史學家分析一下,女性當家,當時社會是否盛世,治理得好嗎?一味說是篡位,但改朝換代的事經常發生,亂世總有因由,女人便說是禍水,男人便是奪權英雄。我們中國歷史也要來一次平反了。

有時,遇到句子全懂的中文字,但左看右看你也猜不到作者的意思,最終導致社會的中文水平下滑。(Shutterstock)

悲哀的中文

打開報章看到病句,有時不禁失笑。曾經看到一則廣告,內文是「香港某某局現邀請有興趣的團體或人士提交某某活動計劃的資助申請」。請問什麼是「有興趣的團體或人士」?是「教師使人看來有興趣」?

捨得放下, 沒有負擔才可以輕鬆向前。

放下自在

世間有做不完的工作,有放不開的擔心,有看不透的名利,有高低不平的前路。風輕雲淡,人生本來很輕鬆,但是執著卻令生活變得沉重。

「棍子最能改造靈魂,小牛變得更孤僻、乖張,對所有人都存着戒意遠遠避着。」(灼見名家製圖)

小雪花的告別

「鮮血是死神的唇膏,所以是殷紅殷紅的,死神給每人分一杯殘羹,所以大家向它歡呼。人們不會惋惜這頭可成一級勞力的小牛因殘廢而判處死刑,只是遺憾小牛太小而食客太多。」

「高爾基說,沒有一種故事比生活本身更美好。但我認為童話要比生活還更美好哩。」(灼見名家製圖)

小雪花的誕生

「大家似乎都喜歡這頭小牛,又叫牠『小雜種』,當語言大師念念有詞地吐出惡毒的咒語,字典也收集大量骯髒詞彙的時候,大家都一致公認粗話和下流話有芬香的泥土氣味。」這是文化大革命的一個生命中的烙印。

「這個年代,又是笑的年代,所有歌曲,多麼歡快,多麼豪情,幾乎都是笑聲組成的旋律。我,還是笑不出的人,臉部的線條太僵硬。」(灼見名家製圖)

傷逝枯萎小紅花

對不起,我把妳,把陳通流,還有別人的故事揉在一起,成了已枯萎的紅花,擺上了祭壇,給傷痕文學抹上小小的一筆。這個年代,是哭的年代,陶斯亮給她爸爸的信把許多女教師女同學的淚腺拉長。

「我在『解放橋』上徘徊,真想跳下去一死了之。」(灼見名家製圖)

莫斷迴腸傷往事

恩公教訓說:「阿弟啊,魚蝦不值錢,你條命值錢。」我氣喘喘趟過海灘,白花花浪尖已淹過脖子……堤圍,我癱在地上,冷汗與熱汗直冒。算命的說了,危難時命裏註定有貴人搭救。

杜甫是生不逢時的,因為唐玄宗早年厲精圖治,有開元之盛世。可惜「亢龍有悔」,晚年沈迷玩樂,荒廢朝政。(灼見名家製圖)

悲天憫人的詩聖

杜甫的詩詳細記錄了唐朝由盛轉衰的二三十年社會的急劇變遷,他的作品有如「詩史」一般,令人深刻體會到人民的悲慘命運,當年英俊聰慧的杜甫是如何寫下這些廣為傳誦的詩?

曾經歷過文化大革命的彥山,借大學時期寫於潮州「是痛苦的歷程,靈魂的呼喚」的文章,感概「刻骨銘心的記憶,已成歷史的沉澱。」(灼見名家製圖)

少年初嚐愁滋味

毛主席說橫掃牛鬼蛇神,後來又要「造反」。新興街口一陣口號,戴紅袖章小將們威武的聲音,我趕緊跑去。中年女教師,頭髮亂絞成陰陽頭,大眼睛,面熟,不認識。

希望也是一朵雲,飄來的時候,不要問它從哪裏來,只要看見那長長的尾巴就知道它的過去。(Unsplash)

我向生活抗議,雲是自由的鳥,柔軟的翅膀輕輕拂過青青的草地,黑紅的皮膚,撫摸鬆軟的黃土和硬石頭的心。

第1頁,共11頁 1 2 11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