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管局為何忽然膽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