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風破浪會有時——20年艱辛科研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