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驚濤

龐驚濤

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四川省作協散文委員會委員、成都文學院簽約作家、錢學(錢鍾書)研究學者、蜀山書院山長。出版有《啃錢齒餘錄》、《錢鍾書與天府學人》、《青山流水讀書聲》、《看歷史:大區域視野下的人文觀察》、《蜀書二十四品》等著作,現供職成都傳媒集團成都時代出版社。
匪特雲可住,且可食可遊戲,合仙人境界與凡塵妙趣於一體。(灼見名家製圖)

雲可住與虎識文

觀《中文筆記》所引《游山日記》之二十餘條,獨喜「觀雲」諸條及「向虎化緣」一條。前者非超邁世外者不能有,後者是刺世至深者獨能笑道。

歸震川以年近花甲而得中進士,始進官場,年六十六而歿。「專注場屋之業」,蓋從此出。(灼見名家製圖)

明文第一之爭

今夜圍爐,再讀《項脊軒記》。一面感念歸氏當日「人亡物在、世事滄桑」之愴痛,一面感念歸氏「三五之夜,明月半牆,桂影斑駁,風移影動,珊珊可愛」之際遇,則一軒之興廢功德俱備,何必傷哉。

錢先生認為,港大學生各方面的條件都很優厚,應好好掌握利用。內地的中文系講授文學始終要受到一套理論掣肘,這就使文學失其了真貌。(灼見名家製圖)

錢鍾書與文灼非的交往

捨文學而就新聞,雖然還在一個大的系統之內,但這樣的人生選擇一旦形成,人生的際遇和成就便當然會發生比較大的變化。2023年中,文灼非履蓉,講起這段拜訪錢先生以及隨後的交往,仍然心馳神往,音聲難忘。

蔡京用權,不許世人讀史作詩,只崇尚經學。陳與義一語雙關,謂黨禁搖人,等一等便過。(灼見名家製圖)

談文事而佐以韻事

陳與義於崇寧黨禁後,以《墨梅》一詩見知於徽宗,擢置館閣,真破天荒一人而已。粲粲江南萬玉妃,別來幾度見春歸。相逢京洛渾依舊,唯恨緇塵染素衣。不知哪句戳中徽宗軟肋?

今日「堂客」之稱,不特白下,川渝、湖湘等地皆是。褻稱何以雅叫,數百年流轉,此中風俗之變,大可考也。(灼見名家製圖)

史家應多聞而兼通達

東方甄選文案群,個個珠玉,堪比「山雨」之外七句;董君宇輝則「山雨」一句足矣。兩者之別何在?情感價值過於觀感價值之故也。

應世識見既淺,為文之聲名,自不及為官;然官聲既振,又期文名並高,魚與熊掌兼得,能乎?(灼見名家製圖)

為官與為文

於成龍撫直隸,應武清民意,重核應世被誣真相。康熙為之深悔,復其武清令原職。應世又治武清七年,頗多顯績,後遷通州知州,武清人造生祠以紀。為官如此,聊補為文不善之憾也。

但以才女事傳世者甚多,而以才女詩傳世者少。(灼見名家製圖)

才女詩與才女事

然世人知《璇璣圖》者多有,知蘇蕙與趙陽台之內幃情事多有,知蘇蕙詩者則罕也。才女詩不如才女事,此可證一也。

董說之隱,不全為隱而隱。(灼見名家製圖)

養癖避世董若雨

董說諸癖,當不全為衷心自然而生,實有養之而助於隱逸者也。董說養癖,類如張岱,明季遺民,此風尤盛。

照相術於19世紀40年代傳入中國以來,文獻所載第一項「P圖」醜聞是什麼?(灼見名家製圖)

晚清政客P圖博上位

胡思敬光緒乙未進士,次年補殿試,選翰林院庶吉士,後任吏部考功司主事。以其故,對晚清政壇聞人生平皆有知見。加之藏書甚富,涉獵甚廣,故論世衡人極有見地。

子稱父為「陳處士」,此或千古一例也。(灼見名家製圖)

李香君與陳處士

《婦人集》為陳維崧所撰,記明末清初數十奇女子生平軼事,李香君為其中一則。其所謂「與陳處士小札」云云,頗值一說。

張謙宜好談藝。(灼見名家製圖)

莫吃一家飯

張謙宜好談藝,《詩談》一卷,論「和平」、「天趣」、「布置」等,皆有見地,卷三所謂「莫吃一家飯」,舉「蜂之釀蜜,豈止一花」為例,言為學需「兼採」為上。

「躺平」並非現代人才有之事。(Shutterstock)

躺平的最高境界

錢先生論蜀中三李之忠州李士棻,特賞其「完事向衰無藥起,一身放倒聽花埋」一聯,當為「躺平」之至高境界。

Currently Playing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