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立環保園原意是幫助減少廢物、發展循環再造業,但其運作方式卻未令人感到滿意。(黃錦星Facebook圖片)

回收業何去何從?

港府已經失落2013年環保藍圖的目標,新藍圖的目標又如何?到2035年,現在有關的負責和執行官員,很可能已經離任。現在如何為環保署及相關官員,制訂一項合理可行的績效指標,這是必須深思的。

汕頭市夜景。(Shutterstock)

為汕頭拉票

雖然亞青運取消,但汕頭已被證實有條件有能力舉辦大型國際性運動會,這是一項權威的國際認證,是汕頭重要的無形資產。汕頭市應該趁熱打鐵,充分發揮這項無形資產的優勢,為汕頭發展開創新的局面。

政府要更主動地包容民間的意見和善意,不能讓「一竹篙打盡一船人」的氣氛不斷擴散。(Shutterstock)

不懂經文 也要祈禱

眼前,很多人感到無事可做,無力可為。年輕一輩更感到,有力無處使。但即使眼前很多事情也做不了,最低限度還有一事可做,也必須做,就是為世界上的好人祈禱。

有問澤連斯基結果如何?小女孩說看劉琮就好。(亞新社)

讀三國看俄烏

時至21世紀,北約就是曹操,烏克蘭就是荆州。北約東擴,取荆州就危及江東安全,所以江東就是俄羅斯,孫權就是普京,而赤壁一戰,就是取頓巴斯,結果如何?

據媒體報道,李家超有意復設中策組,他政綱內亦提出「善用智庫的研究能力,建構優質、多元的智庫生態,提升社會整體政策研究活力」。(Shutterstock)

新一屆政府要做什麼?

經過近3年的社會動盪和疫情摧殘,香港元氣大傷,表面穩定的背後隱藏着一股中產移民潮,及年輕一代的躁動不安。未來5年政府要安定人心,令社會逐步走向和諧,也許需推動幾項大型社會計劃。

重組政府架構出發點是為了提升施政效率,理順政策局的政策職能分工及相應的部門之間有效協調。(Unsplash)

架構重組不宜太急就章

架構重組牽涉複雜的行政革新、龐大資源的投入、工作心態的調整,港府應該以前瞻的眼光去進行這次架構重組。筆者明白背後或許牽涉一些人事安排的政治考慮,但希望基本考量還是要回歸到理性分析。

有不少人為最近行政長官選舉候選人的競選廣告口號「We and Us」辯解。(李家超Facebook圖片)

陳言務去自鑄偉辭

由佔中到黑暴到疫情期間,政府的文宣已一直處於捱打而被動的下風......相信就算將來真的準備成立「心戰室」,統籌政府的文宣工作,如果未能由真正懂得文宣創作的人主理,恐怕也只會是笑話連連。

候任行政長官正式進駐入境事務大樓26樓候任行政長官辦公室。(亞新社)

桐油埕裝桐油

候任行政長官個人的歷練在其政綱當中一些章節反映出來。最顯著的就是他對強化來屆政府應急能力,增設政府動員機制的構思。當危機出現時,便可以集中指揮,盡快作出反應。但方案殊不容易,讓我們拭目以待。

林正財醫生認為,香港是一個已經老化了的社會,需要盡快在城巿設計方面重新布局。

林正財倡檢視長者房屋政策

香港被譽為長壽之都,但人口老化也對香港的房屋、醫療及福利構成壓力。行政會議成員及安老事務委員會主席林正財醫生認為,政府應從長者角度去檢視現有的長者安老及房屋政策,令長者「有得揀」,從選擇中得到尊嚴。

中央政府堅持動態清零,是既減輕代價,也趁機加強地方治理應變能力,不讓放鬆。(Shutterstock)

動態清零

西方採取與病毒共存的「躺平」策略,風險不小。重病與病死者在醫療開始針對之下規模減少,但死者亦眾,後遺症缺乏應對和報道,形勢未如表面的樂觀。中國堅持動態清零,是人命為重。

港府構思的經濟分工格局,勢必對目前南北走向的交通運輸系統構成額外的負荷,必須興建新線紓緩。(Shutterstock)

南北大動脈  東西要均衡

過去新界發展,都有重西輕東的格局。現在看來,東部知識及科技走廊所覆蓋的範圍和發展潛力,不比西部經濟走廊小。筆者建議的「蓮灣線」連接多個工業區和科學園,對東部知識及科技走廊的形成起極大促進作用。

《夢遊者──1914年,歐洲如何走向「一戰」》詳述歐洲列強在戰爭爆發之前的爾虞我詐。(Amazon圖片)

東方智慧與西方「夢遊」

俄烏爆發衝突,中國的利益無可避免遭受損失,但中國秉承「以和為貴」的傳統,積極勸和促談,保留較大的政治迴旋空間。相比之下,美國和北約的種種作為,企圖利用這場戰爭謀取地緣政治利益,顯得非常自私和短視。

眼前,也許迷霧仍濃,困難重重,但不妨趁此時刻,好好地充實自己。(Shutterstock)

「五四精神」如何體現?

有人說,不用急,先有科學,後有民主;或者有了科學,必有民主。我由小學開始,已不知聽了多少遍這類的話,耳朵也起繭了。如今兩鬢皆霜,民主美人仍是芳蹤杳然,千呼萬喚不出來,難見廬山真面目。

李家超一直站在應對國際反華勢力的最前線,估計是他獲提名參選特首的主要原因。圖為李家超與市民交流的情況。(亞新社)

李家超任重道遠

在疫情的陰霾下,新政府應如何部署?新政府面對這短期衝擊 ,以及多年來積累的結構性問題,實在是千頭萬緒。作者特別在提升香港競爭力方面,提出以下3項建議。

作者認為,李家超團隊與其倉卒草擬政綱,不如上任後提交第一份《施政報告》時才公布施政大計。(亞新社)

「局」多好辦事?

特區政府在回歸後施政阻力重重,無法凝聚民心,難以動員民間力量支持政府,歸根到柢都是「三不像」的政治體制,令政府既缺民意基礎,又沒有強大的政治盟友,更沒有堅實的基層網絡支持,與政府架構改組與否相關嗎?

第1頁,共168頁 1 2 168

按類別瀏覽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