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還需要文化教育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