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革新論

香港革新論

台港兩地的民心都抗拒極權,同時維持天朝在大陸的認受性單靠民族主義,真的行嗎?(亞新社)

兩岸三地,誰的芒果乾?

「亡國感」的討論隨着總統選舉臨近,韓國瑜代表國民黨參選,還有香港的反送中運動,而樂見熱烈。網民擔心的「亡國」,是他們現在的民主國家,在對岸的干預下,選出中共的代理人,自此走上不歸路。

天朝與香港人其實都需要光復香港的自治聲譽。(亞新社)

不可或缺的真雙普選訴求

如果立即實行真普選,就算其他四大訴求不獲回應,我們就選個會實行其他四大訴求的人去當特首、當議員!所以筆者膽敢說,「立即實行真雙普選」是其他四大訴求實現的基礎!

在這個中美鬥爭的第三回合中,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是——香港在特朗普的新對中政策下,到底有何角色?(Shutterstock)

香港在中美新冷戰

美國總統甘迺迪曾經說過:「管治,就是敢於決定。」美國現時正處於對港政策的決定時刻。怎樣選擇,取決於美國當局如何研判香港在新冷戰的角色。

香港商界如不摒棄過往對本土民主自治運動的負面取態,自招苦果的事情還是會接踵而至。(亞新社)

港資兔死狗烹 自招送中條例

是次港府修訂《逃犯條例》,不論是林鄭政府主動向北京獻媚,抑或北京覤準機會令23條斬件式成為香港法例的一部分,也足以說明,在當權者的眼中,港商只是達至特定政治目標的棋子,他們的利益可隨時被犧牲。

雨傘運動後,政治無力感瀰漫,集體行動參與人數明顯下降。(亞新社)

香港人,你真係想移民?

改變一個地方,只有政治參與、遊行集會一途嗎?走入公民社會,踏實地服務社區,保存我們的歷史、文化、語言,宣揚我們的核心價值,爭取你那淺藍鄰居的認同,在地抗爭吧!

新政治力量會衝擊特首選委會嗎?

新政治力量會衝擊特首選委會嗎?

泛民應「造王」不參選特首,以換取建制派候選人答允一些要求;還是應「陪跑」參選令選舉有競爭?將參選的泛民標籤為中環或西環重賞出選的勇夫,似乎是要及早封殺泛民參選之門;但值得深思的是,為何建制派不希望民主派參選?

誰令香港年輕人疏離中國?

誰令香港年輕人疏離中國?

由當年的「開明中國」想像,到今天的「天朝中國」想像;由當年大叫「結束一黨專政」,到今天的「香港前途自決」與「香港獨立建國」;由當年關注建設民主中國,到今天只着眼中港區隔。香港人對中國認識愈深,香港與中國愈融合,年輕人卻對中國愈疏離。

社會準備好包圍政府了嗎?

社會準備好包圍政府了嗎?

集體行動是「化零為整」,連結行動則有「化整為零」的勢態。兩者未必是誰取代誰的關係。不過,將來要讓香港公民社會發揮更大的影響力,以至是在關鍵時刻做到「社會包圍政府」的效果,看來上述兩者,是缺一不可。

何以人心不「回歸」?

何以人心不「回歸」?

關於殖民地管治的這段「國恥」,大部份港人所體所驗,並不是中方整天在說的壓迫與凌辱,而是法治與自由等香港核心價值的確立,以及健全的司法制度、反貪機構、相對地有效率的公務員體制等所謂「殖民地遺產」。

星洲人口政策爭議與對香港啟示

星洲人口政策爭議與對香港啟示

新加坡不論是執政還是在野黨,都能有共識,認同維持鮮明的「本土身份認同」,是社會凝聚力的重要來源、國家未來健全發展之基石。香港卻連這點認知與共識都缺乏,終日停留在「本土意識」等於「狹隘排外」的理念空想空談之中。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