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教育是否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