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桂光

林桂光

藝術教育行政人員,司職教育局學校督學及中小學課程發展30年,熟悉課程及學習活動設計。業餘探討現代纖維藝術及數碼藝術的發展,並對「知識管理」及「移動學習」等課題進行探究。亞太藝術創意教育交流協會會長、廣州市少年宮少兒美術學校顧問、香港電訊盈科附屬信息科技教育部STEM策略顧問、香港美術教育協會創會會長、香港藝術館之友會首任理事。
學校可以「無紙美術」為發展基礎,研發更多利用一般學校方便配置的科技硬件和軟件。(Shutterstock)

盤點Art Tech交流案例

2013年的黃色巨鴨熱潮,同年6月改玩縮細版,在商場大型玩具連鎖店設置十部3D打印機,教導學生複製迷你版「點心籠鴨仔」,將以前只是應用在工業的3D打印科技,推廣到創客、工藝等範疇,推廣電腦美術。

科技只是工具,要確定探索和表達的內容,才決定技術選擇和應用形式,不要為「晒科技而搞科技」。(台灣科技藝術教育協會圖片)

反思人工智能的現代美術教育

美國Tesla行政總裁馬斯克今年力推「狗狗幣」,本意是開玩笑,動機源於不滿太多科企濫發加密幣圈錢,只用了幾小時去製造出來,以批判科技濫權,也可以算是一種AI數碼作品。

香港科學園以科技帶出運動新體驗,體現科學園社群"Work. Live. Play. Learn."的創科文化。(Shutterstock)

香港人工智能教育課程與學習

在香港,編程科技和AI關係密切,雖然仍未有清晰人工智能教育概念和課程框架,已多被打造成中小學及幼稚園「未來教育」的學習課程,反映了背後的潛在機會。

人工智能有可能成為未來社會的一部分,近幾年各國政府都積極利用教育規劃手段,將AI 技術應用到學習效能的提升,以及融入基礎教育的學習課程內。(Shutterstock)

人工智能如何推動教育革命

近年來有關人工智能與教育的研究呈現出逐漸增長的趨勢,新冠疫情的全球爆發引致的工作和學習情境翻轉,更加快了該主題的研究步伐。教育界在人工智能時代來臨,對學校教育變革有什麼想像和憧憬?

因為中國教育市場龐大,政府及機構支持人工智能教育,所以在教育科技、學習科學、自學促進和表現評價等範疇,都已遍地開花。(Shutterstock)

如何面對人工智能的衝擊?

踏入21世紀,學校和學生在全面擁抱人工智能的同時,也必須思考如何不被AI全面取代,這有賴人工智能教育的規劃,避免再過分偏重知識認知和器具操控。

有專欄作家曾經介紹自己玩〈動物之森〉的體會:無人島由零開始,靠自己的手去「DIY」出來。而且從教育的角度,分享如何摸索遊戲的預設規律,學會試錯和重建自信。(Shutterstock)

如何讓學生沉迷學習?

不斷學習、解決問題其實是人類的生存本能,但在「現代學校」這種教育規劃模式,甚至因為各種「功利心」考量而出現「過度教育」的現象下,這種天本性很大程度上被遏制了。

應用AR技術的《Pokémon GO》或VR技術的虛擬空間電玩,以及多媒體技術的跨空間電競遊戲,都可以直接推動學校在創新科技的學習。(Shutterstock)

現代美術教育的電玩科技學習

作為一位藝術創意教育工作者,而且一直關注現代科技發展;加上明白所有電玩的美術元素、互動設計、科技應用都需要不斷創新,所以經常探究電玩科技可以如何促進現代美術教育的轉型。

利用網上藝術資源或原創內容,開發網上藝術教材及課程,更是校內、校外教育未來很重要的發展範疇。(Shutterstock)

現代美術教育的網絡科技學習

現時網絡科技渉及的層面非常廣泛,今次只談談將互聯網作為一個資訊平台、數碼資料載體,以及藝術創作借用展現的空間,其中技術可以如何利用的探究。

編程學習在各地校內、校外教育日趨重視,美術學科不能缺席,美術生寫代碼也是建構「共通能力」的體現。(Shutterstock)

編程的技術應用與學習表現

現代編程學習強調基於生活感受,應用圖像、代碼,以一種運算/換算思維,讓計算機去驅動周邊配件或遙控應用。這種編程學習的本質和表現形式,轉移到現代美術教育的課程和教學創新,可以有很多應用範疇和教材設計。

印度的「牆中洞」項目,讓孩子免費使用電腦。(YouTube視頻截圖)

編程市場混戰 或會出現教育偏差

大中小企業加入編程市場混戰,少不免會因為惡性競爭而出現教育偏差和異化。特別是眾多培訓機構習慣對家長應用「憂慮營銷」、「危機營銷」,普遍誇大編程教育的效用和課程對升學的重要性。

關於編程學習,因為有一定技術含量和硬體操作,而成本門檻不算太高,在未出現STEM熱潮時,校內、校外教育機構都一直存在,不算熱門。(Shutterstock)

現代美術教育的「編程」科技學

關於編程學習,因為有一定技術含量和硬體操作,而成本門檻不算太高,在未出現STEM熱潮時,校內、校外教育機構都一直存在,不算熱門。但最近發展愈來愈火,一片藍海,大少企業都爭相入局。

無人機結合編程、定位、鏡頭、AI、大數據、配件等,未來可以有更大發展,值得學習。(Shutterstock)

現代美術教育的無人機科技學習

只要多了解無人機科技的不同類型和發展,保持開放的想像,注意編程技術組合的可能性,以及利用一些現成或自創作配件、工具,現代美術創科教材——STEAM,不難設計。

教導利用機械人界入各類藝術創作,也會是一項未來美術學習課題。(Shutterstock)

現代美術教育的機械人Robot科技學習

「發展才是硬道理」,機械與機械人在社會現代化進程,已是不可或缺的工具技術條件。在人類進入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的高科技時代,對機械人的造型、技術設計和場景應用,更可以有無限想像。

2013年在香港掀起黃色巨鴨的熱潮,引入巨鴨展覽的海港城,同年6月為延續「巨鴨熱」,改玩縮細版,引入3D立體打印技術。(海港城Facebook)

3D-Printing在現代美術教育的應用

3D-Printing即三維立體打印。核心技術是利用特殊物料,由平面的二維圖像概念去建立,通加厚、加固方法,利用特定機器打印成三維立體物像。這種維度的認知和轉移,都是美術教育的基本學習內容和創作表

在對比教育改革的歷程和課程規劃,香港在推動STEM+教育,基本上比內地更具優勢。(Shutterstock)

STEM + “A” ——《亞太創藝談》

2011年,美國佛吉尼理工學院暨州立大學學者Georgette Yakman提出加入文化、藝術元素A,以回應千禧年代強調創意教育和文化學習的課改主調,所以STEAM成為課程設計的變奏。

希望學習空間的規劃,能配合學生需要和教育發展,得到合理和人性化照顧。(Shutterstock)

藝術學習空間優化的思考──《亞太創藝談》

90年代筆者在進修管理學,當時流行一種理論,倡導企業改善職員工作場所的環境設計,包括利用色彩配襯、溫度調節、空間設置、家具改變,以致增添優閒設備等手段,以期提升工作效率、促進創意表現、提高生產力等。

筆者嘗試建構「無人機教育D+ 課程」模式,也是想協助學界進行多元創新綜合學習課程的探究。

玩具、工具、教具的STEM+ 學習延伸

筆者在思考這類STEM活動的課程拓展時,想及有兩個發展方向,都是從其「硬件屬性」出發。其一主要是如何從玩具角度,加入專屬知識和技能,轉化為一種能力比試評估的工具。

要為這類科藝創新學習中心加添多點互動、分享元素,創造有延伸性及自主建構能力的發展。(Shutterstock)

科藝創新共享空間

筆者配合近年全球關注科藝創新發展,思考傳統學習空間創新改造的潮流,重新審視「區域資源共享中心」建構模式。

STEM+教育本質其實是一種問題導向的跨學科綜合學習課程和認知建構學習策略。(Shutterstock)

STEM+校本課程發展

要發展STEM+ 教育,還須要有「政策」支持,校本層面就必須校本課程發展(School-based Curriculum Development)政策配合。

STEM教育在美國已成為獨立課程,強調四門學科知識的綜合性應用,強調解決實際問題的能力。(Shutterstock)

美國STEM教育發展

今天中國很多所謂的「STEAM教育」,事實上只是勞技學科或者小發明小創造的翻版而已,不過是迎合當今的熱點,包裝而來的。

目前階段在發展STEM+教育上,可以說沒有太大的技術和資源限制,關鍵問題還是在於學校和老師的發展意願和心態。(Pixabay)

STEM教育資源

目前階段在發展STEM+教育上,可以說沒有太大的技術和資源限制,關鍵問題還是在於學校和老師的發展意願和心態。

很多人對創意的理解很空泛、很模糊,不太掌握“A”的定位和表現評估。(Shutterstock)

STE“A”M 的創意表現

目前大家都會接受,“A”屬於文藝創意範疇,不是STEM教育的附屬物,是STEAM不可或缺的元素,會存在於各個相關學習領域內。

有評論指出,STEM教育可以作為刺激學校重新關注教學創新的動力。(Shutterstock)

STEM教師帶課能力的考驗

多採用正面教育,處理好學生能力差異問題,才能成功利用團隊協作模式,推動自主、自適應學習。概括而言,這便要考驗老師整體的帶課能力。

將閱讀藝術及STEM+教育校本課程發展兩個項目結合,設計了一項全新的《從閱讀伸延STEM+教育》校本課程發展培訓方案。(Pixabay)

從閱讀伸延STEM+教育

上月教育局秉承林鄭特首關顧教育發展的競選承諾,在庫房水浸的條件下,一改上任特首刻扣圖書津貼的惡政,向中小學校發放大手筆的推廣閱讀津貼,更強調要跨課程閱讀,並建議向STEM教育及中國歷史、文化範疇延伸。

香港中、小學受到校外培訓機構側重不同科技器材操控培訓的影響,初期發展STEM教育多有疑慮。(亞新社)

STEM+教育規劃

適宜利用STEM教育的熱潮,重新整固香港15年教改經驗,利用課改關鍵項目在STEM核心學習素養的對接優勢,應該比周邊地區,更容易取得教育成效。

內地教研和創新都有很大的飛躍,原因除了教育經費大幅增加外,中央政策的引領和省市教育部門的支援也很關鍵。(亞新社)

STEM的政策與支援

因學校傳統文化都是習慣各自為政,但單打獨鬥的教育創新非常吃力,也和信息時代鼓勵共創、分享的精神不符。

有不少參展商以3D打印、機械人教育、虛擬實境(VR)等作招徠,期望在STEM教育熱潮下分一杯羹。(亞新社)

STEM教育漫象

香港學校期望教育局在派錢之餘,也應該對STEM教育,有更明確、更長遠的規劃。並在學習架構、資訊平台、教學培訓上,有更多的支援。

香港很多學校大多抱着多方嘗試的心態掌握STEM課程,所以多用津貼直接購置硬件(機械人)、器材(3D打印機)等。(亞新社)

STEAM的修正

香港引入以科技學習出發,培養綜合探究為核心的STEM教育。另外,為了強調創意教育和文化學習,在STEM課程加入文化、藝術元素「A」,變成STEAM。

STEM 教育是關於美國未來的教育。(Pixabay)

STEM 橫空出世

簡單進行文献整理,可以發現各地近年STEM教育的發展,大都受到美國的影響,而且很大程度參照美國的模式和重點,沒有照顧自身教育發展的背景和相關目標銜接,做成STEM彷似「橫空出世」的現象。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