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茜:只看到自己,是大部分痛苦的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