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萃才:金融「攬炒」不易 渾水摸魚可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