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明宇

簡明宇

香港保護兒童會高級研究員,英國皇家公共衛生學會院士、英國皇家醫學會海外院士。曾任香港城市大學高級副研究員及防止青少年吸煙委員會研究主任,亦為教育社企創辦人之一。研究興趣包括學校健康促進、幼兒教育及照顧、支援有特殊需要兒童政策等。
香港的幼教兩兄弟在同父異母下成長,在教育局下成長的一位近年「快高長大」,但在勞福局下的一位卻「發展遲緩」。(Shutterstock)

同父異母的幼教兩兄弟

一般人談起幼教,直覺便是指幼稚園教育,甚至政府也只有免費幼稚園教育措施,而沒有免費幼教措施。原來本港幼教有兩兄弟,一如粵語長片劇情,乃同父異母所生,際遇差天共地。

現時約有半數幼稚園有駐校社工服務,包括透過自聘社工或者外購社工服務。(Pixabay)

幼稚園駐校社工 政府從善如流

經過多次與政府相關官員溝通後,政府在立法會上正式改變初衷,將社工與學生的比例,由1:600降至1:400,同時接納兩校一社工及每周基本駐校兩天的建議,服務標準改善亦意味需要額外增加撥款。

不少家長只狹隘地以升讀Band 1學校比率為選校標準。但這標準不能完全代表學生的學術水平。(Wikipedia Commons)

家長選校的矛盾

家長認同學校應有教無類,但在升學精英主義下,認為這些學校的學生學術成績參差,不利自己子女升讀Band 1學校的機會。

幼兒階段本應以聽故事、玩遊戲,著重生活體驗的學習方式。(Pixabay)

5%學額令基層家庭摧谷幼兒

雖然社會上日漸對「贏在起跑線上」的摧谷文化有所厭惡,但似乎又拿不出甚麼方法來。試想想如果取消直資及「叩門」制度,將大部分小一學額還原至分區派位。家長還會催谷孩子嗎?

新幼教指引與幼師專業

教育局為配合免費幼稚園教育政策推出新的《幼稚園教育課程指引》(《指引》),該引在2006年版本的基礎上作出修訂,在修訂過程中吸納了業界的意見,亦曾進行公開諮詢。新《指引》並沒有在業界引起太大迴響,反而在媒體引來不少評論,當中大部分聚焦在寫字一項。由修訂至媒體的反應,令筆者再次思考幼師的專業問題。   新舊指引之別 在寫字一項,舊《指引》的原則是「在幼兒未有足夠能力寫字前,教師不宜強求他們執筆寫字。」新《指引》則改為「執筆寫字需配合幼兒身體的發展情況,學校不應要求幼兒班的幼兒執筆寫字。」新舊指引的最大分別在於新指引為執筆寫字的時間訂下界線,幼兒班不宜。   何時寫字誰判斷? 香港96%的幼師為曾接受訓練教師,與中小學的比率差不多。幼兒教育的重點是甚麼,幼兒的小手肌、手眼協調及方向感等發展至何等程度才適合寫字,幼師培訓課程斷不會忽略。有別於中小學專科專教,幼師基本上是全科的。由孩子踏入校園的一刻,同一幼師便陪伴孩子,一直至放學。長時間密集式的互動及觀察,加上專業知識,幼師無疑是判斷孩子何時適合書寫的不二人選。 既然如此,為何仍要為此訂下界線?這顯然是回應近年愈來愈熾熱的「贏在起跑線上」風氣,以至幼兒班執筆寫字、低班默書⋯⋯等等拔苗助長的不良現象。家長盲目求快,要求學校早寫、多寫,甚至默寫,而幼師卻未能堅持專業判斷,向家長說不。新《指引》訂下界線顯然有助老師回應家長,但想深一層,這又會否削弱了幼師的專業判斷?   幼師的專業角色退卻 舊《指引》的表述較接近提醒方式,希望幼師注意幼兒是否具備足夠能力執筆寫字,而相關能力未完備之前不應強求幼兒寫字。附錄五更表明在低班(4-5歲)時,「幼稚園教師應多留意學生在學習寫字能力方面的個別差異。教師應仔細觀察學生在寫字能力方面的表現,從而安排適合的寫字活動或寫前的準備活動。」此處清楚確立了幼師在評估幼兒是否有足夠能力執筆寫字的重要角色。不過,新《指定》卻訂明「學校不應要求幼兒班的幼兒執筆寫字」。訴求對象由教師轉換為學校,而且訂明界線,幼師作為判斷者的角色完全退卻。 筆者認同幼兒教育不應著重書寫,德國的工業及科技享負盛名,其幼稚園便完全不寫字,甚至小三才有英語課。此外,筆者對新《指引》這種「一刀切」的方式亦有所保留。其一,幼兒的發展差異很大。同齡幼兒受基因、成長環境及個性等影響,成長發展會有很大差距。其二,現時幼兒班的最低入學年齡為2歲8個月,若幼兒在9月份剛剛未達此年齡,唯有等待下一學年才入學,即所謂「大仔」。簡單來說,幼兒班的學生年齡差距可達一年,而這一年的差距對這群只有約3歲孩子來說,可以形式很明顯的差異。正正基於幼兒之間存在很大的差異,任何「一刀切」的方式似乎並不適宜,反而由幼師根據幼兒的發展情況作專業判斷更為合適。   為甚麼幼師未能堅持專業判斷? 雖然新《指引》訂下寫字年齡界線,有助老師回應家長的早寫多寫要求,但想深一層,為何幼師未能堅持其專業判斷,而最終屈服於家長的要求?試想想,若有家長向醫生表示其孩子肚子不適,醫生診症後認為只要吃藥而毋需動手術。家長會否因不動手術而表示不滿?即使家長不滿,醫生又會否不理自己的專業判斷而為孩子動手術?讀者心中應有答案。公眾一般十分尊重醫生的專業,亦相信其判斷;但對幼師則似乎不然(篇幅所限,有機會再深入討論)。無論在現時抑或即將實行的幼兒教育資助制度下,多一個學生便多一份資助,家長成為了「顧客」。當「顧客」不怎麼尊重服務提供者的專業時,便會越俎代庖,按其喜好要求服務,若遭拒絕便會用「腳」表明不滿。幼師專業未受尊重,再加上幼教市場化,最終令幼師的專業判斷服膺於家長的喜好之下。 何時寫字只是冰山一角,家長還有很多的要求,例如英文學深一點、普通話教拼音⋯⋯這些都不是單憑《指引》可以處理的。總而言之,只要幼師的專業仍然不受尊重,幼教繼續以市場化運作,家長越俎代庖的情況便不會消失。 0

從數字看SEN學生的支援問題之二

從數字看SEN學生的支援問題之二

期望2017/18年免費幼稚園政策實施之時,政府同時逐步在幼稚園建立識別系統,及早識別有特殊需要幼兒,並隨即給予支援,這樣才是「真‧及早識別、及早支援」。

免費幼稚園教育是開始不是終點

免費幼稚園教育是開始不是終點

真免費之路似乎仍路遙遙。而且,師生比沒有明顯改善、學位化不會發生、學校營運經費不會顯著增加,校舍亦難有改善。另一方面,很多雙職家長殷切需求的全日制學額,亦不會隨新措施而有大幅增加。總之,免費優質幼稚園教育仍只是目標,新措施只是向其邁向一小步,政府需要努力之處仍多。

免費幼稚園政策將帶來更優質教育?

免費幼稚園政策將帶來更優質教育?

本年的施政報告宣布免費幼稚園教育政策將於2017/18年推行,教育局並釋出進一步的資料,稱涉及的政府開支將從原來的41億增加至67億。政府能夠增加對幼兒教育的承擔,其施政方向無論如何是值得肯定的。不過,觀乎教育局向立法會提交的文件,仍然有多處充滿謎團,是否真正能令本港幼兒教育有實質顯著的進步,實在令人疑惑。   量度幼兒教育的標準   國際上多從 1Q 2A 三方面衡量幼兒教育,即質素(Quality)、可負擔程度(Affordability)及可獲得程度(Accessibility)。而「免費幼稚園教育委員會」的報告亦以「按兒童多元的需要,予以平等機會,接受優質而全面、能促進個人終身發展的幼稚園教育」為願境,與上述三個指標其實不謀而合。如果從這三個指標檢視香港的免費幼稚園教育政策,情況又如何?限於篇幅,本文只就質素一項作討論,日後有機會再論及其餘兩項指標。   質素是較難量度的一個指標,尤其是涉及課程方面;不過,師生比率及教師的資歷是較多比較研究採用的指標。儘管質素高下不直接與營運經費多寡有關,但若其他因素不變,營運經費改善肯定有更大空間提升質素。從僅有的文件內容顯示,新政策在這些方面似乎都不理想。   師生比改善實屬虛構   目前法例的師生比率要求為1:15,新政策將改善至1:11,讓教師有更多空間提升教學質素。然而,有兩點需要澄清。其一,新政策是否意味會修改法例?若否,又如何保證?若是,新資助方式卻又不是一如津貼中小學一樣,薪金以實報實銷方式發放,又如何確保資助足以應付相應的薪金?特別是聘有較多資深老師的學校,薪金佔營運成本的比例較高,已經可以預期會出現困難。   其二,根據教育局給《新聞透視》的回覆,目前的師生比率中位數已經為1:11(註1)。另按「免費幼稚園教育委員會」的報告,目前的平均師生比已為1:10(上午)及1:8.4(下午)。換言之,教育局所謂的改善師生比率實屬虛構,其因此而預期會出現的質素改善恐亦難以實現。   新政策不會帶來學位化   英國的一項研究顯示,學校有較高學歷的幼師,能夠促進孩子更大進步(註2)。在2014/15年,只有33%的幼師持有幼兒教育學士學位(註3),與中小學接近100%相去甚遠(註4)(註5)。新政策在幼師的入職要求方面只將幼師學位化作為長遠目標。換言之,新政策並不會迅速帶來幼師學位化。   資深老師將快速流失   由於新的資助制度以單位成本計算資助,對較多資深老師的學校便形成財政上的困難。教育局只承諾提供為期兩年的一筆過有時限過渡津貼以處理上述困難,幼稚園須制定相關財務及員工的校本政策以過渡至新政策。以往學校仍可以透過收取學費,以補回老師薪金隨年資上升而增加的營運成本,新政策下半日制幼稚園除非有特殊理由,否則不能收取學費。而全日及長全日制可以收取學費,但仍有學費上限,且需當局批准。學校既要維持師生比率,又不能收取學費以續聘資深老師,最終只能讓資深老師流失,肯定對教育質素恐怕有不良影響。   資助增加便帶來質素提升?   坊間一直存在一個假設﹕「政府的資助增加,學校的營運經費會提高,質素理應有所改善」。在免費幼稚園教育的議題上,政府的資助增加,並不意味學校的可用經費增加。正如前文所述,在學劵制下,學校仍可向家長收取學費。而新政策學校一般不能收取學費,究竟政府所增加的資助能否高於學校原本向家長收取學費的金額,最終令學校有更多的營運經費以提升質素?   資助水平合理嗎?   有兩點值得進一步思考。首先,新政策的資助水平是否合理?教育局暫定2017/18年的資助額為32,900元,據教育局所說乃考慮一籃子因素後,以一條複雜的方程式計算所得。當然,這條方程式絕不為公眾所知。有業界人士便指出這個資助水平低於2016/17的半日制學費上限(34,850元)。學劵制設立學費上限,目的是杜絕學校濫收學費。因此,學費上限的金額應該是教育局認為合理的學費水平。然而,新的資助金額竟低於上一年的合理水平(且尚未將通脹計算在內),換言之有部分學校在新資助下的收入會將少於學劵制。   營運經費增加了嗎?   2013/14年學劵制下半日制幼稚園的學費中位數為21,300元(註6),比對教育局暫定2017/18年的32,900資助額,增幅約為53%,似乎不俗。不過,由於新政策為教師薪酬訂下範圍,上下限分別為18,000及32,000元(2013/14年價格水平)。換算為2017/18年價格水平,約為20,535及36,506元*,中位數為28,520元。以2013/14年教師的薪金中位數約為18,000元為基礎,增幅超過58%。學校的收入只增加53%,但教師薪金卻增加58%,而教師薪金又佔整體營運開支七至八成,以此觀之,扣除薪金後,學校的營運經費並不會大幅增加。對於原來學費高於中位數的學校而言,營運經費甚至可能減少。   政府資助增加不能簡單理解為學校的營運經費增加,在對沖了家長所付學費及薪金調整後,很可能只有少部分學校的收入在短期內會有所增加,而大部分學校恐怕只是原地踏步,甚至有學校倒退。在營運經費沒有改善的情況下,要提升質素似乎不是易事。   作為政績仍需努力   免費幼稚園教育是本屆政府高調推出的政策,社會對新政策期望甚殷,尤甚是希望顯著提升教育質素。不過,正如上文所述,當仔細檢視具體措施之時,似乎不應對此有過分期望。若政府想以此作為亮麗政績,應該再加把勁,改善具體措施營造更有利環境讓教育質素提升。目前只以增加政府支出作為政績之舉,稍為有識之士便可輕易揭破,不但未能為政府加分,反而有損政府形象,實為不智。   註﹕ *2014及2015根據統計處公布的綜合消費物價指數計算,2016及2017年假設綜合消費物價指數為3%。   1. 何詠恩。《新聞透視:幼教免費了?》。(2016)。 2. Sylva, K., Melhuish, E., Sammons, P., […]

學習壓力已蔓延至幼兒教育?

學習壓力已蔓延至幼兒教育?

近期有關取消小三 TSA 的行動在社會上獲得不少支持,反映公眾不滿為莘莘學子添加無謂的學習壓力,希望透過鬆綁,還孩子一個既愉快又有意義的學習過程。不過,當大眾聚焦在中小學教育層面時,學習壓力這團火似乎正慢慢燒向幼兒教育,應驗「唇亡齒寒」的宿命。

免費幼稚園教育報告催生不公?

免費幼稚園教育報告催生不公?

情況最不利的是長全日制幼兒學校。半日制幼稚園全年的營運時間約為570小時,長全日幼兒學校則約2,500小時,是前者的4.4倍,但只獲1.3倍資助。如此,又如何確保兩者一樣提供優質的服務?

融合教育政策忽視幼兒

融合教育政策忽視幼兒

在支持有特殊學習需要幼兒這一環節上,教育局不單沒有一套完整的政策,更只扮演一名閒角,讓衛生署及社會福利署擔綱,實在令人費解。即使衛生署及社會福利署願意承擔,但他們又何來專家給予學與教的支援?

免費幼稚園教育只是虛幌一招?

免費幼稚園教育只是虛幌一招?

幼兒教顧能夠獲得特首的垂青,教育界與家長當然希望可以帶來變革,從而急起直追,一洗頹風。然而,觀乎事情的發展,政府似乎正以一貫的漸進主義處理幼兒教顧問題,既未從宏觀視野重新探討幼兒教顧的目的與功能,亦欠缺整體性長遠規劃。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