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氏

黃氏

土生土長香港人,醉心於研究粵語,著有 《粵語古趣談》、《粵語古趣談續編》(此二書其後曾合訂再版)、《粵語古趣談三編》及《保衞粵語、保衞方言──不容普通話獨攬中國語言文化之解讀權、演繹權與發展權!》(此書其後有增訂版)四書。2010年黃氏寫成《略論今日粵語最重大之危機》一文,並獲文灼非先生收錄於當年8月號的《信報月刊》中。2015及2016年,連續兩年,黃氏獲香港教育學院(2017年正名為香港教育大學)中國語言學系邀請,為其粵語課程的三年級學生作一個三小時的演講(黃氏自定題目為「粵語與中國語言文化」)。目前黃氏仍然不斷在古代典籍中尋找粵語,期望一兩年內寫成《粵語古趣談四編》。黃氏不但早在2009年就在其著作中一方面提出「粵語滅亡」的憂慮,另一方面又呼籲各界力挽狂瀾,更自當年起視「保衞粵語」及「弘揚粵語文化」為其終生事業。 黃氏學生協助老師將其著作陸續數碼化的「粵語詞彙硏究所」網站(網址 www.yuetlab.com),用戶可在網頁上欣賞到黃氏的考究。
「詰」在古時已有質問追究之意。(Shutterstock)

「詰」人何解?

晉 葛洪《抱朴子.博喻》已有云:「抱朴子曰:『用得其長,則才無或棄;偏詰其短,則觸物無可。』」這是勸那些身居高位者,用人時要注意用人的長處,不要偏愛「gɐt2」(責難)人的短處。

粵語以「痕」為「癢」的習慣,至遲可推源至南唐小徐的年代,而這樣看來,我們粵人至少「痕」了1000年左右了。(Shutterstock)

「痕」字有多少年歷史?

筆者小時又聽過某廣告,裏面有「痕癢」一詞,於是一直以為粵語的義為「癢」的「痕」,若要在語體文中表達,就可以用「痕癢」這個詞。到了執教鞭之後才知道原來現代漢語共同語當中根本沒有「痕癢」一詞。

「蘚」因為常與「滑」連用,所以就有了「滑」的意思。(Pixabay)

粵語詞類活用——「蘚」

「同化,指兩個本來沒有意義關聯的詞,由於經常處於同一語言結構中,其中一詞受另一詞意義的影響,由於類化的作用,也產生了與另一詞相同或相近的意義。有人把它叫做『沾染』、『滲透』或『同步引申』……」

無論作「烏糟」還是「污糟」,其意義主要還是來自「糟」,「糟」是「酒糟」。(Shutterstock)

「污糟」的「盤」

其實既有「烏七八糟」及「污七八糟」就不可能沒有「烏糟」和「污糟」,因為「烏七八糟」及「污七八糟」顯然就分別是「烏糟」和「污糟」的「鑲嵌格」!

所謂「打欠露」,就是說「張開口,噴出體氣,露出口腔、牙齒」。(Shutterstock)

兩個古語動詞——「欠」、「治」

我們有「一物治一物,糯米治木蝨」這樣一句諺語。我們這句諺語中的「治」是「制服」的意思。類似用法,普通話只用於「害蟲」,而不用於人。然而粵語卻可以說「某甲治某乙」。

「舊時候」、「當時候」似乎不曾在古今任何文學作品中出現過。(Shutterstock)

有時、到時、舊時、當時

要說粵語的話,說「有時」、「到時」、「舊時」、「當時」(以及「嗰陣時」、「有陣時」、「舊陣時」)才是符合正常的粵語用詞習慣的,而且「有時」、「到時」、「舊時」、「當時」這幾個詞都是見於古文獻的詞。

沒有任何一個縣市是說「今天」的。那麼何以今日有部分香港人會開始拋棄「今日」而說「今天」呢?(Shutterstock)

今日、一日、日日、每日

見於甲骨文的「今日」,歷史比「今天」長約3000年!現在筆者已經證明了「今日」雅於「今天」了,真希望已改口說「今天」的朋友可以回復其故我,重新說真正的「雅言」,好讓粵語與古語長存!

子(仔)、耳、丩早見於商殷甲骨文。(Shutterstock合成圖)

子(仔)、生仔、耳、丩

想不到我們大都以為很「俗」的「生仔」一詞,竟然早見於3000多年前的甲骨文!所以不要以為要將「生仔」說成「生孩子」才文雅!甲骨文中根本沒有「孩」字——卻有「仔」字呢!

某電視廣告說︰「你有冇試過上網搵酒店(「店」字聲調提高了)?又有冇發覺佢哋間間都有唔同嘅價錢(保留「錢」字之原有音高)?」。(Trivago廣告截圖)

語氣詞漸被拋棄?

濫省語氣詞的風氣之所以出現,筆者相信,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可能是受英語句法的影響所致,因為英語並沒有放在句子之末的語氣詞。

若我們用以取代舊詞的新詞只不過是人家的詞,那麼,我們不但是沒有創意,而且是拿別人的詞來滅自己的詞!(Shutterstock)

You call what name?

拋棄價值連城的,有幾百年甚至幾千年歷史的古董,一定會被謿諷為儍子。那麼拋棄有幾百年甚至幾千年歷史的語言呢?因為語言不賣錢,所以拋棄了也不可惜?真的應該這樣看嗎?

今日的年輕一輩香港人,似乎少用了語氣詞,而這就可能使未來的粵語大為走樣!(Shutterstock合成圖)

危機四伏——普通話教學危害粵語

將來有影響力的人或團體積極推動「普教中」的師資方面的大革新,情況又可能會令我們這些粵語保育分子擔憂的;所以我們實在不能掉以輕心,以為「普教中」這個做法以後都不會再危害粵語!

隨着近年政治風向改變,國族身分認同得到重視,倫敦開始給予威爾斯地方政府更多自治權,威爾斯語才從衰亡的絶路上逆轉。(Shutterstock)

Cantonese not?──從威爾斯語說起

十八世紀,威爾斯的學校強制以英語作為教學語言,若有人説了威爾斯語,就被掛上一塊刻有Welsh Not的木牌。前幾天一間「普教中」的小學處罰在課堂上講廣東話的學生,Welsh Not的陰魂在香港復活了。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