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0年香港大學中文學會成立師生合影。前排左五為馮平山,左七為馮秉芬,左八為周壽臣,左九為香港大學校長康寧爵士。(《足跡—香港大學中文學院九十年》)

香港大學中文學會九十年滄桑

我在1983年11月出任港大中文學會的出版幹事,負責學會所有出版事宜,包括編輯年刊《友文》,由約稿、編輯到找印刷廠及廣告商,幾乎是一腳踢。沒想到,這一年的出版經驗,為我日後從事新聞出版行業埋下了伏筆。

只知道大學有學術自由,外界干預不得,卻未聽聞借着疫情之便,大學可自決長期停課、師生都不返校上課的學術自由。(灼見名家圖片)

大學自我管理之道在哪?

大學生都是18歲以上的成年人,不懂自律抗疫?中小學乃至幼稚園的學生,都能開開心心返校上課,為何大學不能將課室重新開放?結果推原因,是抗疫物質匱乏?是大學師生仍怕感染?抑或另有不能明言的理由?

希望大學校園可以早日回覆昔日的自由開放,充滿活力。(灼見名家圖片)

大學校園新學年難復自由開放

大學需要加強本科生的教學及學生事務工作。這次修例風波警察拘捕的數千人當中,有為數不少的大學生及中學生,他們為什麼會無畏無懼的走上街頭,甚至做出各種破壞行為?香港的教育百病叢生,在這次風波充分暴露出來。

聽到有高等院校,在研究設立永久的入校關卡。各校有各校的內政,不容外人置喙。(灼見名家圖片)

莫把非常作恆常

從此校園就不開放嗎?早年的校友、未來的學生、家長,或者就是從遠處專門慕名來看看校舍的,都要在校園絕跡嗎?我們的校園要是變成這樣,那太可怕了!

第1頁,共11頁 1 2 11

按類別瀏覽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