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杰強

靳杰強

靳杰強早年隨周一峰、梁伯譽、靳微天習中國畫,隨區建公習書法、篆刻,1964年開始在香港參加公開比賽和展覽,1966年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七五年獲美國馬利蘭大學物理學博士。他曾在香港、台灣、中國內地和美國舉辦個展四十多次,在世界各地參加聯展100多次,其中包括1995年在台北美術館的30年回顧個展。 他的畫風從六十年代後期描寫香港郊野風景出發,到八十年代漸入簡化抽象,九十年代專以美國山川為題材,演化為寫實,從新發展自己特有的繪畫語言,九十年代後期起專心以激流瀑布為主題,表現自然的韻律和力量,又愛寫寒林、松栢,風格寫實但具抽象意味。書法兼善各體,以灑脫流暢的用筆呈現書法的韻致,在用筆的輕重變化和枯筆的運用上,尤樹一幟。他的裝置作品則因塲地而構思,探討書法抽象的特色和創作三度空間的景觀,將觀者納入其中。 他的作品收藏包括香港藝術館、香港中文大學、深圳畫院、中山書畫院、安徽博物館、廈門美術館、美國世界金融基金會、美國科學促進會、美國駐莫斯科大使館、美國國務院藝術庫、雅典 Copelouzos藝術館,以及私人和企業。 他的近作選輯和其他資料可參考網站:https://artofkitkeungkan.wordpress.com
作者臨摹褚遂良墨跡《陰符經》。

連貫與筆法

我們不須考究連貫與筆法的因果關係,但掌握了運筆的連貫性,可以使楷書生動活潑,每個字都是一個有機的整體,精神煥發。

今年春天臨了《司馬芳碑》,現再略取其筆意,寫了孫中山先生的名言「知難行易」。

司馬芳碑

《司馬芳碑》書法活潑,它的橫畫斜向右上行筆,順應右手執筆的方便,採納了楷體有利於書寫的因素。

作者臨文天祥《木雞集序》。

學書漫筆:木雞集序

《木雞集序》是文天祥應同鄉張强的詩集而書,内題創作年份為咸淳癸酉,即宋度宗九年(1273 CE),約文天祥投筆從戎,領導抗元之前兩年。

柳公權的權字,它左旁的撇用平均分割的空間處理。(Wikimedia Commons)

放眼空間

中國的文字結構複雜,筆畫眾多,要寫得美觀也得要用心思考,書法藝術更不用說了。空間的處理就是筆畫的分布,我們怎樣才能使這些筆畫分佈得有條不紊?

禿筆可以成為特別的工具,一切要看藝術家如何運用。(Shutterstock)

筆鋒和秃筆

筆穎完好的筆固然是傳統書法必求的工具,但秃筆也未必沒有用處。禿筆可以看作另一種工具,有它特別的性格。

書寫的時候筆在空中律動,在紙上留下的字跡,或立或蹲,或俯或仰,左迎右抱,上覆下承,昂首擲足,顧盼生情,就是舞姿。(Shutterstock)

筆順與字形

筆順提供了初學中文的方便。但我們必須把它作一種好方法來看待,它絕對不是唯一的方法。

甲骨文中「日月」比「囧月」略多,鐘鼎則「囧月」佔絕大多數。

日月與目月

歷代書法名作中以「囧月」或「目月」作明的隨處可見。我亦常聽到有人說,那些只是書法家的字。書法家只在標奇立異,故弄玄虛,千萬不要學,只有字典裏的字才是正確的字。

作者臨宋徽宗墨蹟秋花詩。

秋花詩卷

我們可以猜測,宋徽宗是受薛稷的啟發,發展出獨立而顯眼的護尾頓點,形成瘦金體這樣奇特的書體。

初學書法的人常說自己的筆不聽話,說到尾就是自己未曾掌握好操控的功夫。我常要求同學慢下來,慢慢運筆,去領會筆的反應。(Unsplash)

楷書抑篆隸

楷書筆畫的種類多,如横、豎、點、撇、鈎、捺等,各有不同用筆的技巧。家傳戶曉的永字八法便是楷書筆法的解說。如能學好這些基本筆法,則可無往而不利。

歷代書家對力的表現多姿多彩。我們看到字劃圓潤飽滿,便想到鑄鐵的渾厚,如顔真卿的書法。(Wikimedia Commons)

力透紙背

書法常以「力透紙背」來形容筆劃有力,以為只要用力執筆,再用力寫,便必然達到字劃有力的境界。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