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前線老師認為,公民科只設選擇題及簡答題,會讓學生失卻提升思辨能力的機會。(Shutterstock)

公民科的學評結合

相信,二元對立,議題為本,要超越「事實」的學評結合,不會屬於公民科的課程目標,以中學前線學生的學習為本目標看,步履要穩,方可言健步如飛,否則,最受損害的,依然是前線學生。

通識科引起香港社會內部的政治紛爭,造成認知斷層,落在時代之後了。(亞新社)

陶傑:現實的選擇

一個考試制度如何設計,不是在於一個17歲少年學生能不能擁有學問,而是在網絡資訊爆炸,真假新聞不分、暴力和極端思想四溢的混亂狀態之下,學生非要提早擁有思辨和批判的能力不可。

左起:蒲葦老師、陳萬雄博士、賴慶芳博士、出版社洪永起先生同場介紹出版的新書。

經歷春秋寒暑

出版社因應時代之變化,科技之騰飛,目睹教學之變異,學習邁向影視聲畫,故欲突破傳統紙本書籍之樊籬,推出有聲「知」書,遙應明朝顧憲成「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之名聯。

半日制下,同學還有半天時間完成功課和溫習,那晚上的壓力就可大大減少了。(Shutterstock)

新常態下的夢

夢想能否成真還要看社會、老師及同學能否一起調節心態,共同進行範式轉向,我們能否放下對課時或學時的執着、着眼看學生的學習成效及需要。

老師是透過各式各樣的職前培訓及入職後的專業發展及個人教學實踐,逐漸累積相關經驗而獲得上述的「理論式知識」。(Shutterstock)

教師的「理論式知識」

從提倡教師專業發展的角度來看,最有成就的教師是那些能掌握「理論式知識」並能在課堂上準確實踐、始終如一使用這些「理論式知識」的人。可是,這種「理論式知識」 又怎樣準確地實踐?是否只憑理論就可以?

沙宣道羅富國校舍。左為獨立圖書館。正中為主樓,內禮堂。該建築群拆卸多年。(作者提供)

六十年代羅師寄宿

六十年代中學畢業,那年隨大夥兒報考師範,當時有三間教育學院,論年資最具歷史的是港島的羅富國教育學院。羅富國有學生宿舍,對我有莫大吸引力。最後決定報考羅富國。

神舟12號的三名太空人聶海勝(中)、劉伯明(右)和湯洪波。(亞新社)

天宮號太空站

天宮號太空站是可使用10年的太空實驗室,將會為中國太空研究,提供良好的環境條件。錢學森回國時,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第一任院長陳賡問他:「你看我們中國人能不能搞導彈?」錢答道:「有什麼不能的?」

明知酒精會是穿腸害肝傷心之物,但酒商只要能聘請廣告媒體高手襄助,就可以將酒美化包裝,令人無法拒絕。(Shutterstock)

12歲到16歲

一個個童真稚臉未除的青少年「顧客」及酒吧「老闆」被警方逐一帶上警車。他們的父母、老師們,以及那些製作美化酒精廣告的專業製作人,不知身在何處,又有何感受?

家長可以安排子女進行一些社區旅遊。如可嘗試乘坐各種交通工具,如電車、輕鐵、纜車、渡輪等,每次前往一個新地方;也可以到訪大自然、博物館讓孩子從觀察中學習。( Shutterstock )

善用疫情中的暑假

家長及老師還需要特別關注學生是社交及適應能力或學習能力較弱的一群;家長可能發現子女在停課後在家中有良好的表現,可能只是假象,因不需面對社群或測考的要求;當他們在復課後,就需要面對重重難關。

第1頁,共10頁 1 2 10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