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連科:只有做了長輩,才知道當年對父母有多疏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