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診的低音單簧管樂師艾爾高,其實他的感染是否跟樂團工作有關也不確定,但卻牽連全體樂師。(網絡圖片)

從港樂後台說起

香港管弦樂團近日因為一位樂團成員確診新冠肺炎,導致全體近百樂師被強行送至大嶼山竹篙灣檢疫中心隔離14天。在微信有人貼出樂團全體隔離後加了一句:「後台50多人也送隔離了」。事實是這樣嗎?

而今2020年,楊翁二人的婚姻不知不覺已經維持了16年。(網絡圖片)

老夫少妻

現代的人,都是想愛就愛,就容易出現老夫少妻的情況。古代就有很多老夫少妻,文藝一點說是「一樹梨花壓海棠」,此句出自蘇東坡一首詩。

相信新世界復修皇都後,飛拱一定成為香港頭號打卡點。(灼見名家圖片)

保育皇都 重燃光輝

作為財經人,早已預料若有發展商收購此黃金地段物業,必是打她的主意,煎皮拆骨、推倒重來,建商廈或住宅!怎會有人如新世界發展副主席鄭志剛那樣,不是把金錢,而是把歷史文化放在第一位。

甲骨文中「日月」比「囧月」略多,鐘鼎則「囧月」佔絕大多數。

日月與目月

歷代書法名作中以「囧月」或「目月」作明的隨處可見。我亦常聽到有人說,那些只是書法家的字。書法家只在標奇立異,故弄玄虛,千萬不要學,只有字典裏的字才是正確的字。

吳冠中是到了改革開放的1978年才名聲大噪的——中央工藝美術學院主辦了《吳冠中作品展》,那是他從法國回國的首次個人作品展。(網絡圖片)

1949年末的那個夜晚

1949年歲末的一個夜晚,三名年輕的中國藝術家在巴黎一家咖啡館作徹夜長談,討論人生一個決定性的抉擇,那就是要留在法國還是回國。這三位已小有成就的藝術家是吳冠中、趙無極和熊秉明。

早期爵士樂用的樂器,主要都是較小巧、容易攜帶的樂器如色士風等。(Shutterstock)

爵士樂與時代曲

華語時代曲的母體,一般人多誤會以為是爵士樂,而在筆者涉獵過的中外學術專著中(包括黃霑等人的大專中英論文、或黃志華等人的書作),亦多將爵士樂放在首位,但通常這些論述,都沒有對此源頭作較深入的說明。

許地山曾應聘出任香港大學中文系教授,負責全面改革課程。(灼見名家製圖)

許地山與香港大學

筆名落花生的許地山(1893-1941)是台灣台南人,學貫中西,1935年南來出任香港大學中文系教授,將課程全面改革,可惜數年後心臟病發身離世,享年48歲,英年早逝。哲人日已遠,典範長在!

第1頁,共72頁 1 2 72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