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再工業化需要更清晰定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