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傳媒業最壞的年代,也是最好的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