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時間簡史》都讀不懂的人,有沒有資格緬懷霍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