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真正研究香港 需探索海外史