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水貨客問題,深圳該管不該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