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孝忠:香港有老本可吃 惟沒多少新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