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章華

陳章華

現為中華基督教會基華小學校長。2000年投身教育界,2015至2019年曾擔任中華基督教會方潤華小學校長。早年於香港大學取得教育學士(應用資訊科技於教與學),其後繼續進修,先後取得漢語語言學碩士及基督教研究碩士。近年來較多關注教育政策、課程發展、語文教學、學生成長等課題,並曾就有關課題及政策發表文章。
文章刊登的日子,正值寒流襲港,大家可以的話,也可教導孩子,送暖從自身社區開始,多留意社區中被忽略的一群﹕需要——就在身邊。(Shutterstock)

街頭的教育

由於近日氣溫驟降,我在這段期間,和不同的朋友,帶同孩子,在晚上到社區派發禦寒物品給無家者、清潔工人及拾荒者,讓他們在寒冬之下好過一丁點。

疫情使授課方式出現了轉變,網課和現實授課大不同。(Shutterstock)

實體課堂與網絡課堂的想像

疫情是網絡課堂成為學生上課的主流方式。其實現實課堂與網絡課堂各有所長,亦各有所短。但無論何種方式,都應注意要令孩子能夠在如此疫情保持強健的身體與學習的心。

幼兒在3歲左右已經懂得說謊,他們說謊可以有不同的原因,可能是現實與想像混淆,也可能希望逃避責罰。(Shutterstock)

孩子會說謊

說謊是人類生活中一件常見而重要的事情,但同一時間我們又十分重視誠實誠信。然而當我們活在現實中,我們又是怎樣教孩子「誠實」不說謊呢?

就算沒有學校,學習也會發生,不過形式和場景就有所不同。(Shutterstock)

「學時」與「課時」

當人們看到增加學時減少課時的時候,不免會擔心是否會將學習轉嫁到家長或學生身上呢?也有學界意見指困難在於微管理,即如何界定學生在運用非時間表上的時間學習呢?

半日制下,有關學生功課輔導和托管也可照常進行,學校仍然開放,家長仍然可以按以往時間接回子女。(灼見名家圖片)

半日制的可能

現時無論中小學校,都已經進入暑假了,學生也再次進入留在家中漫長而無味的假期。而現在教育界擔心的是,究竟能否在9月1日如期開學呢?還是維持半天上課呢?

我為到能夠復課而感恩,有困難,但總可解決,我們的力量就是能夠維持日常的生活,只要我們能恢復過來,學業也好,工作也好,總會慢慢好過來,這是我們對抗疫情的最佳武器。(灼見名家圖片)

重拾校園時光

重回校園,站在校門前迎接孩子,看見孩子們一張又一張的笑臉,我自己也不禁笑了出來,原來看似日常的事情──上課,也需要我們刻意經營,珍惜保存。

老師無疑是教錯了內容,這點沒爭議,但是如何處理卻更為重要。(Shutterstock)

誰沒有錯?

還記得自己初入教育這一行的時候,錯得很多很厲害,無論是教學技巧、課管技巧、應對家長、待人接物、學科知識……曾經試過讀錯了一個字的音,寫錯了一個字的筆劃,大大小小的錯失,有沒有人完全不出錯的呢?

近日,街上開始有不少口罩售賣,不過價格比較昂貴。於是開始呼籲朋友們捐口罩,希望可以轉贈有需要的家庭。(灼見名家圖片)

你的口罩在哪裏?

時窮節乃現,豐足的時候,分享容易,困難之時,就是考驗。在這些日子,如何看待口罩、廁紙、白米、消毒用品,竟都如照鏡子般把真我照出來。因為你的口罩在哪裏,你的心也在哪裏。

遇上疫情,連健康的人也應戴上口罩,為的是除了防止感染病菌之餘,也同時防止有可能已經染病的自己傳染他人。(亞新社)

蒙面的春節

今年的春節十分特別,我和家人到了日本旅行。五天的行程主要的目的就是找口罩,手信是口罩,行李箱中的大部分也用來載着口罩。本來是一家人共享天倫之樂的日子,也蒙上了一層陰霾。

學校不會因為增加了撥款,增加了課程,增加了老師,然後一切便沒有問題,否則孩子也不用我們操心教導了。(亞新社)

學校是解決一切問題的答案?

學校明明沒有教孩子做不對的事情,但最後總是要學校承擔後果。每逢有人提出學校應加強什麼什麼教育,我就會想像學校給外界是否提供了一個好事不做,誤人子弟的犯罪中心的形象?

老師是十分盡責的,當天花了那麼多時間,提早出門,找不同的交通工具準時回到學校,為的就是照顧學生,讓學校如常運作。(亞新社)

停課的那一天

孩子不知道停課實際有什麼影響,只知道多了幾天假期,延遲了測驗考試都感到歡天喜地。可是外面是漫天烽火,停課不是好玩的事情,學習遭不正常的中斷,而且不知道何時真的可以繼續。

在課堂上,現在還需要在學習中有評估元素,以便在學習過程中,了解學生的強弱處及學習難點,從而即時回饋。(Shutterstock)

一節優秀的電子學習課堂

當習慣使用電子學習策略時,就能讓學生在課餘時間參與更多,故此能否進深地讓學生進行自學就是進階的部署,例如同一的學習策略會否重用並深化?

現時已到了一個嶄新的數碼年代,電子教學已經改變了教學模式。(Shutterstock)

電子教學的目的是什麼?

我們不能只把資訊科技當作一門工具看待,必須同時了解所引起的周遭生活的改變,甚至是我們自己,也因為科技而改變了工作、娛樂,以及與人相處的模式。

教師若因為期望學生會在使用平板電腦、資訊科技後會有較好的行為表現,那就必然會失望而回,更會阻礙日後運用電子學習的發展。(Shutterstock)

有關電子學習的幾點思考

怎樣才算是一節成功的電子學習課?很簡單,就是促進師生學習達到教學目的,可能是快了,有效了,或更容易明白某個概念,能夠有效有達到學習目標是必要的條件。

同學們能夠來得到台灣,是幸福的一群,因為更多的同學來不到。(Shutterstock)

旅程側面的教育

教育是很奇妙的東西,是要將很多不同的東西互相連結,將知識、技能、態度彼此產生關係,從而讓學習者能分析整合總結,綜合運用在日常生活之中。

祝大家新年快樂,恭喜發財,發財在腦中,希望能多吸收知識。(Shutterstock)

恭喜發財──發財只為了錢嗎?

2000多年前,我們的萬世師表也曾經教導我們,對於財富,我們不是不可以追求,只是「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就是假使不用得富貴的正當途徑,雖然得了富貴,君子也不要。

有些家長認為老師的部分文字批改是矯枉過正,扼殺了學生的學習興趣。(Shutterstock)

寫字的煩惱

語文老師在低年級一般較着重字詞的筆劃和筆順,字形的結構,好讓他們鞏固漢字的寫法。字要寫得清楚工整,才能表達文字本身的意義和美麗。但怎樣拿捏當中標準,要求到什麼程度才合適呢?這是老師的煩惱。

我們會好奇,為什麼作家可以用那麼長的時間寫作,是什麼驅使作家有這麼長久的一個存想?(Pixabay)

寫作的功夫──內功經驗篇

如何促使孩子有寫作的動機?首先是寫作的素材,例如經歷了豐富節目一天,才有事可寫,有情感可抒發。相反假如每天只待在家中,手拿着平板或智能電話,那又何來經驗可言?

每一個年代,老師都不斷地影響一代又一代的人。(Pixabay)

薪火相傳

原來自己走進教育界,希望教好學生,喜歡上語文以及閱讀等等,都並不是忽然而來的,而是透過往昔老師每天每日的教導,潛移默化地影響了我。

讓孩子得到最適切的學習,這就是我們的教育專業。(Pixabay)

香港教育可貴之處:非一刀切

其實我們應該慶幸,我們能夠有這麼多元的做法,而非一刀切,這就是香港教育可貴之處,學校可按自身的需要或優勢,選擇一套校本的推行模式,讓孩子得到最適切的學習,這就是我們的教育專業。

愛讀書的小孩通常懂得一些較艱深的詞彙,理解力也不錯,寫作也偶有佳句。(Pixabay)

讓興趣超越操練

  平日在港鐵車廂或商場,不時會看見一些小學生拿著圖書閱讀,他們聚精會神,看得津津有味。然而,只要把圖書換成閱讀理解練習,孩子們的嘴角立時向下彎了,苦起臉來,然後不情願地放下圖書,拿起鉛筆把練習完成。也曾經看見一些孩子,很喜歡看圖書,喜歡的程度是連上課時也看,專注得連老師說什麼也不知道。這些孩子很特別,他們不一定是語文成績最出眾的一群,但通常不會太差。他們懂得一些較艱深的詞彙,理解力也不錯,寫作也偶有佳句,但未必可以寫成一篇完整的佳作。儘管他們不一定在語文上取得佳績,但我相信這些孩子將來的語文能力不會輸於他人,因為他們拿著學習最重要的鑰匙——興趣。   閱讀的實驗   很久以前,我就在想,究竟圖書和閱讀理解的文章有什麼分別呢?為此我特地做了一個時間頗長的實驗。那時候我侄女剛就讀幼稚園,我經常給她講故事,也購買了不少圖書給她,同時假日的節目也經常到圖書館借圖書。然後當然是由伴讀到半讀(即只讀故事的一半),最後訓練她自己閱讀。當她建立了自行閱讀的習慣以後,我開始在網上找些短故事,以及自己創作的一些故事列印出來給她看。這個過程,是希望她著重故事的文字內容多於圖畫及包裝。   後來侄女升上小學,開始做閱讀理解時是和她一起完成的,方式就像是以圖書伴讀的模式進行。在完成問題的時候重提文章內容的故事情節,加以聯想,引發她的興趣,而不以完成練習為目的,有些問題甚至不做,讓她在愉快的心情下完成。其實不少閱讀理解的文章都有故事性,而孩子們大都喜歡聽故事,只是當我們把閱讀看成是功課,興趣就容易被扼殺了。相反,如果能夠把閱讀圖書和閱讀理解的共通點找出,把功課轉化成孩子們的興趣,那麼自然而然,孩子也不會把閱讀理解視為畏途。在這種方式的教導下,現時侄女每有功課都會先選擇閱讀理解練習完成,形成了習慣。   由於在年幼的時候已養成閱讀的習慣,獎勵也以圖書為主,侄女的閱讀能力已很不錯,在測驗考試的時候雖然沒有跟她特意溫習,也能夠取得不錯的成績。上年在暑假逛書展的時候,還要求我購買閱讀理解練習作為禮物。在她看來,練習多了一種挑戰性,比起自娛的閱讀,又是另一種經驗。   在現實的世界當中,我們把一切都得認真看待,將一切都分門別類,用不同的策略對待處理。但在孩子的世界,簡單而充滿想像,如同童話世界,喜惡分明。就像閱讀,本來沒有分年級、界限、類型,圖書和練習本來也沒有什麼不同,中學的公開試不少也以經典文章作為試題考核。為什麼我們有那麼多的孩子視之為猛獸,避之則吉呢?會不會是因為培養一個良好的閱讀習慣,成效不會在短期出現,也難以衡量;相反,完成一個又一個練習,答對了多少題,一目了然,完全是可量度可量化,效益高很多,這就容易成為操練的理由了。   這個實驗還得繼續做下去,當中也有不少調整,例如要擴闊孩子的閱讀類型,並且同時培養對寫作的興趣,那麼孩子的推動力將更大,因為沒有作家是不看書的。儘管到目前為止,侄女的語文成績並非最為優異,但長遠來說,我深信她不會輸,因為興趣已超越了操練。 0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