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地產霸權」 發揮另類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