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方安生: 法治是最基本的防護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