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應參考李光耀的做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